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新闻事件

   公交车已经行驶到快车道,一位老人突然要求下车,司机拒绝开门却遭老人一顿棍打。近日,合肥21路公交车司机俞修平遭到这件“委屈”的事情,公交十车队表示,将会为司机颁发“委屈奖”。[详细]

公交公司早期设立“委屈奖”奖的是服务不是委屈

   公交公司“委屈奖”的设立,其实是考虑到公交行业的特点提出的,公交公司希望借此提倡,即使无主观过错,面对冲突,司机也要让乘客。而“委屈奖”的存在,就是希望能够通过用现金的形式对司机予以肯定和安慰。

   从本质上讲,设立“委屈奖”的举措至少表明,“司乘”关系中,“司”者一方做出了主动礼让的姿态,也表现出了构建和谐司乘关系的诚意,此举无疑有助于全市整体公交环境的改善、提高。

   公交车是城市文明的窗口,但在公交车这一方小小的“社会”中,司乘矛盾时有发生,已经成为影响公交环境的一大难题。俗话说,“常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人总有烦躁的时候,乘客有怨气,司机也有苦恼,司乘矛盾往往因此而激发。此中诱因种种,不一而足,既有误会,有公交司机缺乏行业自律,也不乏部分乘客文明素质不高所致。

   司乘和谐关系的构建以及公交环境的改善,必然是一个长期和短期措施共同作用的过程。从长远而言,其有赖于公交事业的整体发展,诸如公交服务质量提高,市民文明乘车意识的普遍提升,并在此基础上形成公交发展的良性循环;而短期而言,则必须有一些得力的措施,以收立竿见影之效。设立“委屈奖”无疑即是其一。

   2014年7月16日,绵阳市公交公司给11名公交驾驶员及监票员,获颁了“委屈奖”。他们面对无理取闹的乘客,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公交公司的本意是为了更好的调动职工的积极性和服务质量,可在调查中,更多的司机需要的不仅仅是“委屈奖”。[详细]

“顾客是上帝”的观念扭曲了司乘之间的关系

“打不还手,骂不还手”也并非是高尚品格

   如今“顾客是上帝”的说法,的确让某些消费者自感身价百倍,似乎做任何事都理所应当。在整洁的车厢里,随地扔垃圾,心情不好或是遇到不顺心的事就骂人打人,公交司机还要忍受“你就是干这个的”的讽刺。据统计,随着消费者维权意识增强,服务行业居然成为名副其实的弱势群体。

   “委屈奖”的设立似乎在肯定这样的讽刺,“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就是公交司机去要做的,那么“委屈奖”的底线究竟在哪?

   7月4日,因为没有及时下车,身高1米8的大汉打了公交司机蒋云其几十拳;7月12日,一女乘客要求调高车内温度,被其他乘客拒绝,女子喊来母亲对公交司机孙树奎拳打脚踢。[详细]

   从这两件打人事件来看,公交司机本无过错,却忍受着司机无理得到打骂,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难道就因为公司“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规定吗?

   “委屈奖”可以规范公交司机的言行,可乘客的言行也需要有法律作为约束,因为公交司机肩负着特殊的使命,对公交司机的保护也是对所有乘客的保护,司机的安全关系到车上乘客的生命安全。如果肆意纵容一些乘客无理甚至暴力的行为,整个车厢内乘客的安全都无法得以保障。

委屈奖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无礼行为需要全社会来制约

   2011年2月25日十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表决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修正案(八)》(下称刑法修正案(八))第二十二条规定了“危险驾驶罪”。应当看到,危及公共交通工具的安全,危害性往往更大,因此,应当通过司法解释等形式明确规定,对于干扰公交司机驾驶并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应当按照刑法第114条、第115条的规定,以“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追究刑事责任,并对此种情况的定罪量刑作出明确具体的规定。

   其次,这样的严厉规定应当在公交车内的显著位置进行提示,让所有乘客都了解到司机的不可侵犯。

   第三,在驾驶工作受到干扰或威胁时,应赋予司机随机处断权。公交司机可以临时决定停止行驶并报警处理。这样规定有时虽会耽搁乘客一些时间,但可以有效培养乘客保护司机的意识,促使大家同肆意干扰司机的行为作斗争,从长远和整体上看,不但更利于乘客安全出行,或许还更能为大家节约时间。
郑梓锐:在公交司机一方表现出应有的行业自律面前,乘客任何超越底限的过激行为同样是不能容许的。
电话:65897534
微博私信:@新浪安徽 @安徽身边事
专题制作:@陈酥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