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城管暴力执法的怪相

第65期

中国城管暴力执法的怪相

24日20时许,46岁的王金娟在黄山汤口镇寨西摆摊,一辆城管执法车经过,她立即收摊,逃到一处桥头的拐角。悲剧随后发生,王失足从桥上跌落,当晚23时在医院宣告抢救无效死亡。警方初步调查,认定城管执法与王的死无关系,但政府给其家人救助20万。在中国,像这样的城管执法怪相并不少见。不知这样的怪相何时能休?>>详细

 

怪相一:黄山摊贩躲城管坠桥身亡

黄山摊贩躲城管坠桥身亡 警方认定为意外事故
黄山摊贩躲城管坠桥身亡 警方认定为意外事故

6月24日20时许,46岁的王金娟在黄山市汤口镇寨西摆摊,一辆城管执法车经过,她立即收摊,逃到一处桥头的拐角。悲剧随后发生,王金娟失足从桥上跌落,当晚23时在医院宣告抢救无效死亡。警方初步调查,认定城管执法与王金娟的死无直接关系。[详细]
警方认定为意外事故 但政府为何“救助”20万?
    26日上午,记者与王金娟亲属再次联系时获悉,汤口镇政府以“同情”名义向王金娟家属“救助”20万元。“汤口镇政府最后答应给我舅妈家20万元丧葬救助金,说是以‘同情’的名义给的,”王金娟外甥蒋先生告诉

记者,20万元分三次给,“昨天尸体从镇政府拉走后,给了3万,这两天入土时,他们将再给一部分,入土后,剩余部分将补齐。”[详细]

怪相二:延安城管酒后执法跳踩男子头部

延安城管酒后执法跳踩男子头部
延安城管酒后执法跳踩男子头部

5月31日下午,延安市杨家岭附近,城管队员与商户发生撕扯现象。视频显示,一群着城管制服的人群殴一男子,男子被打倒在地。一城管(体型偏胖)并未罢休,双腿跳起重重地踩向青年头部。商户称,有城管队员身上散发着浓浓的酒气。[详细]

怪相三:淮北濉溪高中生拍城管不文明执法遭围殴

高中生拍城管不文明执法遭围殴 城管队员停职调查
高中生拍城管不文明执法遭围殴 城管队员停职调查

5月25日,淮北艺术学校高三学生小吴与两同学去濉溪县玩,在县城他们看到城管执法,小吴便掏出手机录像,小吴称就是因为拍摄城管执法,他们遭到了城管的围殴。5月29日,濉溪县外宣办负责人说,他们已对6名涉事城管做出停职处理,县里也派人与学生及其家长进行了沟通,同时也向学生及其家长道歉。[详细]
警方认定为意外事故 但政府为何“救助”20万?
    小吴认为城管是在不文明执法,遂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手机对此进行拍摄。“我拍的时候有一名城管发现了,他就不许我拍。”小吴说,当时他表示要看城管的编号,就不文明执法行为投诉他们。“没想到后面来了一名有

编号的城管,把编号撕给我,接着就给我一拳,然后一群人就上来打我。”这时,在后面的小金与小李看到同学被打,连忙上前劝架,“没想到我上去劝架,也被他们打倒在地。”[详细]

怪相四:城管执法起冲突 路人被误认拍照遭殴打

监利县城管执法起冲突 路人被误认拍照遭殴打
监利县城管执法起冲突 路人被误认拍照遭殴打

近日,有网友在某网上社区爆料,6月19日监利县城管队在执法中与商贩发生冲突,并殴打了一名路过行人,致其住院。监利城管局称打人原因系该男子在拍照,并由于场面混乱,无法分清打人者身份。
    24日,记者辗转联系到被殴打者陈先生,电话中得到陈先生另一种说法。陈先生表示打人者就是城管,而且自己当时也并没有拍照。[详细]

看看国外城管如何执法管理商贩

洛阳大叔在美国大学门口卖肉夹馍
洛阳大叔在美国大学门口卖肉夹馍

肉夹馍、凉皮、花生米……这些食物在中国大街小巷随处可见,可这两天,来自洛阳孟津的“草根一族”谢云峰却让这些食物在微博上掀起了一波又一波的话题。因为不懂英文的他勇闯天涯,在美国纽约的大学门口摆起小摊,卖肉夹馍、凉皮、花生米……既当厨师又当售货员的他将传统的中国小吃做得风生水起,生意好时有七八百美元收入,令人刮目相看。[详细]
美国小贩不怕“城管”怕罚款
    谢云峰在哥伦比亚大学门前当摊贩时,因无意中违反了几项管理规定,曾被当地卫生局罚款超过1000美元,但没有受到任何暴力威胁。
    美国没有像中国一样的城管大队,对摊贩的管理方式是各个部门各司其职严格监管,警察在街头

执法但没有直接罚款和没收的权力,只是记录违法内容然后将单据交给市政处理,屡教不改者也不会被暴力取缔,而是会交由法院裁决。摊贩们每天都要面对包括卫生局、消费者事务局、清洁局、环保局、财政局、公园局和市警局等七个市府单位的监督和检查。[详细]

结语:城管暴力执法也是一种违法行为

     美国城管执法没有“踩头”,也没有“卧底”,而是通过既严格又不乏人性化的有效机制来规范小商贩的行为,在美国的“洛阳大叔”也不过是千万万个得益于此制度的普通小贩,恐怕难登上当地主流媒体的版面,更不会成为街谈巷议的热闻。从法律的角度来说,城管暴力执法行为本身也是一种违法行为!

往期回顾:安徽安庆23岁小伙高温天加班累死(图) 更多>>

  • 专题制作:叶芬
  • 新浪安徽新闻频道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