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旅游>热点目的地>正文

鹰迷夫妻

A-A+2013年5月21日00:00 《deep中国科学探险》评论

  鹰迷夫妻

  他爱喝酒,别的爱好没有。一盆牛肉,那是鹰的,他喝酒只就咸菜。实在馋了,从牛肉的边上片下一块,只一口,还得给鹰留着。

  在父亲的“逼迫”下,到懂事时,赵明哲已是一个鹰迷了。父亲教赵明哲与鹰打交道,是从“熬鹰”开始的。熬鹰,就是把捕来的鹰驯成听人话的鹰。这种“熬”就是让人与鹰作伴,使它不睡觉。

  使鹰不睡觉,人当然也不能睡觉,所以熬鹰其实是在熬人。小时,父亲就寻找方法使赵明哲早起。早到什么时候呢?往往是半夜刚过,就被唤醒。

  开始,赵明哲受不了。小孩子都贪觉,半夜正是睡得香的时候。这时候父亲想了一个高招。

  那时,鹰屯屯口有一家老阚家,是油炸糕铺子。这家为了给出门上山和赶集的人炸油炸糕,往往半夜就开始捅炉点火。只要听到老阚家的风匣“咕哒咕哒”一响,爷爷、父亲还有二大爷往往就会喊:“明哲起来!”

  赵明哲揉揉眼睛问:“干啥呀?”

  “买油炸糕去⋯⋯”

  当赵明哲用筷子穿回一串儿油炸糕时,爷爷和父亲往往故意问:“油炸糕好吃不?”

  赵明哲说:“好吃。”

  父亲说:“好吃你就边吃边熬鹰吧!”于是从小爱吃油炸糕的赵明哲也就早早地当上了“小鹰把式”,开始了他的捕鹰、驯鹰、熬鹰的生涯。捕鹰的程序繁琐而细致,包括选鹰场、搭鹰窝棚、下网、蹲窝棚、拉网等。一只鹰捕到家,驯鹰便开始了。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人与鹰的对话

  在不知不觉中,赵明哲学会了爷爷的捕鹰经验、熬鹰手法和父亲的“摆床子”、“抠野鸡”这一套,但赵明哲也有他自己的“玩艺”,比如给鹰把食、用狗赶仗(轰赶猎物)⋯⋯

  给鹰把食这一套太复杂了。你要把不好鹰这口食,多好的鹰到你手也喂完了,所以人们管鹰把头叫鹰把式,其实应该是“鹰把食”,是指把握好鹰的饮食这个本事。

  一只鹰进了家,开始一定要饿到份。越是超过三斤六两以上的鹰一定要饿它三到四天。饿多了,膘下来再也上不去,没了飞力;饿少了,它发膘,从此不肯玩活(捕猎)。

  饿到什么程度才算到份?要看鹰毛和鹰爪。饿到份的鹰,胸脯上的毛扎撒开了,爪也长时间搭在杠上,懒得“歇爪”。这时开始给它进食。进食要爱护鹰的“嗉子”(胃)。春秋,要把肉片蘸上点凉水喂它,冬天要给肉片蘸上点温水喂。

  赵明哲还会使狗赶仗。一般猎手上山狩猎往往用人来赶仗,可是家里没人跟着,就一个人上山时,谁能替你赶仗?就只能用狗。

  用狗来赶仗,主要是发挥狗嗅物气味的本领。这时,必须要注意处理好鹰与狗的关系。在生活中,鹰和狗是互相排斥的。鹰把式的重要任务就是要设法尽量让狗明白鹰和它是一家,都是隶属于主人的。

  在野外,一旦狗发现了野鸡的气味,它便一头扎进山草和树林中寻味追踪了。这时候猎人也要赶紧驾鹰随其后奔上去。一见狗把野鸡轰起来时,猎人要立刻打开鹰腿上的开裆绊将鹰撒出去,同时要喝住猎狗。这是为了让猎狗知道,你的任务已完成了。

  赵明哲在家也不干活,每天就想他的鹰。不过,鹰捕到家后,他光喂鹰都喂不起。他家养3只鹰,每只鹰一天6两牛肉,一共一斤8两。一斤牛肉20几块,一天光鹰食钱就40多块。他爱喝酒,别的什么爱好也没有。可是一盆牛肉,那是鹰的,他喝酒只就咸菜。有时实在馋了,从牛肉的边上片下一块,只一口,还得给鹰留着。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站在老人手上的鹰,乖巧听话

  赵明哲的妻子郑秀珍今年60岁,土城子乡正通村人。说起她和赵明哲的相识,简直是一个有趣的故事。她18岁那年,上土城子乡亲属老阚家来串门,亲属就说,给你介绍个人(介绍对象)。

  她问,这个人是干什么的?亲属说,这家养鹰,祖祖辈辈传的。她感到挺新鲜,就同意去看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她4岁的鹰把头赵明哲。

  相亲那天,人来人往,都是乡下屯邻来串门。于是她也帮着赵明哲家干活,喂鸡,收拾院子,烧火做饭。下晌客人都走了,赵明哲走进来问她:“鹰饿着没有?”

  她气得一口气跑回了家,心里又气又恨:这个人哪!我在他家帮他干了一整天的活,他进屋不问我累不累,饿不饿,却只问鹰饿着没!

  哭累了,突然间她悟到,这是一个挺有特点的男人。他对动物那么好,那么关心,对人也一定不会错,嫁给他吧。于是不久,她就和赵明哲成了婚。

  现在,她已是3个孩子的母亲,两个儿子,一个姑娘,也都成家立业搬出去过了。家里就她守着丈夫,还有丈夫的鹰。丈夫还是一门心思在鹰上。家里的两垧地(合30亩),一切家务,都是她经管。丈夫只管鹰。

  有时别人问她,你嫁给一个捕鹰人,后悔过吗?她说,开始后悔。后来听别人讲,他从小吃苦,和老太爷学捕鹰,放鹰,并抓过狼,能捕不少鹰,于是觉出他是个能人,也就不后悔了。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

  猎鹰也有季节之分

  有时,丈夫上山拉鹰,家里喂鹰、驾鹰的任务就是她的。相比家务,她更把鹰放在心上。鹰在熬和驯时,每天都得驾。有时丈夫不在家,烧火做饭她都是驾着鹰去干,这已成了鹰屯女人的“绝活”。

  有一次,大女儿红霞从城里回来,―看鹰在屋里尿了一地,就气得想把鹰扔出去,于是她就劝女儿:“这是你爸的心上物,别给他动。我收拾,又用不着你们!”

  她把家里的一切活都揽在身上,就是为让丈夫一心一意去琢磨鹰的事。不过,她也有委屈的时候。

  很多次,赵明哲从山上回来,不问她累不累,先问他的鹰喂没喂,驾没驾。有时鹰没驾好,或把一两根鹰毛折了,他就骂她,气得她一顿哭。

  看她哭了,他也上火。之后,他一边喝酒一边劝她说,我不对了,不该打你骂你。把你弄出病来,咱们这个家也没法过。可是,你也该想想我。我这么大岁数了,弄一只鹰容易吗?每天一出就几十里地,多大的毅力呢!说得她也只好转哭为笑。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