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芜湖>民生>正文

养父母之痛苦:领养来孩子却领养不来亲情

A-A+2013年11月25日10:30黑龙江网评论

  在中国旧有的观念里,“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而且当今社会子女仍是家庭的核心,于是生了一胎,想生二胎,让孩子长大有个伴儿,自己老了也有更多的依靠,但也有一部分人,因为种种原因,他们没有自己的子嗣,而是领养或过继别人的子女,含辛茹苦视同己出将其养育成人,然而这些孩子有些长大后独自高飞,将风烛残年的养父母送到养老院,甚至遗弃了这份养育的亲情。近期,记者走访哈市的一些养老院,深深体味到这群老人的苦楚和心酸。

  “就算养我两辈子 你也不是我妈妈”

  老人:除了没生他,作为母亲我该做的都做了,我觉得他就是我儿子。

  儿子:我们没有血缘关系,就算她养我两辈子也代替不了我妈妈,但我会为她养老送终。

  “最近几天哈市下暴雪,路挺滑,儿子也不知穿没穿棉衣,路不好走,就别开车了。”从16日哈市降雪开始,在哈市馨悦老年公寓居住的王慧珍(化名)大娘就经常让护理人员用轮椅把她推到窗前,然后喃喃自语,担心56岁的儿子会照顾不好自己,儿子已经一年多没来看她了,期盼和担心成了她睁开眼睛就会想的事。

  王大娘今年已经85岁了,因小脑萎缩,已经站立不起来,而且经常自言自语,有很多事和人已经记不清了,她经常念叨的都是儿子的事。老年公寓的王桂琴院长告诉记者,在王大娘生活还能自理时,就被唯一的儿子送到了养老院,那时儿子每月都按时来缴纳400元的护理费,还会陪她聊聊天,王大娘瘫痪后,尤其是护理费增多后,儿子来的就少了,每次都是工作人员去他单位取。王大娘曾说,儿子不是亲生的,当年她和老伴都是下乡知青,结婚晚,一直没有孩子,30多岁返城后到孤儿院领养了这个孩子,供他上学,就业,给他结了婚娶了媳妇,那时一家人也挺欢乐的。后来儿子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当时也没说啥,但结婚后明显在岳父岳母家的时间多了,对他们老两口除了按月给钱,基本没有别的交流。儿子有一次喝醉酒曾对王大娘说:“我很感谢你养了我,我会照顾你到老的,但我有心结,想找自己的母亲,所以就算你养我两辈子也代替不了我妈妈。”

  王院长说,因为是养父母的关系,老人轻易不敢说儿子,总怕孩子说自己不好,就是现在也不敢跟儿子提啥要求。而儿子认为她只是尽了抚养自己的义务,没有血缘,也没有那么深的感情,所以把养父母送到养老院就是尽自己的赡养义务,算是对老人的回报。其实,老人心很痛,她付出的是一生的心血和感情,而儿子体会不到。

  还回儿子也断了亲情

  老人:儿子,你是爸和妈一辈子的指望,不养我们可以,但不能把我们给忘了。

  儿子:我很感谢你们养大了我,但我有自己的父母,我把你们当亲人,有事时找我我会管的。

  踏着厚厚的白雪,记者如期来到道里区敬老服务中心,这里显得寂静而空荡。“下雪了,老人都不下楼了,生怕有个闪失,尤其是无人探访的老人,什么都不怕就怕有病。”工作人员对记者说。

  老陈(化名)夫妇是敬老服务中心里一对长期无人探望的老人,前段时间陈大爷摔伤了,现在只能靠老伴陈大娘来照顾。但因为已是77岁的年纪,陈大娘照顾起他来显得力不从心。“你别哭了,知道你疼,再哭我中午就不给你饭吃。”“我忍不了,疼我就喊。”记者和工作人员刚走到老人屋门口,就听见里面两人吵吵的声音。

  “怎么了这是,都别生气。”记者和工作人员走进屋内看到,大娘尴尬地站在屋内,一手拿着毛巾一手端着一碗汤药。看到来人了,大娘忍不住摩挲着眼角的泪水。“本来要在医院治疗一段时间的,但因没人照顾三天就回来了,这几天下雪他总喊腿疼,还不吃药,我也没办法了,谁让他没儿女管呢?” 大娘哽咽着说。

  说起老人的子女,工作人员也忍不住叹息:“养大的儿子又还给人家亲妈了,四五年了也不来看一眼。”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陈大娘一生未生育,40岁的时候在工厂同事的介绍下领养了一个10个月大的孩子,孩子大学毕业后,老人将实情告诉了孩子。“孩子后来偷着找亲妈,还真找到了。在亲妈的帮助下,孩子落户在青岛,起初过年还回来看看,这几年只是有电话但不见人来。”

  “不告诉就没这事了,这养完给人家送回去了。”“没人味儿,养了20多年都白养,告不告诉都是一样的。”提到儿子,两位老人又拌起嘴来。摩挲着桌子上与孩子拍的全家福,陈大娘说,他和陈大爷都是工厂普通职工,条件不好,孩子小的时候好吃好穿的都先给孩子。“但我们没啥能耐,人家亲妈条件好,当然找亲妈了,我们也理解。我们不求回报,也不指望为我们养老送终,可毕竟有感情了,希望别忘了我们,能像亲朋一样常来看看我们。”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陈大爷摔伤后,他们也联系过老人的儿子,但对方说工作忙不方便回来探望,说给汇1000元钱。

  “有亲生子女为啥还来找我”

  老人:我对她比亲生女儿都好,可她不理解,总觉得寄人篱下,带着愤恨生活。

  女儿:她自己有孩子,靠他们供养理所应当,我一个过继的就是名义上的,不应当承担这份责任。

  在哈市第一社会福利院见到徐荣珍(化名)大娘时,她正帮着工作人员清雪,或许常年在农村劳作的关系,老人身子骨很硬朗,愿意当志愿者,经常热心地帮助其他老人和院里做事。

  中午休息的间隙,她和记者拉开了话匣子。徐大娘说,其实她有三个孩子,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其中小女儿和儿子是亲生的,大女儿是从一个远亲那儿过继的。在乡下,一般结婚后就要生孩子,可自己结婚两三年了肚子也没有动静,这时一个远方亲戚家又生了个女孩,不想要,准备送人,婆婆就给她抱回来了,哪成想一年后自己的女儿、儿子相继出生。“我对老大可上心了,新衣服都可着她穿,好吃的也可她先吃,三个孩子犯错误,我都说那两个,为此,小女儿总说我是后妈。”徐大娘说,大女儿不喜欢学习,初中毕业后就去天津打工了。小儿子身体不好在家里种地,小女儿当年不受宠住学校,大学毕业后去了深圳工作,老伴去世后,两个孩子把自己安排到了养老院。

  徐大娘表示,虽说不是亲生的,但她始终把大女儿当成家庭的一员,觉得跟她最贴心,但她在天津那边成家后再没回来过。“前几年,我托人找过她,她说‘找我干嘛,我又不是她亲生的,她自己孩子又上大学,又有钱的,我一个打工的,管不了那么多,就当没养过我吧’,我听后偷偷哭了半宿,就是养一只小猫小狗也念主人恩情呢,这孩子咋变成了这样。我不想要她的钱,也不用她伺候,就想知道她过得好不好,心气不顺时跟妈说说,可她不理解。”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