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收麦的季节

 

刘大爷家住阜阳市颍泉区文集镇段庄村孙庄,儿子媳妇都在城里教书,每年麦季都会回家帮着收麦,今年的麦收也不例外。为了让城里长大的孩子去乡下接接地气,我们一大早4点半起床,和朋友一家一块开车去乡下收麦。

 

5点半左右我们一行就赶到了刘大爷家,之前天气预报说有大雨,因此到了刘大爷家之后,我们没有做太多的停留,想着要在下雨之前抢收一小块不能用收割机割的麦地,便跟着刘大爷骑着电动三轮车前往要收割的麦田。

 

谁知今天的天气给足了我们面子:湛蓝的天空中白云悠闲地散着步,金色的麦浪间或几株高大的白杨树,在蓝天白云的映衬下分明就是画里才有的风景。在这种大色块鲜明的对比中,想象着法国画家米勒那幅著名的《拾麦穗的女人》的画面,禁不住挥镰收割的兴奋,我们开始收割那些金色的麦穗。

 

初夏的淮北平原,清风拂面,淡淡的青草味道和着麦子特有的香味,很是怡人。尤其对于我和孩子这种第一次割麦子的人,很是亢奋。女儿更是在麦田里撒着欢儿地释放着她的好奇和兴奋,挥动着镰刀做出各种搞怪的姿势,对于她而言,劳动就是一种在城里无法体验的快乐。

 

太和午收时节 寻找儿时的记忆

 

和从城里第一次来乡间收麦的人不同,阳光对于割麦的场景有着自己专属的记忆。

 

城市的喧嚣一直噪杂着生活的宁静,总渴望一种回归自然的清新。于是,午收时节,骑着单车来到久违的乡下,感受那袅袅的麦香和午收的繁荣景象。

 

现在的麦场越来越轻松,越来越省力。只见麦田里联合大型收割机,完全替代了人工的收割和打场,机声欢唱,轰轰隆隆,亩把的麦地被收割机几个轮回就一扫而清,麦秸、麦茬、麦子一律分明。于是,丰收的喜悦荡漾在收获的笑脸上。

 

在记忆中,每年一到麦收,农民们就开始准备午收的器具,什么镰刀,木锨、扫帚、摞耙等一一俱全,然后找片空地,用石磙叽叽呀呀的开始碾成一块打场晒粮的晒场。用镰刀割麦子,我是深有体会的,童年时代,家里尚有几分地,每到这个时候,我就会陪着父母亲,抄起镰刀,小心翼翼的割着麦子,那留下的一行行麦茬恰是对成长痕迹的一个铺垫。

 

而今,眼前的景象无不令人感叹,时代的步伐造就了改革的欣喜,收割、脱粒一体化的割麦,减少了劳动力和缩短了麦场的时间。

 

新浪安徽新闻频道出品 文/@小徽猪_ayf @阜阳热线阳光 编辑制作/陈晨 曹大超

新浪安徽首页 | 新浪安徽新闻频道 | @安徽身边事 | 专题制作:@陈酥酥 | 设计:@程小瞬 | 栏目联系电话:0551—65897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