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
     
 
 
    民国时合肥也曾风光一时,“民初四总理” 段祺瑞、李经羲、龚心湛、贾德耀,以及名 声仅次于“宋氏三姐妹”的合肥三姐妹…… 那个年代,有钱人的生活极为讲究。没有外 国香水,只有国产瓶装的花露水,有钱的太 太小姐们多用双妹(嚜)花露水,用不起的 则戴白玉兰花、茉莉花闻香。抗战时期一片 萧条,解放后告别花露水,擦起雪花膏。
 
    1956年号召“美化青年”,合肥街头理发店要排队去烫头发,姑娘们脚蹬高跟鞋擦雪花膏,男人留起小胡子,头发抹上发蜡油光光的。60年代开始,提倡朴素,满大街的衣服几乎都是白、蓝、黑,工场里员工不给烫头发、穿高跟鞋。那个年代几乎没有人擦香,直到80年代,一切才渐渐复苏,用贝壳装的蛤蜊油和雪花膏等。

 

 
     
 
 
     1995年,西颖收到第一瓶香水Burberry经典女士,从那时爱上香水。2004年象征着高端的瑞景,在合肥开业,她开始与老公一起经营Burberry等品牌香水。那时候在合肥的商场,人们都打香水几毫升的小样。买一整瓶(30ml、50ml、100ml等等)香水,合肥人还不能接受。西颖通过很多活动来推广香水,08年开始,她能感受到合肥女人对香水态度的明显改变。
 
    从打香水小样,到问“有没有XX牌香水”,而现在女人们条香水,是亲自感受一种种香味,选择适合自己的味道。以前用完一瓶再买新的,后来分场合用不同香水,现在更讲究,就像衣服的搭配一样,多种香水叠用。用香调一致的香水,先用淡淡的古龙水,再用较浓烈的香水,最后再喷淡一些的香水遮盖,让香味由内而外慢慢散发。
    国外香水已经是日用品,而国内香水依旧被当做奢侈品,但是香 水恰恰也是最能被消费起的奢侈品。合肥女人,精致从香水开始!

 

 
     
 
 
     她对化妆品比较早熟,十八九岁就乱买香水。那时候很喜欢香水,像偷穿大人高跟鞋的小 女孩一样很兴奋,“觉得自己走到哪都是迷人的,其实就是自己把自己迷倒了”。身边的朋友有说很香想一起买的,也有会说不要这样太张扬,所以不常用大多数时间都藏着。那时候对Anna Sui很偏执,甚至不想接触别的牌子,“我一直都有公主情怀,Anna Sui童话梦幻迷人,觉得自己像公主。”
 
    渐渐大了,工作、结婚,觉得那些味道只是自己的偏执,开始对Burberry感兴趣,用Burberry的格子香水,尝试他们家各种经典。现在比较喜欢Dior,特别爱甜心小姐和真我女人。甜心小姐蛮少女的,缅怀少女时代;真我有点小女人,正好适合现在的自己。
    现在出去逛街都会喷香水,选择与服装风格和心情一致的香水。家里香水蛮多的,因为有使用期限,有时候会觉得浪费,但是还是很喜欢尝试新的。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