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旅游>新鲜旅攻略>正文

沙漠里的奇葩 探秘鄂尔多斯财富迷局

A-A+2013年5月22日00:00 《DEEP中国科学探险》评论

  2012年9月的一天,我从北京来到内蒙古的鄂尔多斯市,在东胜机场下了飞机。这个机场并不在鄂尔多斯的东胜区,而是在紧邻康巴什新区的伊金霍洛旗阿拉腾席热镇(以下简称阿镇)。

  出了机场,我匆匆叫了一辆出租车。从机场到阿镇新建的国际赛马场没多远,出租司机却毫不手软地收了我70元钱,这反倒一下子拉近了我与鄂尔多斯的距离。在这块富得流油的土地上,出租车数量远远少于满大街招摇过市的豪华私车,因此能打上出租车并不容易。

  我第一次到访鄂尔多斯是在2010年初,随后一共去过五次,跑过鄂尔多斯的东胜区、康巴什新区、伊金霍洛旗、准格尔旗、达拉特旗、鄂托克旗、杭锦旗、乌审旗。不过,到鄂尔多斯越多,我心中关于它的谜团就越多。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沙漠上的点点人影

  阿镇的国际赛马场修得非常豪华气派,仿佛是从一片大漠里冒出来的庞然大物,因为它的周边都荒无人烟。这里正在举办马术节,大标语打着,却不见有人比赛。偌大的赛马场空荡荡,仅有的几名清洁工坐在台阶上百无聊赖地打着扑克牌。赛马场的路边,不时有十万元以下的小车停一下,司机们探头望望或者打听两句,就把车开走了。那些车的主人都是牧民,也听说了马术节,对马天然的爱好让他们关注这个活动,但是知道今天没有比赛,就走了。

  赛场上只有偶尔几匹训练的马走过,标准化的国际赛道,还有一些蒙古文化的符号性建筑,包括一个大蒙古包,像圜丘坛那么大一个圆台,上面有个巨大的火炉造型的雕塑。迷雾中,可以看见远处正在施工的大片楼房。

  我来赛马场,是找我的朋友、蒙古族的相马高手芒来。他从前是呼伦贝尔的一位敖亚齐(伯乐兼驯马师),同时是广播电台的播音员,鄂尔多斯经济崛起的这几年被挖到伊金霍洛旗体委工作。

  芒来来了,他也不了解今天的赛程,就带我过了乌兰木伦河,去康巴什转一转。在乌兰木伦河边,有大群奔跑的雕塑“马”。芒来对马的喜爱几乎是痴狂的,他调教的马在大大小小的那达慕中都得过很好名次。看到乌兰木伦河边的马雕塑,他和妻子就好像见到自己从小养大的马一样,非常喜欢。妻子轻轻地拍“马”的后背,他则用双手抓着“马”耳朵,似乎在跟那“马”逗着玩。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身着传统服饰的蒙古人

  也许是如此大规模的铜雕实在是雕得太惟妙惟肖了,当看到一名“青年”骑着高头大“马”从一群“马”的背后闪出来时,芒来妻子忍不住大喊:“高尧扎鲁!”(蒙语“帅小伙”的意思)她喊完就不好意思地笑了,芒来也跟着笑起来。

  蒙古族人传统的养马方式是大群养马,保持马的自然生活方式,由丈夫妻儿组成家庭,只是骑的时候抓来用几天。所以草原上经常能看到没有人管的马群。但是在鄂尔多斯,野外已经看不到这样的马群,因为农垦面积特别大,没有开垦的地方网围栏纵横,这里原本常见的骆驼、马都不见了踪影,如今有钱人早就开上了“悍马”。

  对马痴迷的芒来和妻子,也许再也回不到田园牧歌式的家乡呼伦贝尔了。而像芒来一样,近几年来,因为身处一路突飞猛进的经济发展和城市建设的洪流中,鄂尔多斯人也突然发现,自己的家园和生活早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曾经缓缓流淌的平静岁月也渐渐远去,随之裹挟而来的是喧嚣汹涌的现代化浪潮,就像中国大多数地区发生的那样,只不过鄂尔多斯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城市而已。

 [1] [2] [3] [4] [5] [6]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