徽商对于国家和天下的情怀:胡雪岩的故事

  第二,国的情怀,讲的是什么呢?讲的是百姓。这个百姓可能是咱们家乡的,也可能不是咱们家乡。什么事从百姓的角度出发考虑问题,这样我们就会有不同的答案。在这一点上,我们说有很多人徽商都给我们做出了杰出的榜样。

  第三,天下。我把国和天下连着讲,因为要用同样一个人的故事,这个人叫胡雪岩。胡雪岩的故事典型的体现了国和天下的情怀。

  胡雪岩功成名就后,想开一个药店,为什么开药店?人家都开了学校我再开学校,您总不能,您在这一村里头开一学校,不行,我也得开一个,跟你打擂台,这不是互相拆台嘛,这不是安徽人,不是徽商人的作为。什么叫互补?天下百姓,人总会有两种死法,一种是身体有病而死,一种是人活了心死了。那么怎么样解决身心两种,别人都解决了心灵,咱就做低端的,开个药店呗。药店怎么开?历史上胡雪岩开的药店,胡庆余堂,我有钱我要投资这个行业,但是对这个行业我懂吗?我不懂,胡雪岩也不懂,得招聘,招聘CEO,招聘总经理。

  招聘第一个来了,我这有点钱想叫您做一个药店,您打算怎么做?您这个既然是做买卖,总得赚钱,但是我第一年、第二年得少赚点,第三年、第四年开始咱就可以赚的多点,以十年为期,每年我这十年,头两年少赚…行,你先旁边候着。来第二位,第二位应聘者,您打算怎么做我这买卖呢?这买卖头两年赚不了钱!为什么?盖房子、租房子、找地皮、找药,这头两年赚不了钱,您得容我工夫,等到第三年头上咱们才能赚钱。您先旁边候着,第三位就是余修初,宁波商人,您打算怎么做呢?这做药店,这可是一发千金,千金难得、一命难求。所以这阿胶得使东阿镇的,川贝得去云贵、青藏高原东延横断山脉那弄来,麝香得用天然的,不能用人工养殖的。这我估计您前面这几年得赔好多钱,赚不赚的我不敢说,但是我敢保证的是,百年以后人家拿药都上您这来,但是咱要做就做到最好。左宗棠说,行了,就您了。胡庆余堂做这个买卖就是赔钱,你不能一开始就想赚,你一开始就想赚钱就一定会出事。

  第二个,是一个很小的案件,杨乃武与小白菜案,这案子电影也演了,电视剧也演了,唱戏也唱了,没有出现胡雪岩这是不对的。杨乃武与小白菜案发生在1873年年底,故事情节大家都知道,说最后杨乃武给关起来,姐姐要进京告状。您真以为一个乡下妇女就有这种见识?其实是胡雪岩说我给你拿钱,你到北京找谁谁,你把这事交给他,让他找谁谁,这样两年才帮忙了结了这个案子。杨乃武释放出来以后,第一件事直接奔胡雪岩家给人磕头,我谢您了!这案子就翻过来,清末四大案之一,杨乃武与小白菜案最终的结果,慈禧太后指着杨乃武说,杨乃武你害我全国300多个四品以上大员官帽落地。300多四品以上,全是地市级干部,全国300多。谁在背后使的劲?胡雪岩。多少钱?就几百两银子。但是这几百两银子给这个妇女是一个心理上的支撑,人间总得有正义,总得需要有人出头。

  杨乃武与小白菜案刚刚结束,中国立马就掀起了海防和塞防之争,日本侵略台湾,阿古柏侵略新疆。中国就这么点钱,是看着台湾重要,还是看着新疆重要?二者只能选一,这个时候左宗棠说:“太后,我有十万兵,您给我十万兵的开支,我替您收复新疆。”太后说好,我没有钱。左宗棠说您先借。慈禧太后,一个大清帝国,党和国家领导人的身份,向列强借钱,一个子都没借出来。跟英国借钱,英国说对不起,我们不借。为什么?您没这个信用,我不相信您!太后回来说:“没钱,没借着。”这个时候胡雪岩说:“我去试。”他先后六次跟英国借到了钱。

  为什么把国和天下连着讲?没有胡雪岩,哪有左宗棠,想成就左宗棠的一世英明,没有我们徽商的不懈努力是不可能的。你说新疆丢了,跟徽商有多大关系?但是不行,徽商已经把自己绑到国家的战车上,只有国家强盛才有徽商的未来。只有百姓生活的好,才有我们徽商的明天。这个时候胡雪岩名声在外,自然有很多嫉妒者,这个时候胡雪岩也已经知道,世界必将是机械化的时代。但是胡雪岩改变不了全国千千万万养蚕缫丝纺纱织布的普通百姓,他改变不了所有的外国人联合起来拒绝买中国的这些棉纱、丝绸。胡雪岩自己出钱把各地的丝绵集中收上来,高价收购,亏我可以,不能亏了这些百姓,我可以破产,我要把自己赌给安徽百姓的明天。最终的结果,当然胡雪岩一定会赌输,他一直赌不赢的。没有办法,你心中只要装着百姓,你就得做出牺牲,你心中只要装着国家,你就得做出牺牲。

  所以我们说胡雪岩的破产,不是宿命。胡雪岩以一个人的破产教育了千千万万的徽商,再也不能这么活,再也不能这么过。于是乎,我们觉得在那个时代里,徽商似乎是衰落了。但是承载着千千万万家国天下命运的徽商们,他们换了一个岗位,换了一份工作,在1915年办了一份杂志叫《青年杂志》,在1916年这本杂志改名叫《新青年》,在1919年领导了一场运动,叫五四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