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象:商业化命名公交站台屡见不鲜

nopic1

公交站台商业化命名现象普遍

南昌曾将省政府站改为整形医院引热议

2009年,南昌曾经大刀阔斧的重新命名公交站台,其中“八一广场”改成了“长庚体检站”,南昌人熟悉的“瓦子角”先是改名“名嘉布衣”,后又改成“天虹商场”,就连“省政府”这一站都改成了“省整形医院”。而造成此种情况的原因有三点,一是站台名没有沿用标准地名;二是存在随意命名企业名称的现象,过分追求商业利益,忽视了公众利益;三是政府对站台命名的管理,处于一种失控的状态。 [详细]

昆明公交站命名商业化引起市民强烈反感

去年,一位昆明市民在微博上这样吐槽自己城市的新公交站名:“我们家在昆明市金殿旁住了20来年,这期间10路公交车一直跑这条线,最近一次坐这趟车,一路站台广告和车内报的站名吓我一跳、云南曙光男科医院、东大肛肠医院、云南生殖泌尿专科医院、九洲生殖专科医院、云南妇女儿童医院、云南省精神病医院……还没到家,我身体感到不适。”随后在这条微博下面,立马有网友犀利点评道:“真是太全面了!这一趟车下来几乎能治所有疑难杂症了。” [详细]

剖析:政府为何热衷将公共资源商业化

nopic1

传说中的五粮液机场

公共设施商业冠名现象十分普遍

各位旅客,由二锅头机场开往盐水鸭机场的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由肉夹馍机场飞往洁尔阴机场的航班,因为天气的原因,目前降落在五粮液机场,现在地面酒精浓度为53度……不可否认,在这些看似“欢乐”的空中趣味图景背后,其实蕴藏了公众的极大不满:因为在酒香四溢背后,只有浓重的铜臭味以及权力对历史和空间的扭曲,而这种公共资源的利益交换最终只成就了政府与企业的“双赢”,却跟老百姓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有一个事实是我们必须承认的:在今天的中国,公共设施商业冠名其实已十分普遍。目前,在全国各大城市中,许多道路名字、公交站牌、甚至体育馆都不乏被企业冠名的事例。 [详细]

地方政府与纳税大户亲如一家

 目前,地方政府对当地纳税大户有着极强的依赖性,而国有利税大户,在地方政府看来更是“一家人”,这些国有利税大户在当地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所以,对宜宾地方政府上赶着命名“五粮液机场”也不难理解。此次“五粮液机场”事件看似只是一个机场改名称而已,可问题的要害却在于,这种所谓的市场行为恰恰是破坏了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 政府角色的定位是国有企业改革大环境的重要组成部分,要搞清政府角色定位,明确政府该做什么和不该做什么。那些为个别企业“撑腰”,为企业品牌营销的市场微观行为,不是一个地方政府应该做的,地方政府要做的是提供有利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的制度环境,做好公共服务。 [详细]

深思:为何公众反对看似双赢之举

nopic1

政府认为商业化公共资源是双赢

过度商业化命名破坏市场经济规则

无论是“茅台”机场、“五粮液”机场抑或公交站台的商业化换名,看似只是一个名称的问题,要害却在于,这种行为坏了市场经济的游戏规则。市场经济最鲜明的一个标志就是公共资源和市场行为有严格的界限。但当地政府为了扶持自己的摇钱树,不惜动用公共资源,将纯地理名词换成了充满强烈铜臭味的企业。在这个企业大于历史的过程中,一切都是赤裸裸的商业营销,商业逼人后面是政府的错位和扭曲。而当政府心甘情愿和企业绑在一起时,公众又怎么能不担心公权力金钱化呢? [详细]

命名商业若倒台 公共资源将何去何从?

我们仍以“五粮液”机场命名的角度出发,公众之所以质疑,恰恰是出于一种长久的考虑,出于一种公义的考量。但我们也不妨“恶意”地去想,今天的宜宾官员对于以后“五粮液”机场的命运,其实并不在意,因为今时今日的政绩已到手,哪管后任是否接手日暮西山呢?正因为站的角度不同,才会使得“五粮液机场”成为一个充满争议的标本。更可怕的是,这样一个权力逐利的恶标本,却以一种符合程序的面目出现在我们眼前,虽然缺乏民意基础,却可以堂而皇之地高扬。 [详细]

三里庵站台 你快回来!

我们不反对商业操作,但必须是在确保民众利益最大化、城市历史文化被充分尊重的前提下进行的。如果公共利益被铜臭所污染,那么这样的做法就有公器私用之嫌,就必然会为公众所诟病。

小浪调查

精彩专题推荐

官博推荐

各抒己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