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一民政局“限号”离婚 合肥尚未出现

   近日在西安市长安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记者询问工作人员当天还能否办理离婚。工作人员给了记者一张《离婚登记须知》说:“今天办理不了,我们每天只办10对,要离婚明天早上八点半来拿号。”。据称婚登处根据每天来办理离婚家庭的数量发号码,最多一天发15个号,最少一天发10个号。工作人员表示,这样规定一方面是为节约当事人的时间,而最主要的是,留出点时间让夫妻双方慎重考虑,尽量让离婚的夫妻少一些,再少一些。记者从省城各大婚登处了解到,合肥尚未出现“限号”办离婚的现象。 [详细]

西安离婚“限号”引热议

   西安长安区民政局从2012年3月起,办理离婚每日限号10到15个,排完不再办理。
   有律师认为,一次能办完的事,排号或需要两三次办理,增加了离婚当事人的负担。《婚姻法》有婚姻自由的规定,不要因“限号”干涉当事人婚姻自由。长安民政局婚姻登记处主任蔺文辉表示,民政部门不会干涉或阻止夫妻双方办理离婚,采取“限号”措施,是希望挽救一些气头上冲动离婚的家庭。因为有的夫妻虽然排了号,最终有时间冷静思考,没来办理离婚。

专家认为:“限号”离婚 初衷良好于法无据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门亲。采取“限号”办离婚,借以挽救一些冲动离婚的家庭,这种做法的初衷毋庸置疑。但一刀切的限号,有变相限制离婚自由之嫌。
   对于“法无授权即禁止”的公权力来说,限号办离婚显然有点越界,有干涉私事之嫌。其实,要阻止一些冲动离婚的家庭,不如多点调解机制,让一些有经验的人员充当“和事佬”,跟那些想要离婚的夫妇们好好谈谈,同时也让夫妻俩有一个坐下来好好谈谈的机会,旁观者的意见和劝解,效果未必比单纯地靠限号来拖着差。

正方观点:西安长安区“限号”离婚可行

   俗语说,劝和不劝离。到民政局办理离婚的夫妇,不乏也有些是因为小事情而冲动的。“限号”,确实在一定程度上给办理工作增加了负担,但是,对于冲动离婚的夫妻来说,两三天的办理过程实际是个很好的冷静时机。
    一项新的政策或措施,在推进的过程中,势必会遇到很多“阻力”,对于这些“阻力”,自当取其精华去其糟粕。“限号”离婚也正应如此,在面对反对之时,不能立即退缩,而是充分吸纳反对意见中好的建议,在办理过程中进一步细化举措,让“限号”更加科学有效。

反方观点:离婚“限号”背后是行政干涉婚姻自由

   伴随着社会的进步,中国的婚姻法在强调婚姻自由的基础上,突出的恰恰是结婚与离婚双向选择的自由。在对婚姻的选择上强调的责任与权利,政府也好、他人也罢,本身是无权干涉的。
   “一天最多发15个号”的离婚“限号”行政命令,显然与现行的婚姻法关于婚姻自由的规定相悖。与其民政局离婚“限号”,不如规定离婚需经家属或社区签字同意,总之都涉嫌干涉婚姻自由,多此一举,反而让人以为是基层民政部门以此为借口出台懒政措施,反正一天最多办15宗离婚,这样工作变得更轻松,反正郁闷的是来办事的老百姓。

建议:离婚“限号”不如增加服务

   虽然不能说离婚率的下降和“限号”有直接关系,但当事方的初衷无可非议,无非是要让离婚的人因此冷静下来,挽回那些原本就可以不破裂的婚姻,在“闪婚”“闪离”已经司空见惯的现在,可谓用心良苦。
   在冲动中离婚的人,冷静之后,都能发现对方有值得留恋的地方,只是双方没给对方端详和思考的机会,民政部门的作用应该在这里。现在的结婚登记,除了注册之外,还有结婚宣誓仪式,民政部门甚至鼓励新婚夫妇,在登记现场交换信物,感恩父母,全家合影等,无非是烘托婚姻的神圣,强调双方的责任。离婚同样需要这些,至少可以通过设立离婚仪式、程序等服务,提醒双方冷静,和离婚“限号”这样的简单方式相比,“离婚服务”更符合人性。
张天蔚:“限号离婚”是在“冲动离婚”高发,而法律又没有相应规定时无奈出台的“土办法”。由民政机关在法外对离婚申请人为设置障碍,总是难逃“合情、合理但不合法”的批评。真正的出路,在于尽快启动修法,对离婚申请设置“冷静期”,以期在法律框架内为减少冲动离婚予以必要的引导。
电话:65897534
微博私信:@新浪安徽 @安徽身边事
专题制作:@汤圆和饭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