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芜湖>时尚>正文

凯丽演妈到头了得歇歇:心都操碎了

A-A+2013年11月18日09:51新浪网评论

  凯丽在《咱们结婚吧》中的母亲形象深入人心。青红供图

  正在湖南卫视[微博]热播的《咱们结婚吧》中,凯丽饰演的单亲妈妈薛素梅,为了把高圆圆[微博]饰演的杨桃这个女儿嫁出去,操碎了心,有时甚至有点神经质,凯丽将角色发挥得淋漓尽致,夸张而又不失分寸。《渴望》之后,凯丽说自己努力摆脱慧芳这个角色,挑战不同类型。对最近饰演的一系列妈妈角色,凯丽说薛素梅是巅峰之作,之后她不太想碰这类角色,省得招观众烦。京华时报[微博]记者许青红

  谈新剧 妈妈角色演到极致

  最近,在《裸婚时代》等一系列生活剧里,凯丽演的都是妈妈类角色,她说,《咱们结婚吧》里的薛素梅,是自己演绎的顶点。“这是我演的这类角色里登峰造极的一个,感觉到顶点了,这么出彩的戏,这么极致的性格,感觉以后会非常难找了。听说有太多演员想演薛素梅这个角色,刘江[微博]导演认定了就是我,我看了剧本之后,也是特别喜欢,不计报酬地就来了。”

  之前柏寒在《媳妇的美好时代》里,演的曹心梅被称为经典,都是演刘江的戏,而且都是妈妈类角色,凯丽说不怕观众有比较,“她是我特别喜欢的演员,我没想过比较,人物性格大不相同,不同的背景、身份,我是演员出身的,肯定是不一样的感觉。”

  对剧中薛素梅的表演有些夸张,凯丽表示这合乎角色的性格,“她非常强势,独自抚养女儿长大,各方面都要争。她是一个太爱女儿,太希望自己女儿好的母亲,看完全剧,观众会觉得她为了这个孩子,心都在流着血,我追求极致的表演,这种夸张是适度的、合理的。”

  谈幕后 哭着演完欢乐戏份

  《咱们结婚吧》有着很强的喜剧色彩,尤其是第14集中,喝醉了酒的果然,睡在了杨桃家,被薛素梅抓了个现形。误会之下,薛素梅拷问两人的场面令观众笑喷。凯丽说,这场看似欢乐的戏份,却是哭着拍成的。“这一段戏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是我的杀青戏,那几个月跟圆圆、海波相处得太好了,导演一喊停,大家都在哭。尤其我跟圆圆感情更好,真的像母女,没拍的时候,我们彼此对视一下,眼泪就往上涌。后来,导演也没办法了,说让你们先哭会儿吧,再拍的时候我眼睛都是肿的,妆也是花的”。

  凯丽说,她很享受《咱们结婚吧》的表演氛围,导演给了极大的空间,让大家去发挥和碰撞。“有很多即兴的东西,比如剧中我跟海波讨论什么时候怀孕最好,海波说不好意思,我来了句不好意思,能有人类吗?大家全乐喷了,成为特别经典的台词。另外,薛素梅说果然你在桃子众多追求者中,你不是最优秀的,却是下手最快的。这句就是刘江导演现场想出来,即兴拍的。”凯丽说不喜欢背台词,“那样演出来不鲜活,生活剧不应该是一板一眼地说话。”

  谈女儿 如果她成剩女我也急

  凯丽有个16岁的女儿,她曾经力阻女儿走自己的老路当演员。但现在凯丽的态度有些松动,“演员这行比较残酷,我不希望女儿进来,但她要做什么,还得看她的意愿。她有这个天赋,经常演歌舞剧的主角。她看我演的戏,经常会给我提很多意见,而且都说得挺好的。”有趣的是,凯丽有时还会为女儿上节目,“我很少上综艺节目,但如果她特别喜欢哪个演员,为了女儿,我就去。”

  对女儿未来的择偶问题,凯丽坦言会把关,“不强迫她怎么样,但一定要听我的意见。我演了这么多妈,我的心已经操碎了,经不起被打击的感觉,有时都分不清哪些是人物,哪些是自我。”对未来女婿的要求,凯丽说人一定要好,“以尊重为前提,不会太追求物质的东西,其他都是看缘分的,但要有涵养,责任心一定要有,形象则绝对不是我看重的。”

  问到是否担心哪天女儿成了剩女,凯丽说女儿生活在国外,自己不会太着急。“这需要一个环境,如果在北京,我就有这个担心,二十六七岁了,人家都找了,怎么你没找,就把你剩下了,就会着急,这是趋众心理。”

  凯丽还建议把结婚的年龄往后推一推,“二十多岁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结了很快就离婚成为单亲家庭,引起很多社会问题。假如推到比较成熟的阶段,30岁结婚,那时经历了很多,知道你想要的是什么,不弄花架子,不搞甜言蜜语,追求实在的东西,离婚的就比较少,反而比较长久。”

  谈《渴望》 成就同时也想摆脱

  《渴望》中凯丽演的刘慧芳成为永恒的经典,令她一夜之间,成为炙手可热的明星。对这部戏,凯丽心存感恩,“没有这个戏,哪有我的今天呢。在圈里这么多年,大家都知道我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特别要脸。要角色这事对我来说根本不可能办到。做演员竞争这么激烈,很多时候需要自荐,我这样哪里会有机会。演了一部《渴望》,把我推到了一个高度,不用自己找戏拍,这个戏对我的作用太大了。”

  不过由于刘慧芳过于成功,凯丽也有苦恼,“当大家只记得我这一个角色时,我甚至想还不如没演过。因为刘慧芳这个角色太深入人心了,大家本能以为我只能演那样的角色。”后来,凯丽刻意改变戏路,尝试不同的角色类型,像《老屋》《多雪的冬季》《冬天不冷》,“只是戏没火,演了也没用,观众还是不知道。”转折发生在2008年拍摄的《网络年代》,“我演了一个非常古板、严厉的教务处主任,属于下课以后,同学们都在她后背上贴条的那种,跟我以前演的角色完全不一样,这个剧虽没有太大反响,但看过的朋友都说好,这树立起我的信心。从那以后,就有各种不同的戏来找我。”

  谈局限 没有突破宁愿不演

  近两年,凯丽在《裸婚时代》《宝贝战争》《新恋爱时代》等生活剧里,出演了一系列妈妈型的角色,而且有很多角色颇为相似。凯丽坦言,这类戏演多了,难免会有重复,“演现代戏的母亲,都是些家长里短的事,肯定是大同小异,我再靠演技来区分,作用也是有限的。演完《咱们结婚吧》后,我心里特别有数,这类角色我演到头了,所以后面很多这类的戏我都推了,不敢让观众烦。我特别怕观众烦,所以什么综艺节目、访谈节目,我都不爱去,我不希望没事总在荧屏上晃。”凯丽坦言,如果到了该谢幕时,她肯定不会还待在那儿,招人烦。不过现在,她认为自己还能创造不同的类型让观众眼前一亮的角色,“如果做不到突破,我宁愿不演,我是不能将就的人,更不会为了钱去拍戏。”

  对名利,凯丽说自己太知足了,“有的人把自己的目标定得太高了,所以总感觉不满足。我太知足了,我经常想,人家比我付出还多,也演那么多戏,但没有红,我才演了这几部,什么好处都撞上了,我特别知足。”

  (责编: 山水)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