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安徽第143期
守护天使

在合肥市二院新区产科二楼二病区的走廊上,8岁的谈子跃将头轻轻地靠在妈妈枕边,用自己的小手拉着妈妈的大手,轻轻地揉着妈妈手背上打针产生的淤青。近一周来,这个身着一身旧衣、有着一双黑亮眼睛的女孩,一直住在医院的走廊里,守在病重的盲人妈妈身边,打饭洗衣,喂妈妈吃饭,帮妈妈擦身,夜晚就蜷在空置病床的一角,从未离开。她的不幸与懂事,让病区的病人家属以及医生护士都为之心疼。

揪心:盲人妈妈怀二胎生命垂危

8岁的谈子跃,家住在肥东县石塘镇北村。谈子跃的爸爸谈圣建今年50岁,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黑瘦的脸庞上被生活刻满了艰辛。而谈子跃的妈妈梁燕芝,今年38岁,是一名盲人,并伴有精神类疾病。三亩农田,是一家人的生活所系。然而,在两年前,谈圣建突然晕倒在自家田里,并检查出患有心脏病,需要手术治疗。想到家里拮据的条件,谈圣建带着七拼八凑的钱缴清了医院的费用,就独自出院回家了。但他也失去了劳动能力,随时会晕倒,从此,一家人只靠几百元的低保勉强度日。

今年2月初,妻子梁燕芝意外怀孕,谈圣建犯了愁。“我们这个家实在养不起孩子了。”可是,一穷二白的家里,实在付不起手术费用。谈圣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妻子的肚子一天天大了起来。

7月27日中午,谈圣建清晰地记得,自己煮了一锅茄子,妻子和女儿正围着茄子吃饭时,妻子突然捂着肚子大声喊疼,女儿谈子跃也吓得不知所措。谈圣建拿着家里仅有的500元钱,借了一辆电动车,带着妻子到县医院就诊。县医院经过检查后,又将梁燕芝紧急转到了合肥市二院。而8岁的谈子跃一直跟随在父母身后。

感人:8岁女儿坚守医院走廊照顾病母

如今,梁燕芝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她常常紧闭着眼睛,一动不动,一言不发。“她真的是闯了趟鬼门关。”市二院产科二病区护士长孙尚绘仍然记得梁燕芝危急的程度,“因疤痕子宫破裂,导致六个月的胎儿在腹内死亡,盆腔积液,腹腔大出血……”

而8岁的谈子跃,则一直看守在妈妈的床边。爸爸身体不好,兜里揣着速效救心丸,随时都会晕倒,谈子跃主动帮爸爸挑起了照顾妈妈的重担。

隔壁床的病患家属张女士对这个才8岁的小女孩佩服不已。“别看她瘦瘦的,年纪小,每天都自己一个人去打饭打水,还主动给妈妈喂饭喂水。”

医院提供的开水瓶需要交押金。谈圣建舍不得花每一分钱。他从家里拿来了大玻璃瓶。每天早中晚,谈子跃就抱着大玻璃瓶去打水。打完水后,玻璃瓶从上到下都滚烫。谈子跃只能用瘦小的两只手,紧紧地抱着玻璃瓶顶端,飞快地从水房跑到病床前。

 因为舍不得花钱,谈圣建每餐只买一份饭。谈子跃总是先喂妈妈吃。有骨头和鱼刺的时候,她就一点点将骨头和鱼刺挑出来,把肉捣碎,一点点放在妈妈嘴里。每天晚上,谈子跃还端着沉重的大盆,打上冷水和热水,调好水温后,在爸爸的辅助下,一点一点给妈妈擦洗身子。一有闲空,她还给妈妈揉揉肿胀的手背,捏捏很少活动的手脚。

欣慰:艰苦的环境中依旧保持开朗

没有洗澡卡,在妈妈住院近一个星期的时间里,谈子跃没洗过澡。身上的换洗衣服,还是好心人送给她的。为了省下10元的床位费,深夜后,爸爸和妈妈挤在病床上,而谈子跃则哪里有空铺,就在哪里将就睡上一觉。

可能是生活太艰苦,谈子跃病倒了,一只耳朵生疼。好心的医生给她看了下,才发现谈子跃得了中耳炎。医生给谈子跃拿了药。谈子跃很乖,药很苦,每天三顿她都自己默默地把药吃掉。

与同龄的孩子比起来,谈子跃的生活很艰辛。然而,谈子跃却一点也不内向,更不自卑。相反,她开朗又乐观。“每天走路的时候都连蹦带跳的。”这是隔壁病房的病人对谈子跃最大的印象。每次打完水后,她都会揉揉自己的指尖。“有点烫,不过没关系,一会就好了。” 在2楼病房的走廊里生活了一个星期,谈子跃说,她并不觉得孤独。“这里有好多的小弟弟小妹妹。”她总是踮起脚尖,探头看看病房里那些刚出生的小婴儿。

无奈:妈妈的医药费至今没凑齐

得知一家人的困境,食堂的阿姨受护士长的嘱托,每次看到谈子跃来打饭,总是会多给一点饭菜。临床的病人家属都十分心疼这个瘦小的小姑娘。家里带些好吃的饭菜,也会分一些出来。善良的护士们,也会偷偷地自掏腰包,给谈子跃买些吃的。

一袋小零食,让这个小女孩高兴了许久,蹦蹦跳跳地在走廊上来回走着。然而,看着身边病床上的病人们,收拾着东西,兴高采烈地出院时,这个瘦弱的女孩扑闪着大眼睛,注视着别人渐行渐远的身影,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中:“别人都回家了,我们什么时候也能回家?”

可是,对于孩子天真的询问,谈圣建却苦楚地说不出话。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告诉孩子,妈妈的医药费还无着落。从家里带来的500元钱杯水车薪。为了抢救妻子,谈圣建打遍了亲友电话,才筹到了4000元钱,如今也早已经花完,还欠下了医院7000多元医药费。“家里的亲戚都借遍了,实在没地儿借了。”谈圣建拿着一个笔记本,上面写着自家的借款,从几百到几千,密密麻麻。

刘晓平/文

守护天使

摄影:虞俊杰 唐兆刚 编辑:陈晨

在合肥市二院新区产科二楼二病区的走廊上,8岁的谈子跃将头轻轻地靠在妈妈枕边,用自己的小手拉着妈妈的大手,轻轻地揉着妈妈手背上打针产生的淤青。近一周来,这个身着一身旧衣、有着一双黑亮眼睛的女孩,一直住在医院的走廊里,守在病重的盲人妈妈身边,打饭洗衣,喂妈妈吃饭,帮妈妈擦身,夜晚就蜷在空置病床的一角,从未离开。[查看组图]
新浪安徽新闻频道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