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芜湖>民生>正文

 残忍瞬间割手前“爸爸”曾逼孩子跳楼

A-A+2013年10月24日09:23中国新闻网评论

  残忍瞬间割手前“爸爸”曾逼孩子跳楼

  割手前“爸爸”曾逼孩子跳楼

  在妈妈来后,警方也来到医院,为小俊做了笔录。“他喝酒了。”小俊回忆,昨日凌晨,王某某回到宾馆的616房间,带着满身酒气,给小俊的姥姥打电话,“他说什么我不记得了。但是很生气。”

  随后王某某又给小俊的妈妈阿英打了第二个电话,双方在电话中进行了争吵。小俊说,此时的王某某,已经气急败坏,“他说我妈妈骗他。”

  小俊说,王某某称“妈妈骗他说姥姥的电话打不通,可是他一打就通了。”

  之后,小俊说出一个不可思议的情节,“他要让我跳楼。”任凭警察反复确认,小俊始终说,“他是来真的。”这一说法,与房客乐先生听到孩子呼喊“爸爸,不要”相印证。

  小俊说,当时王某某打开了宾馆房间内的窗户,并且将纱窗也打开,让自己站到了窗台上。直到另一位也姓王的“王伯伯”赶到宾馆。

  据知情人士称,阿英在电话中与王某某发生争吵后,由于担心其对孩子不利,找到“王伯伯”去宾馆劝解。

  孩子被打昏醒来手没了

  “是用一把不长的水果刀。”提起这段可怕的经历,小俊脸上又显出恐惧,但却保持着原有的安静。

  小俊说,“王伯伯”在房间里劝了王某某一个小时,随后离开,王某某起身送出门。“他回来就去了卫生间,找到一把折叠小刀,是平时用来削水果的。”小俊向警方描述,王某某拿出的水果刀是已经展开刀刃的,全长约20厘米,刀刃有3至4厘米。“用刀后面的圆东西把我打昏。”小俊说,当时挺害怕,却不敢叫喊。

  等小俊从昏迷中醒来,发现自己的右手已经没了,断肢上只有用电话线勒紧的伤口,“没感觉疼。”

  随后,王某某将孩子抱到了附近的中大骨科医院,又转移至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

  小俊都以“爸爸”称他

  在警方对小俊一个多小时的笔录询问中,每次提到王某某时,小俊都以“爸爸”相称。但小俊也告诉警方,“认识爸爸一年多,他是妈妈的男朋友。”小俊说,妈妈是杭州人,“爸爸”王某某是沈阳人,2个多月前,带着自己从杭州回到沈阳。“挺好的。”当警方问到小俊与王某某关系如何时,孩子这样说。“早知道不来沈阳了,孩子不会没了手!”“我才刚离开一天啊,孩子手就没了!”“妈妈一定给你装一个最好的机器手。”想起孩子所遭受的不幸,阿英再次失控,哭得抽搐起来,口中多次喃喃道,“都是妈妈不好。”

  孩子断手或因买房纠纷

  据病房内知情人士透露,阿英和王某某带着小俊从杭州回沈阳2个多月时间,一直住在宾馆。

  此次阿英回杭州“办事”,实际上是找孩子的姥姥拿钱,准备在沈阳买房子,“去取银行卡。”“要不是因为房子,也不会闹成这样。”一名患者摇头叹道。

  知情人士称,王某某认为阿英并不愿意出钱在沈阳买房一起生活,并因此欺骗自己,并因此迁怒孩子,痛下狠手。

  昨日下午2时许,在一知情人的带领下,记者辗转找到王某某在沈阳市皇姑区某小区的一位朋友。

  北国网、辽沈晚报记者敲门后,见到一名中年男子。对方表示,自己认识王某某,并且已经知道刚刚发生的惨案,“我是他朋友,不久前他把户口落在我家的。”

  之后,男子表示不愿进一步透露任何信息,“他家也在附近,但是我不能说。”

  亲属证实孩子在沈读书

  据知情人称,10岁的小俊在沈阳市铁西区启工二校读书,“可能是小学三年级或者四年级。”

  随后,记者来到该学校核实情况。从午休至下午1时40分许,保安员一直将记者拦在门外,表示已经与学校教导处联系过,但办公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保安强调,除了办公电话没有任何办法联系到校方的任何负责人。之后又告知记者,已经询问过各年级的教师组长,并没有小俊这个孩子。

  下午,记者向小俊的一位亲属求证,对方称小俊确实是启工二校的四年级学生,“户口还在杭州,可能是借读。来的时间短,也没怎么去,老师还不认识。”

  “爸爸”戴手铐问小俊疼不

  行凶者王某某赶到医院时,有目击者看到他双手多个手指手缠纱布,一度神情呆滞,戴着手铐坐在病床上发呆。

  有知情人士称,将小俊割伤后,王某某一度想挥刀自杀,“可能是最终下不去手,但也把自己弄伤了。”

  有目击者看到,王某某曾戴着手铐俯身问小俊疼不疼,小俊回答不疼。

  昨晚8时许,沈阳医学院奉天医院一楼出现一声声刺耳的金属撞击声。在众多刑警的簇拥下,一名身材高大的男子带着手铐脚镣在走廊里。

  据医院的知情人士称,这名身材高大的男子,就是嫌疑人王某,“他也受伤了。”警方也已经为其进行过询问。

  随后,男子被带上警车离开。

  心理专家建议

  母子共遇心理危机必要时需专业干预

  在自己不在场时,儿子痛失右手,小俊的妈妈陷入深深的自责、懊悔、悲痛之中……

  在妈妈不在时,小俊独自应对面露凶相的王某,自己一个人在医院里硬扛……

  在沈阳市精神卫生中心青少年心理门诊专家、主任医师曹杨看来,这起悲剧已经让这对母子共同处在心理危机之中,“妈妈一定会自责,要是自己在沈阳,孩子是不是就不会遭来厄运?小俊暂时可能还处于一种惊吓之后的麻木状态,越发察觉自己右手缺失带来的不便,对心理上的冲击也将逐渐加强。 ”

  曹杨建议,母子俩都需要得到亲人尽可能多的照看、关爱,尤其是母亲更需尽早重建心理防线,不要被现状击垮,这样才能更好地疏导小俊,转移孩子随时可能遇到的负面情绪。

  “必要时,母子俩都可以分别接受专业心理危机干预,避免负面心理、情绪带来更坏的影响。 ”曹杨说。

  网络声讨

  犯罪嫌疑人遭网友痛斥

  通过本报官博关注此案后,网友们声音一致,声讨砍断小俊手腕的暴行。

  乖乖妹:再深仇大恨,也不能动孩子啊。

  霏凡:这个世道怎么了?

  四十两:干嘛都去为难孩子!还不是孩子更弱更容易摆布,无耻!

  蓝雨_Camila:太狠毒了……

  疯丫傻妞痴女子:遇人不淑孩子遭殃了,可怜!(北国网、辽沈晚报记者杨宝顶吕洋)

[上一页] [1] [2] [3]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