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旅游>新鲜旅攻略>正文

碧山话剧——一场理想与现实的城乡对话

来源:新周刊2012年11月30日 18:23【评论0条】字号:T|T

  在碧山村这个舞台活动的,有隐居避世者、建设者、理想主义者、乡土文化保育者,也有过客。碧山村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理想与现实交错的实验,一场关于城乡的艰难对话,一则乌托邦与梦的寓言,一幕讲述真实城乡关系的“城乡的话剧”。

 碧山村口乾隆47年建(1782年)的云门塔,从前是汪何两家斗争的产物,现在作为国家文物加以保护。(图——阿灿/新周刊)  碧山村口乾隆47年建(1782年)的云门塔,从前是汪何两家斗争的产物,现在作为国家文物加以保护。(图——阿灿/新周刊)

  乾隆年间,碧山村发生了一场风水上的暗战。

  碧山村中有漳河流过,河西有老望族汪家,河东则有新望族何家。

  汪家正为何家的不断扩张而感到头痛。

  于是,漳河的西边就有了一座云门塔,汪家修这座塔的用意颇为歹毒,要将何家牢牢地钉在河西。

  但何家岂能坐以待毙?他们的反击,就是在河上修起了一座弓型的乐成桥。

  从天空鸟瞰,乐成桥有如一张拉满的大弓,而云门塔则像一根锋利的箭,直射汪家聚居之地。

  这一切发生在公元1782年,也就是乾隆四十七年。当年瓦特发明了新的蒸汽机,西方的工业革命正在缓缓拉开序幕。但位于今日安徽黟县山中的碧山村无知无觉,心中惦记的仍是老祖宗,不同姓的村中家族,忙着修建各自的宗祠。

2012年11月2日 午间的碧山村2012年11月2日 午间的碧山村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230年。

  碧山村附近的宏村、西递因为拥有众多保存良好的古民居而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同时也成为了被围墙围起来收门票的村落,村口停满了旅游大巴。

  碧山村没有这种热闹,反而因此显得颇为落寞。

  碧山村人以养蚕和种植水稻为主业,留守于此的老人守着日益破落的老宅,某一年孩子回来结婚时,会响着鞭炮建起新居,然后一家人在短暂的团聚后,孩子会毫不犹豫地继续到黟县县城、黄山市区甚至更遥远的北上广生活。

  古民居越来越少,新房子越来越多。村中几乎难以见到年轻人的身影,偶然见到的,也是学画的学生来写生。

  黑瓦白墙之间,碧山村愈发变得无声无息。

  但这条不起眼的村子,却因为四个城里人命运的交织,而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改变。

  8年前,在西递村开有猪栏酒吧的郑小光、寒玉买下一栋清代老宅,将它变成了“猪栏乡村酒吧二号”。

  一年前,寒玉的年轻时的诗友欧宁、左靖在碧山买下房子,在碧山开始了一个几乎乌托邦式的“碧山共同体”计划,并将它变成了“碧山丰年庆”。来自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建筑师、摄影师、社会学家因此来到这条小小的乡村,村里的老人也第一次见到了外国人。

  此时,汪家鼎盛的时候的39间祠堂,现在只剩下两间。一间破落不堪,一间在未来将变成由欧宁介绍而来的南京先锋书店所办的“碧山书局”;何家何杰一的房子已经让开发商变成了“何府会所”,何杰仁的房子则变成了之前提到的“猪栏酒吧二吧”。

  汪何两家之争如同一幕俗套的黄梅戏,早已落下了帷幕。毕竟,两家的子弟不少早已移居到城市之中,没有必要再在意这小小乡村中的寸土之争。

  但关于碧山村的话剧,又正在上演。碧山如同一个小小的舞台,而乡村酒店的老板、策展人、艺术家、建筑师、设计师、摄影师、导演、纪录片小组、作家、文化学者、记者、志愿者、村干部、村民、农家乐的游客,都是这个舞台上的演员,各自扮演着或是隐居避世者,或是建设者,或是理想主义者,或是乡土文化保育者,或是过客的角色。

  黟县最近举行的摄影节,主题是“城乡交响曲”。碧山村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理想与现实交错的实验,一场关于城乡的艰难对话,一则乌托邦与梦的寓言,一幕讲述真实城乡关系的“城乡的话剧”。

[1] [2] [3] [4] [5] [6] [下一页]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