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是什么把林奕含推向了死亡?
在林奕含死后,林家父母说出真相,直言女儿的死因并非抑郁症,而是被补习老师性侵后的创伤,并称女儿写《房思琪的初恋乐园》的目的,是希望社会上不再有第二个房思琪。
但看过林奕含死前访谈的人,会发现林奕含之死并非归结给老师的罪恶之手就可了结。因为在这个悲剧中,性侵只是不幸的起点。
如果在悲剧发生后有父母介入,事情并不会是今天的走向。但遗憾的是,在林奕含之后的成长过程中,对于她所受的身心伤害,父母的反应是忽略甚至回避。
譬如,林奕含曾向母亲求助:“我们的家教好像什么都有,就是没有性教育。”但母亲只是很诧异地回复:“什么性教育?性教育是给那些需要性的人的。” 此后,林奕含又曾委婉地向家人求助过,但母亲却说,师生恋是“女生自己发骚”。
中国式教育中确实存在性教育缺失的情况,但当孩子提出问题后依旧无视,致使孩子选择用“自己爱老师”进行自我麻痹,这样的家长已经失职。而林母对“师生恋”的错误表述,更是将“受害者”林奕含,说成了过错的“参与者”。
这样的扭曲,对林奕含而言无疑是更深层的伤害。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她患上抑郁症后,即便定期看精神科医生,医生对她心理状况的评估却一次比一次更严重——从“你是经历过越战的人”,到“你是经历过集中营的人”,以至“你是经历过核爆的人”。
按理说,有专业人员的介入,她的情况应该向好,但没有亲人的理解,没有情感的交流,加上施暴者逍遥法外,是非观长期扭曲,她的痛苦根本不可能消减。
父母之爱该是什么样?
父母是保护者,更是教育者。但可惜,林家父母的这两重身份都是缺失的——从13岁至自杀前的那么多年,林母一直把“被性侵”视为女生的奇耻大辱,暗示女儿“说出来就没有自尊”。可以说,林奕含的心理重压,很大一部分也来自这种扭曲的价值观。
人的一生中都难免遭遇不幸和痛苦,也会本能地向周围的人寻求帮助。“求助”的意义,除了通过外力帮助自己从具体经历的事件中解脱出来,更在于建立重新看待世界的方式。
但在林奕含那里,她因为遭受性侵得了抑郁症,因为抑郁症两次辍学,“失去了健康、亲情、友情、爱情以及自己想要的大学文凭”,这一切对于一个从小就优秀的孩子而言,已经是很大的痛苦。而她的求助,又一直不曾获得回应,到最后抓住了文学创作这根“救命稻草”。
只可惜,痛苦已然太深,哪怕她把自身的“煎熬”分散到了小说中4个不同的角色身上,她还是没能走出阴影。只能说,在长达10多年的时间里,她早已在默默的精神纠结中千疮百孔。
性教育不能有羞耻感
当我们无法改变环境时,我们可以做的就是对孩子进行更好的教育,包括人格教育和性教育。性教育,在当下始终有争议,此前的“教科书事件”相信大家还都记得。
如何进行有效的性教育?专家们都有自己的看法。北京林业大学性与性别研究所所长、著名性教育专家方刚此前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建议,父母应该成为孩子性教育的第一任老师,好的性教育可以在共同沐浴中成长并了解差别。
方刚强烈建议家长和自己异性的孩子共同沐浴,在浴室中赤条条的可以清楚地看到对方身体的差异,小孩子就会很自然地询问一些关于身体差异的问题,这就是一种教育。按照国际性教育的经验,到有一方觉得不舒服的时候,这就是共同沐浴该结束的时候。方刚在性教育上所倡导的赋权理念并不是不管孩子,而是鼓励孩子成长,并把选择权交给他们。
对于很多人而言,“共同沐浴”有点难以接受。的确,性教育其实并没有一种绝对正确的方法,很多时候是需要因人而异。吕静淑认为,教育的方法多种多样,不管用哪一种,教育者本身不能感觉“羞耻”。
现在的性教育读物中,阴茎、阴道、自慰等,都是常见词。如果教育者在说到这些时,也扭扭捏捏,感觉不好意思,那就不要教。这种扭捏,反而会让孩子有幻想。事实上,这也是父母教育子女时最常见的尴尬。吕静淑建议,如果实在无法说出口,那性教育也可以换一种方式。最终的目的,就是要让孩子知道自己“身体的界限”,哪些地方是不可以被外人碰的。
需要强调的是,除了性教育,人格教育也很关键。可能父母不知道该如何与孩子谈论“性”,那就让孩子学会尊重。
我们是不是能做点什么?
林奕含在专访视频中不止一次地表达,她不可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日常生活中,房思琪式的悲剧同样在上演。很多父母得知孩子受到侵犯后,第一反应也是为了所谓的面子选择沉默。这种做法看似保全了名誉,却可能让孩子一辈子陷于阴影。
为什么对孩子的教育中缺少自我保护?为什么悲剧发生后,成人世界的“面子”是非不分?我们明明知道,被性侵的人是受害者,却反而担心这成为自己孩子人生的污点,从而放过了施暴者。
很多都表达了这样一种困境:孩子没有错,但因为阴影深埋心底,他们经常会陷入到“为什么是我”的自我审判;老师有错,但因为没有人站出来,也就失去纠错的可能。还有什么比这更具有杀伤力的呢?
林奕含悲剧的起点在13岁,但走向死亡的路又走了13年。这正是要告诉我们所有人:错误固然可怕,但不及时纠错更可怕。
不管是个人还是社会,一旦失去了纠错能力,长期处在歪曲的价值观中,注定一次次重复悲剧。
而如果学会纠错,也许一切本都不会变得那么糟。
事情已经发生,结果已然注定,孰是孰非显然不那么重要了。“逝者长已矣,生者如斯夫”,重要的是我们活在当下的千千万万的普通人,在理想与现实中挣扎着的一个个脆弱的灵魂是否能够找到真正的归宿。(参考媒体:上观新闻等)
微博评论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