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芜湖>产经>正文

中国式办证:社会账本 付不起事难办的代价

A-A+2013年10月14日09:40中国经济网评论

  10月11日,央视焦点访谈曝光河北武邑县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大队工作人员态度粗暴、刁难办证群众的问题。政府机关的“办事难”随即引发全民吐槽,网友“琐罗亚斯”去教育局办事,得等工作人员“打完这一局”游戏。网友办一个户口证明跑了四趟,还是在发脾气后才给办好。网友“橙花六罗”补办身份证折腾六次,被气哭之后工作人员承认把身份证丢了。(综合10月13日央视、《新京报》)

  “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曾去政府机关办事的公众,几乎都有类似不堪的遭遇。这次公众积怨爆发,试图用舆论击破装孙子才能办事的恶劣行政环境。河北官方的处理很迅速,刁难护照办理的民警史某被调离降级,当地出入境管理大队大队长被免,分管领导王某被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官方也意识到“事难办”并非孤例,而是基层的普遍问题,将让社会付出不堪重负的代价。

  仔细观察得知,“事难办”凸显一个很明显的特点,在省市机关办事相对简单方便,基层办事难度会出现几何级增长,县乡政府部门甚至比古代衙门还难进。同时,普通公众办事时,潜规则的多寡也是这个规律,顺着权力越往下越肆无忌惮。就拿小周办理护照来说,如果他在当地找一下熟人,请办事人员大吃大喝一顿,并且违心地意思意思,成为所谓的圈里人或自己人,就能省下所有的“麻烦”,不需要再做任何折腾了。

  对公众来说,最基层的办事人员拥有“绝对权力”,一句话就能让人跑断腿。这是因为,基层人员就像是政府权力的触手,他们和“窗口单位”的名字一样,直接跟形形色色的公众打交道。由于他们只需要对上负责,只要领导认可就算尽职,甚至还可以“带病提拔”。他们甚至随意使用手中的权力,缺少必要的细则和规范,利用所谓的程序设置人为门槛,能否顺利办事全看办事人员的心情。

  或者可以说,国家公布的法律规章如何理解和执行,具体的办事人员拥有“最终解释权”。办事时公众需要看他们的脸色,他们需要看上级领导的脸色,上级领导又会顾及汹汹的舆论,只有绕一个大圈之后才能办成事。换一种更直观的说法,只有在领导高度重视的前提下,基层人员才能为某个人照章办事。上级领导不可能事必亲躬,如果连办护照、执照这样的小事,都要由上级过问才能顺利解决,可见行政权力环境已经恶化到何种程度。这样不但增加政府运行成本,更会造成社会资源的浪费。

  现在的问题是,若想基层办事人员提升能力素质和服务水平,谨防公众遭遇“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局面,仅依靠上级对极端个例的追责远远不够。上级领导和基层人员都是权力恶性循环的一环。首先,政府急需行政体制改革,将管理社会升级成服务公众。其次,利用法律破除对上不对下负责的权力逻辑,上至中央政府下至乡镇基层,行政作为全以法律为准绳。再次,加强社会监督,让公众的权利能够博弈制约权力的触手,如此才能让基层人员看公众脸色办事,而不是相反。

  全民吐槽的“事难办”并非小事一桩,现有的行政权力运行原本就耗时耗力,这让一些基层人员可以随时随地“官僚主义”。如果权力已经成为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掣肘和阻碍,那么每个人都将付出额外的成本,有的用于潜规则,有的被权力戏耍着,人人自危将撑爆社会“总账本”,再也付不出发展的动力。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