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省白湖监狱管理分局(以下简称白湖监狱),安徽省最大的罪犯教育改造基地,这里关押这1万多名服刑人员。在这其中,必然有一些想着自杀、自残、越狱、捣乱的“刺头”分子,而这些人给周边服刑人员带来的消极影响无疑是巨大的。为此,白湖监狱管理分局于2014年8月成立顽危犯矫正训练中心,坚持“惩罚与改造相结合,以改造人为宗旨”的方针,将这些“刺头”集中起来管理。日前,市场星报、安徽财经网记者就在省政法委的统一安排下,来到这个神秘的顽危犯矫正训练中心,揭秘监狱“刺头”的教改故事。

  白湖监狱试水将“刺头”集中管理

  白湖监狱顽危犯矫正训练中心座落于我省庐江县白湖分局栖凤监区。记者采访中发现,他们居住活动场所和其他服刑人员没有差别,但不同的是,他们基本不参加劳动改造,更多的是静坐,以及接受心理方面的矫正治疗。

  针对顽危犯大多亲情缺失,但大多都希望能获得亲情抚慰。因此,专管分监区争取与每名顽危犯亲属取得联系,力邀罪犯亲属来监帮教。

  对一些不愿或不能来监的罪犯亲属,及时进行走访,并将罪犯改造感悟、罪犯亲属寄语录制成视频,组织罪犯及其亲属双向收看,用亲情激发罪犯改造动力;把顽危犯犯服刑情况拍成影像资料,每名顽危犯录制了5分钟讲话视频,送去顽危犯对其家人的问候、感受和保证。监区对部分困难罪犯家庭进行了阳光救助,同时将罪犯亲属的关心、期望和要求现场采集带回监区,及时组织召开顽危犯座谈会,现场放映家访过程情况,以及罪犯亲属的问候和希望,组织每一名顽危犯进行座谈发言,不少顽危犯深受感动,现场表态承认错误,改过自新,取得良好的帮教效果,对顽危犯矫正教育有较大积极影响作用。

  罪犯王某,2011年9月投白湖分局沐集监区改造。他一直认为自己才是被害者,真正的罪犯正在逍遥法外,并一直申诉。对民警以及他犯的戒心重,不轻易透露自己的真正想法,难以适应监狱的服刑改造生活。

  王犯入监后,其家人始终没有来接见过,给其家里写信也没有回过信,在唐犯入监登记表中所留的家庭电话,中心民警打过去是空号。如果不能争取亲情帮教,有可能使王犯自暴自弃,因此中心民警决定前往王犯远在千里贵州贵阳市花溪区家里做一次家访。在家访时,民警发现唐犯所载的地址早已楼去人空,民警经过当地派出所等多方联系和打听,终于找到了王犯的第二任妻子。她听了民警来意之后,感到非常震惊,知道王犯状况后,协助民警拍摄视频,以便带给王犯观看。回来后过程中,王犯看过后流下悔恨的泪水,双膝跪下久久不愿意起身,心中的冰山开始融化。

  一心求死的罪犯最终遵规守纪

  罪犯郭某, 曾经五次被判刑,累计刑期28年。分别在安徽省蜀山、九成、安庆,白湖四个监狱服刑,2009年5月越狱脱逃被加刑, 是安徽省监狱局教育片《逃遍天涯总是囚》里的主角,2012年12月再次因盗窃罪判刑4年6个月,投入白湖分局串河监区改造。

  服刑期间,罪犯郭某母亲也在他逮捕后的第二年10月病故。该犯在狱中得知母亲去世以后,非常悲伤,性格偏激暴躁,几乎丧失活着的勇气,一心求死,在劳动车间多次以割腕、吞针等方式自杀,被抢救过来后,又因故意不服民警管理,车间监舍与他犯打架多次,被禁闭处分一次,2014年7月被列为监区级顽危犯攻坚转化。2015年1月转入顽危犯矫正训练中心从严集训。

  郭某家人及近亲属,除了一个关系十分不好的哥哥(坝镇监区服刑)以外,包括母亲和妻子全部亡故。中心民警及时为其申请困难救助,并阶段性自费购买香皂、洗衣粉、保暖内衣、内裤、袜子等日常生活用品送给该犯。并积极联系合肥四院、武警医院的专家,并做药物治疗配合转化改造的论证,中心民警每月定期到合肥四院为顽危犯郭某取药,并将当月该犯行为表现日观察纪录提交至专家浏览。

  最终,他从多次自杀、自伤、自残、抗改的顽固危险类罪犯,转变为遵规守纪、懂礼节礼貌的罪犯,直至顺利刑满释放。

  和高智商诈骗犯斗智斗勇

  记者了解到,顽危犯矫正训练中心自成立以来,累计收押21名顽危犯,成功转化了闫某、郭某、石某、王某、余某、胡某、杨某、许某等19名多年难以转化的分局级顽危犯,转化率达到90.4%,

  在这些人当中,闫某是一个智商颇高的顽危犯,他服刑的原因就是因为诈骗罪,并且多次入狱。据介绍,闫某喜欢和干警唱反调,对立情绪十分严重。在北京服刑期间,他就通过各种伎俩,让看管他的4名干警先后吃到处分。来到白湖服刑后,依然恶习不改,

  2014年4月,因私藏违禁品受他犯举报,闫某被警告处分一次,认为分监区民警处理不公,偷捡拾一块小铁皮,在车间犯群中,故意划伤左手臂弯血管,并拒绝包扎,声称不见到监狱主管改造的领导就血流干,死了算了,加上该犯利用之前在云南省宜良监狱服刑过程中做过心脏搭桥手术,步步胁迫分监区民警。

  干警告诉记者,对顽危犯闫某的抗改行为,“刚”和“威”是必须的,决不能姑息迁就,使其任意妄为,要严格执行有关的制度和规定,惩罚的威慑效应。通过近九个月全天候的政治教育,纪律约束的养成教育,实施最严格的军事化管制,强化其行为的心理的矫治。顽危犯闫某成为中心成立以来第一批下车间参加适应性劳动的从严集训罪犯,直至解除顽危严管集训刑满释放,该犯没有再发生一次违纪,而且从中担任了监区的罪犯信息员角色,单线汇报多名罪犯违规违纪线索。

  记者 祝亮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