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回顾

  12月7日上午,四个外地人以打工无果,没钱买票回家为由,在沙坪坝三峡广场寻求资助时,被热心市民举报。民警将四人带回派出所调查,让人诧异的是,这几个声称没钱回家的外地打工者,竟然是从南昌搭乘飞机前来重庆行乞赚过年钱的,其中一人用的手机还是iphone 6 Plus。[详细]
“乞讨者”的手机

乞丐地铁站里数钱 掏iPhone6拍照

日前,有网友爆料,在北京的2号线,有一群乞丐天天在那里行乞。不巧,哥几个在行乞的时候,掏出iphone6来清算钱数的时候被网友拍到了。而 iPhone6作为刚上市的机器,售价一度被炒上万,即便现在价格降下来了,也依旧在5000以上。因此也有不少网友感慨,自己的生活连乞丐都不如了。[详细]

职业行乞其实是一种职业诈骗

  职业乞丐是指在某一城市或地区形成一定的人数规模,自身并无临时困难、能够自行解决食宿等基本生活问题,但长期选择乞讨这一行为,以讨要钱财为主要目的,拒绝政府临时救助的这一类人群。

职业乞丐骗术繁多只为金钱。这种以各种方式伪造困难情况、出卖个人尊严来获取利益的行为,已不为社会道德所容,而组织残疾人、儿童进行乞讨的行为则更会承担法律责任。凡职业乞讨者,撕开种种伪装,他们的真实目的只有一个----金钱。[详细]

乞丐地铁站掏iPhone6拍照

iphone6成了乞丐的标配 让人情何以堪

很多穷人卖血,很多富豪排队,托海外关系都弄不到的苹果6,居然成了乞丐的标配,而且还是乘坐很多人一辈子都没坐过的飞机去乞讨,这让多少靠工资还用着华为、三星的青年情何以堪。然而,在人们惊叹生活不如乞丐的同时,是对所有乞丐的质疑,不会再给行乞者伸出援手,甚至是无论你怎么说我都不信。

据有关统计,洛阳八成乞丐为职业乞讨、南京职业乞丐占流浪乞讨人员的七成……南昌八一广场、中山路,伸手的乞讨者也不少,可警察管不了,救助站很无奈。而九月中旬,央视一则《职业乞丐揭秘:白天乞讨晚上喝酒吃大闸蟹》更让善良的人大跌眼镜。[详细]

纵容职业乞丐等于助长了好逸恶劳之风

类似的新闻屡见不鲜,不得不思考,我们曾经帮助过的人中有多少是这样的职业乞丐。有的乞丐每月汇款回老家的数额过万,比辛辛苦苦工作的城市白领都高。而且,他们演技逼真,“工作”时病容满面,一“下班”就健步如飞,真正有困难需要帮助的人看起来反而没那么可怜。有人甚至使用强乞赖乞手段,令人防不胜防。

这些职业乞丐,完全是为满足个人私欲和奢侈生活而行骗,根本就不需要社会帮助。把钱给这种人,不是在帮助需要帮助的人,只会纵容好吃懒做的不良风气。不管是政府部门还是市民个人,都不应该纵容职业乞丐,以免亵渎爱心,助长好逸恶劳之风。

身揣iPhone6要钱是借乞讨之名行欺骗之实

行乞本是社会弱势群体迫于生存压力而选择求助社会的方式。然而,此次事件,就不是行乞了。四名男子明明有经济能力,将自己伪装成社会弱势群体,以获取他人的财产,实则是借“乞讨”之名,行“欺骗”之实。

从此次对重庆四名男子的处罚和报道来看,有关方面似乎只强调了此行为系虚假的“行乞”而未指出其“行骗”。尽管“行乞”与“行骗”仅一字之差,但在意义的表达和公众的理解上,却有着天壤之别。如果将此类编造虚假故事骗钱的行为认定成“乞讨”,那么就会将那些真正依赖乞讨生存的弱势群体也裹挟在“欺骗者”的灰色称谓中。

将重庆手持iPhone6要钱的四名男子的行为仅仅定义为“乞讨”,不仅是客观事实表达上的不准确,也是对社会价值的混淆和误导。在关于乞讨的问题上,无论是执法部门还是媒体,首先要概念清楚,界限分明。[详细]

不能让职业乞丐挥霍了我们的同情心

揭秘职业乞丐

为真正的乞讨者留出生存空间

职业乞丐这种现象在各大城市都普遍存在,但如何解决职业乞丐这一问题却很复杂。出台政策“一刀切”的禁止乞讨行为,有人赞成,有人反对。放任职业乞丐沿街乞讨的欺骗,不仅败坏了社会风气,养活了一群好逸恶劳的人,还扰乱了社会秩序。但无论是行政主管部门还是老百姓都很难辨别这些乞丐到底是否是真的遇到了困难需要帮助。我们有助人为乐的优良传统,遇到别人有困难时都会不自觉的伸出援助之手,但每每看到有关职业乞丐的报道,都一次又一次的消磨了我们的同情心和善心。

严格来说,对于打着乞讨的名义行骗者,有关执法部门依法调查清楚之后,完全可以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依法做出处罚。该法第四十九条的规定,诈骗公私财物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十日以上十五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一千元以下罚款。

对于行骗者应按照有关规定进行处罚,如此,或可为社会善意留出一丝缝隙,也为那些真正的乞讨者留出生存空间。[详细]

  
  @爱上硒都APP:真不知道现在的社会是怎么了?到底寻求帮助的又有几个是真的?纠结的不知道再次看到街上求助的是帮助还是不帮。
  @虹口公安分局: 乞讨的时候不害羞,现在知道要遮脸了。
  @滚蛋儿学长:这些人最可恨的不是骗了钱,而是让社会出现信任危机,说到这里都是泪,上次我傻乎乎的被骗了30块。
电话:65897534
微博私信:@新浪安徽 @安徽身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