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旅游>新鲜旅攻略>正文

宜宾古城:堕落的“万里长江第一城”(4)

来源:《环球人文地理》2012年8月22日 09:00【评论0条】字号:T|T

  记者手记:山坳上的宜宾

  前往宜宾李庄采访之前,我与北京“发现中国”项目策划人曲向东先生多次聊过这里,他向我介绍了一位朋友:杨西林女士。

小小的古镇,在战乱时期名噪世界小小的古镇,在战乱时期名噪世界

  杨女士的父亲杨志玖1941年由北京大学文科研究所研究生毕业后,到西南联大任教,1944年3月应傅斯年之邀,到板栗坳的史语所协助傅斯年编写中国边疆史清代部分。而她的外公,就是当年的板栗坳庄主张府武,他当年敞开家的大门,接纳傅斯年、李济、董作宾等洋洋数百知识分子。

  但李庄采访之后,我着实不敢告诉他们李庄现状。古镇千年皆能存,为何现今却如此蹉跎将死?

  李庄当年为什么会闪耀世界?国民政府首批81位院士,在李庄呆过的就有9位。只看李庄板栗坳的一处,1946年竖立的《留别李庄栗峰碑铭》一块石碑上落款的53人名单,便可领略当时当地人文荟萃的盛况。

雾气弥漫的竹海雾气弥漫的竹海

  那李庄为什么快要被历史遗忘?正如那块《留别李庄栗峰碑铭》,它只存在了不过短短二十年就被毁了,只留下一句“我东日归,我情依迟”的感叹在李庄破烂的房屋间流传。

  做完这次采访后,我们发现,已成为行尸走肉的李庄,仅仅是代表,与它一起走向堕落的,还有许许多多。在现在看来,古城宜宾的确正在经历一场黑色的梦——这样一座千年古城,就这样被折磨成“堕落天使”,这是不是中国古城文化的缩影?究竟谁应该对它的堕落负起责任?

  的确,城市在发展,有些事物也必须跟它一起发展。前人有问:天堂和地狱的间隔有多远?我想,对站在山坳上的宜宾来说,这就是一条划分了楚河汉界的鸿沟,一旦走错,就只能等待历史的淘汰与审判。(文/本刊特派记者 姚於   图/姜曦  伯言)

  点击了解更多精彩

    “性都”拉脱维亚:揭秘“欧洲曼谷”女多男少

    一女可侍二夫 实拍世界最“性”福的国家

  组图:90后空姐自拍生活照走红网络

  伊朗处女需破身后才能处死刑(组图)

  印度圣女 僧侣婆罗门长老的性奴隶

[上一页] [1] [2] [3] [4]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