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芜湖>产经>正文

农业保险撑起农民抗灾“保护伞”

A-A+2014年4月1日11:08芜湖新闻网评论

  3月23日中午,顶着大太阳,南陵县弋江镇种粮大户胡宗宝站在田里查看小麦长势。“种粮食就指望老天能帮上忙。”不过,老天也有“不帮忙”的时候。前不久,老胡收到了超级杂交水稻高温热害指数保险的赔付金41万余元,那是去年连续高温导致水稻田减产而获得的保险赔付。

  给稻田上个“新农合”

  老胡是弋江镇里远近闻名的种粮大户,今年光是计划投入农业保险的金额就高达十多万元。“我承包了1万多亩田,万一‘天有不测风云’,可就要靠保险给我挽回损失了。”弋江镇东河村的农民老沈则告诉记者,“高温热害指数保险就像是给超级杂交水稻上了‘新农合’。投保简单,保费不高,赔付迅速,让我们农民种田心里也踏实。”

  超级杂交水稻高温热害指数保险是针对超级杂交水稻而实施的农业气象指数保险。险种以气象数据为依据计算赔偿金额,其基本原理是把一个或几个气候条件对农作物的损害程度指数化,使每个指数都有对应的农作物产量和损益,保险合同以这种指数为基础,当指数达到一定水平并且对农产品造成一定影响时,向投保人给予相应标准的赔付。

  以该险种为例,保险规定在指定时间内(7月21日零时至8月15日二十四时)的日有效高温差累计之和大于10℃时即可启动赔付,具体赔付金额则按照积温的不同有其对应的计算公式。老胡告诉记者,去年芜湖35℃以上的高温天气连续40多天,按照公式计算他的水稻田去年一亩就拿到了赔偿金39.6元。

  据国元农业保险公司芜湖中支农险部负责人介绍,“保险只和气象数据挂钩,无需现场查勘挨个定损,只要天气指标数据超过约定水平达到理赔标准,就可以启动赔付,直接把钱打到农民账户,理赔程序非常便捷。”

  保费农民只出2块6

  更让老胡和农户们安心的是,该险种的保费由市县两级财政与农户共同分担,政府拿大头,农户出小头。在每亩13元的保险费中,财政出了80%即10.4元,农户承担20%为2.6元。“对如今的芜湖农民来说,每亩2块6的保费都能负担得起。”老胡笑着告诉记者。

  从2009年芜湖试点开展超级杂交水稻高温热害指数保险至今,我市投保面积逐年扩大。给水稻上个“新农合”慢慢成为很多农民的共同选择。据统计,2009年试点期间我市投保面积仅为3万亩,随着财政投入增大,投保农民不断增加,2012年增长到5万亩,2013年我市投保面积增至12万亩,财政掏了100多万元。去年,我市发生持续高温天气,影响水稻产量,承保方根据保险合同立即启动高温热害指数保险赔付,共计赔付475万元。

  弋江镇农业服务中心负责人曹方胜介绍,去年该镇几乎所有的种粮大户都投了保险,光是该镇就投保了3万亩。“其实投保时间有限,还有很多农民想上保险都没来得及。”

  承保方国元农业保险公司预计,今年我市至少将有15万余亩超级水稻参保高温热害指数保险。

  保险叠加为农民种田“鼓劲”

  除了超级杂交水稻高温热害指数保险,这两天老胡已经给在田的小麦和油菜购买了政策性农业保险。“这钱可不能省,去年500多亩水稻田受了风灾,多亏了政策性农保,我拿到了赔付金3万余元,减轻了不少损失。”

  记者了解到,作为民生工程之一,我市自2009年起实行政策性农业保险试点工作,用保险的方式为人力无法抗拒的自然灾害对投保农作物造成的损失“埋单”,试点品种主要包括水稻、玉米、棉花、小麦、油菜、大豆、能繁母猪、奶牛、森林等,去年我市共承保农作物118万亩,能繁母猪150头、奶牛825头,各级财政为此掏出的补贴保费高达1402万元。保费补贴方面,种植业保险保费中央财政补贴40%、省财政补贴25%、市或县财政补贴15%、种植场(户)承担20%。以老胡为例,他的小麦田每亩的保费为12.15元,政府补贴为9.72元,老胡自己只掏了2.43元。“只用交3元不到,种田心里就有了底。这个买卖划得来。”

  高温热害指数保险、政策性农业保险……多重农业保险叠加在给像老胡一样的农民们减少了损失的同时,更为他们鼓足了种田致富的信心。老胡说,“有了农业保险托底,我才能放开手脚去扩大种植面积。以前简直不敢想能种1万多亩田。” 记者在弋江镇了解到,由于农民投保热情高,保险面积年年扩大,该镇去年拿到了300多万元农业保险赔偿金。

  今年全国“两会”上发布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积极发展农业保险,探索建立巨灾保险制度。”而我市早在2009年就迈出了勇敢的第一步。无论是针对超级杂交水稻的高温热害指数保险,还是涵盖种植、养殖等多业态多品种的政策性农业保险,走的都是政府财政出大头,农民个人交小头的路子。这种方式不仅有助于扩大保险覆盖面积,而且切实减轻了农民负担,更保护了农民种粮的积极性。

  时值春耕,然而一些外省市粮食主产区却发出了“农民为何不种粮”的疑问。的确,在市场经济条件下,稳定粮食生产面积,保障粮食安全已然成为很多地方政府绕不开的难题。而我市试点的多重农业保险或许是一种有益尝试。在单纯的政府补贴和教条的行政命令之外,多品种的农业保险提供了另一种可能:从制度和政策设计上保障农民权益,提高农民收入,确保农民生活有保障,种田也能出效益。

  记者 杨友艺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