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省份调整高校学费 三问高校学费上涨

   物价上涨了,高校学费跟着涨,维持高校的办学需要经费,似乎也说得过去,但是,这几年一些高校曝光的腐败事件,一些人贪污基建费用,还有的骗取科研经费、将科研费用私自挪用,请问,高校的经费真的全部花在刀刃上了吗?李克强总理强调,政府部门要过紧日子,确保人民群众过好日子,五年内各地不得新建楼堂馆所。那么,是否可以把本来用于新建楼堂馆所的钱投资到教育上呢?还有,这么多经费投入下去了,高校的教学质量提升了吗?清华大学前校长梅贻琦曾说,“所谓大学者,非谓有大楼之谓也,有大师之谓也”,高校的教学质量、科研实力没有多大的提升,高校上涨学费的口气还有多硬? [详细]

释疑:学费调整需要哪些步骤

    与外省保持同步也是业内人士分析安徽高校将上调学费的原因。“全国都涨的话,安徽不可能不涨的,这是一个全国性的问题。”虽然之前教育部表示,省属高校上调学费是各省自行决定,但是在全国一片“涨”声中,业内人士分析认为安徽高校涨学费的日期也临近了。如果上涨学费,最关键的是进行学术培养成本核算,要按照不同项目,详细列出具体的成本金额。然后对比以往的成本,换算出近些年来成本上涨的幅度,这一成本是多少,并非某一部门说了算,而是根据一整套数据,由专业机构进行核算的。
   在涨价之前,物价部门都要进行听证,听证需要公布所有核算的明细,以让社会监督。涨幅多少和高校所在省份的经济状况、财政投入以及高校的运转都有关系。安徽省并非经济发达省份,但财政对高等教育投入所占比例并不低于外省,因此未来大涨出现的可能性不大。

“涨学费”或陷入恶性循环

   就目前而言,高校的办学成本本就是一笔糊涂账。很多人想当然地以为把高校的总花销与高校在校生人头数相除得出生均成本,再跟学费相对比来说明高校负担沉重,这实际上混淆了视听。
    靠“涨学费”来填补高校办学的“入不敷出”恐怕会陷入恶性循环。有知情人士透露,一些高校的办学经费支出是一笔“糊涂账”。对中低收入的家庭而言,“学费”是考生衡量报哪所学校、哪个专业的重要指标之一。一些实力不足或冷门的学校、专业,涨学费之后可能会面临更加严重的发展困境,甚至出现门可罗雀的局面。

贫困生如何应对学费上涨

   高校“涨学费”对中低收入家庭冲击较大,给本就困难的家庭带来更大负担。在学费一片涨价中,寒门学子怎么筹集上涨的学费,能不能成功去上一所好大学,会不会因为高学费而被挡在理想大学门外?江苏省教育厅要求,必须将增收的学费按规定比例,全部用于家庭经济困难学生资助,继续做好勤工助学、特困补助和“绿色通道”等帮扶工作。
    涨价地区的贫困学生能否上得起学是公众关注的焦点之一。教育部财务司负责人称,在严格落实国家现行各项资助政策的同时,涨价省份均要求高校从学费收入中提取经费,加大学生补助力度,“保证不发生因为学费上涨导致家庭经济困难学生上不了学的现象。”

高校经费需有效论证和监管

   1999年高校扩招后,大部分高校都开始扩建新建校区,一系列的大拆大建大部分是通过贷款来完成。虽然各省都出台了一些偿还贷款的补偿办法,但各高校仍负担大量贷款。部分高校行政机构庞杂,行政人员众多,行政开支大。一些学校追求形象工程和政绩工程,建豪华校园、景观大道,铺张浪费。特别是科研经费浪费惊人,经费使用缺乏有效论证和监管。
   首先,学生没有必要承担近年来越来越热的学校高楼基建费用,这也是很多高校债务的最大组成部分,许多高校基建工程本就是高校领导错误政绩观、不考虑学校财力、一味急功近利的产物。其次,各高校官僚机构臃肿不堪。有个形象的说法是“校长一走廊、处长一礼堂、科长一操场”,对于作为教学机构的高校来说,这又有多少冗员?再有高校“三公”支出不透明、学术科研经费监督体制不健全,高校常有将科研经费挪作他用的丑闻曝出之类的因为高校财务支出机制不健全、财务管理混乱等问题产生的不当支出都要摊到每个学生头上,费用还怎么低得下去?
雷钟哲: 高校学费要涨,就得涨得明明白白,整个过程透明公开,尤其是幅度较大的上涨。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要求,逐步把学校所有经费收支情况,向师生、社会公开,主动接受监督,保障学生家长对财政经费、学费收入等经费使用情况的知情权,保证教育经费从分配、使用到评估都运行在阳光之下。
电话:65897534
微博私信:@新浪安徽 @安徽身边事
专题制作:@城市孤烟L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