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旅游>新鲜旅攻略>正文

安徽祁门马山村:一部戏和一个村庄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2012年9月9日 00:21【评论0条】字号:T|T

  一部戏和一个村庄

  “人在看,也许妖魔鬼怪也在看。”因为马山村目连戏剧团前些天在新修的祠堂“破了台”,团长叶汉初这几天一直惴惴不安地筹划着尽快“斩一次妖怪”,否则他们会在村子里兴风作浪。在他看来,与其说目连戏是一种戏剧,不如说是一种乡村宗教仪式。中断了近半个世纪目连戏重新开唱,正成为断裂乡村的重建力量。

安徽祁门县马山村村民津津有味地在祠堂看戏安徽祁门县马山村村民津津有味地在祠堂看戏

  农民演员

  本刊记者来到牯牛降脚下的安徽祁门县历溪村,正是稻谷收割的季节,除了农历二月的采茶季,就属现在最忙。满眼金黄的稻谷,有的稻秆已经一捆捆码好立起,甚至已经焚烧过一遍地,准备种油菜了,四处弥散着一种火烤的香味。我们在田里找到正忙着收豆角的王秋来。因为两年前召集村里的几个老年农民恢复了目连戏,72岁的他去年顺理成章成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

  目连戏搬演自佛经故事“目连救母”,是一种“民众戏剧”。明中后期改变目连戏本的郑之珍正是本地人,他将故事背景放在不远处的怀砂村,戏本中所宣扬的儒释道三教教义更暗合了徽州的程朱理学文化基础。王秋来告诉我们,以前整个村庄都是戏台,台下看戏的随时被拉上台唱戏。演员常在村口的古樟树下化妆,再到古树林旁的嚎啕殿去杀鸡接五猖神,祭拜戏神。村内靠河边一块平阔的空地,曾是专门演戏的“戏坦”。太平天国期间,在戏坦上砍下了两颗人头,从此戏坦上再没有演过戏了。顺势而为的戏台有通往牯牛降的崎岖山路和连绵的树林,恰如目连去往西天途中妖魔兴风作浪的险途。

  目连戏也叫平安戏,还原戏,不能像一般娱乐戏剧一样随便演出,而类似一种宗教仪式,俗称“打目连”。“一种是定期的,以筹神谢祖、迎福纳祥,比如以往历溪村5年打一次,相邻的栗木10年一次。另一种是不定期的,如果何处人丁不旺,瘟疫流行,就要打目连驱邪避灾,或者在修族谱、建祠堂时打一次目连,筹谢被惊扰的祖宗灵位。”祁门县文史办主任倪群告诉我们。

草草组建的历溪目连剧团几个主角年龄都在60岁以上,演员只是他们农闲时的临时身份草草组建的历溪目连剧团几个主角年龄都在60岁以上,演员只是他们农闲时的临时身份

  按照传统,随着打目连时间的临近,全村都要开始沐浴斋戒,斋戒开始时间不同,有的村子提前1个月,有的村子提前10天,常常要到《刘氏开荤》那一出,才开荤。随着全村的斋戒而来的,是全面整顿村风。家家户户大扫除一番,禁渔猎,禁杀生,严禁赌博偷盗,强买强卖,打架斗殴等。演出前,村里还要贴上 “本村聚演,请诸神回避”的告示,以免犯冲,整个村子笼罩在隆重而肃穆的宗教氛围中。目连戏全本可以连续演上3天3夜,5天5夜,甚至9天9夜,往往在太阳尚未落山时开演,一直演到次日日出,俗称“两头红”。

  现在的打目连已和当初的表演形式大为不同,那些带有玄幻色彩的武打、杂技动作大多失传,而应该在夜晚村庄里四处上演的目连戏,也变成白天的舞台戏剧,起猖、跑猖早被列为封建迷信被禁。倪群说,如今目连戏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旧有的宗族和宗教土壤不在了,靠什么传承下去?

  王秋来的父亲和伯父都是目连戏名角。他说,他7岁时就跟着他们去四处演戏。农历二月采好茶叶就出去,一直要到冬天才回来。“父亲王永元善文戏,在戏班中演金奴,大伯王永康则以武场闻名,常常表演盘彩。盘彩是在两根木杆之间用3丈6尺长的布交织在一起,人就像一只大蜘蛛,在布条上不停翻转,并且做出各种高难度动作。风险高,回报也大,演出前要签下生死状,盘彩时用的杉木、杆头上挂着的铜钱、布匹,祭祀用的整鸡、猪头,通通要归演员所有。如果摔死,杉木和白布就用做棺木和裹尸布了。”

[1] [2] [下一页]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