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事件:安庆85岁老太“卖房养老”

  安庆一位王老太今年八十五岁,由于视力衰退,行动不便,生活不能自理,被送进敬老院养老。敬老院入院费用每月高达4000元,王老太遂诉至法院要求三子女每月各支付1000元赡养费。由于子女无承当能力,法院最终建议卖掉王老太的一间门面房,采取 “卖房养老”的方案,并最终得到子女们的同意。
“以房养老”成为部分老人的无奈之选

何为“以房养老”?

“以房养老”也被称为“住房反向抵押贷款”或“倒按揭”,是指老人将自己的产权房抵押给金融机构,以定期取得一定数额养老金或接受老年公寓服务的一种养老方式。

合肥曾有银行推行“养老按揭”

早在2011年,中信银行合肥分行就已推出“养老按揭”业务,年满55周岁且身体健康的市民即可申请,年满18周岁的法定赡养人也可办理。

每月发放的养老金最高可达2万元,累计总额不得超过房产市值的60%,最长发放年限为10年,每月中信银行会自动将养老金打到“信福年华卡”上。抵押期间,房屋可以居住或出租,但出租年限不得超过抵押年限。待解除抵押后,房产便可转让、赠与或继承。但目前此业务似乎已处停滞状态。[详细]

“以房养老”不如“买房养老”

卖掉价值300万的房子够养老吗?

卖掉价值300万的房子够养老吗?

有一位北京的网友发微博称,“上个月把房卖了,300万,一半买银行理财产品,一半存活期通。平均一个月一万多的利息,足够我租房、旅行、阅读……是时候要为自己活着了!”

留言中,还算了一笔账。150万存活期通×4.2%年化收益=63000元。150万存银行固定期理财×5%年化收益=75000元。每年138000元的收益,月均11500元。该机构形容该方案为“给自己更自由的生活”。

但也有网友认为,15年后,这300万可能只相当于现在30万的购买力。另有网友计算了一下,月均收益11500元减去在北京租房花销还剩五六千,一年才比卖房前多收入六七万。房租年年涨,剩下的钱去趟远点的地方旅游都不够,为了这点儿收益彻底放弃未来几年的通胀收益太不值了。

“以房养老”不如“买房养老”的五大理由

一、抵押房屋需要承担额外的融资成本,所获资金较之房屋本身已大大缩水。老人在抵押房屋过程中,不仅要承担评估费用,还将被银行、保险公司赚取利润,所抵押房屋的价值已大大缩水。换言之,老人在以房养老的同时,还在一定程度上“养”了保险公司、银行等机构。

二、房屋抵押所获资金偏少且分期获取,难以真正提升老人生活品质。按照国务院意见之“以房养老”办法,老人抵押房屋后,将定期、分期获取养老金。这样,老人每次获取的养老金偏少,过惯了节俭生活的老人,一定不舍得改善自己的生活。故此,抵押房屋养老难以真正提升老人生活品质。

三、卖房养老才能令老人获得自己前半生付出的合理回报。很多老人,辛苦大半辈子只剩下一套房子。在其养老阶段,若采用抵押养老的方式,意味着其前半生辛苦付出,在晚年时仅获得每月可怜的养老金,其大半辈子辛苦努力,还得被银行、保险公司、子女分去很大部分。

四、卖房养老,利于杜绝老人百年后的遗产纠纷。老人卖房养老,则老人完全可以合理支配自己的卖房所得,养老所剩现金才是留给子女的遗产。而较之房屋,现金遗产要好分配得多。

五、卖房养老,利于增加房地产市场供应,促进房地产业健康发展。据相关资料,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我国60岁以上的老年人将突破两个亿;2025年,这个数字会突破3亿。这么多老人所拥有的房屋数量是相当可观的,如果提倡卖房养老,将在很大程度上增加房地产市场供应,利于促进房价合理回归,促进房地产业健康发展。

中国养老未雨绸缪才能老有所依

  在中国现有的养老制度下,不论是“以房养老”还是“卖房养老”都是一种简单、粗暴的养老方式。中国的养老制度可以向日本、欧美等国借鉴,不断地探索最适合老人的养老体制,中国养老未雨绸缪才能老有所依。
中国养老何时才能老有所依?

中国养老的当务之急是做好“顶层设计”

日本早在1963年就推出了倡导保障老年人生活的《老人福利法》,1982年出台了《老人保健法》全面推广老人保健设施。随着老龄化的日益严重,2000年4月日本开始实行“看护保险制度”,要求40岁以上的被保险人为了今后得到看护,要缴纳一定的保险金,当被保险人接受看护时只需要承担看护 费用的10%即可。

日本在不同时期的居住政策主导老年住宅的发展,日本老年住宅无论是住宅还是看护服务,一开始都是由国家政府机构来进行投资建设营运,随后大部分转为 由民间企业营运。从老年化人口比例上看,中国的情况与1985年的日本相仿,皆为刚刚进入老龄化社会阶段;从养老地产发展阶段看,尚未开始起步。可以说中 国养老住宅产业落后日本至少20年。

中国老年学会学术部主任、研究员陶立群认为,以房养老可以作为养老的一种补充形式,但作为主要方式肯定不可取。社会学专家郭簃认为,中国养老当务之急是从政府和全社会的角度进行“顶层设计”,建立健全相关法律和制度,营造与之相配套的完善的法治环境。

中国社会对老龄化的到来还没有做好准备,“以房养老”“卖房样老”都不应成为应对老龄化社会的主要手段,只有不断探索,适应老人的需要,才能见招拆招应对老龄化大潮。

  
  GANK中的裂魂人:以房养老是歪曲人性伦理道德的助推器,是现行社会道德沦丧的遮羞布!卖房养老才比较贴切!
  @吴其伦:以房养老变相鼓励年轻民众为高房价埋单,降低民政保障部门的保障责任,容易令无房老人滋生不满情绪,从而激化社会矛盾。
  公共政策研究_肖俊:必须纠正居家养老、以房养老政策的价值错位,回归政府为主、社会为辅的养老模式上来。
电话:65897534
微博私信:@新浪安徽 @安徽身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