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城市里老味道的坚守者

对一座有着悠久历史的城市来说,总有一条老街,担当起这座城市沧桑巨变的见证者。对于一条老街来说,总有一群人,成为这座城市历史的守望者。而对于这些守望者来说,总有一种他们熟悉的老味道,成为他们一日生活不离不弃的恒久回味。

 

位于阜阳市老城区的解放北大街就是这样一条老街。其实,解放北大街这个名称,这条街上的老住户们并不是多么承认,他们乐于挂在嘴边、经常使用的名称叫做北关大街,似乎唯有如此,方能显示他们才是这座城市、这条街上老住户的身份。事实上,以北关大街为中轴线、不足两平方公里的范围内,确实分布着众多老房子、老作坊,包括原来的府衙、县衙、颍川卫、文庙、城隍庙,这些能够显示以往历史变革的老建筑(遗址),也散落在北关大街的周边,人们也习惯地把这个区域称作老北关。

 

时兴荣大妈一家就是老北关里的老住户,她见证了北关大街从摩肩接踵的繁荣到现在行将消失的整个过程。从21岁开始,她在这条老街上已经卖了50年的“马糊”,50年的时间,将她从一个青春韶华的翩翩女子,塑造成如今有些老态龙钟的长者。50年的时间,也让她的这个小摊子聚集了众多老味道的追随者。也正是有了这些对老味道情有独钟的追随者,如今已经71岁的她,仍然每天早上准时出现在这条街上。

 

“马糊”这种半汤半粥类的食品,其实在河南、山东、安徽都有市场,只是因为地域和口味的差异,在做法上有所不同。时兴荣制作的“马糊”是以本地产的高筋小麦为主要原料,将面粉和成面团,饧发一段时间后放在水里进行揉洗,最终将面粉里淀粉与面筋分离,然后将面筋捞出让淀粉沉淀,这过程成为洗面筋。虽说现在市场上有很多机器洗出来的成品面筋可用,但是时兴荣依然坚持手工揉洗,因为她深知,只有经过手工充分揉洗的面筋,才会最大程度地激发面筋的柔韧和脆感,做出的“马糊”才能满足老食客们味蕾需求。

 

一碗看似简单的“马糊”,其实远不止洗面筋这一道工序,“马糊”口感的源头首先是一锅鲜美无比的大骨汤(鸡汤)。当很多人为了节约成本用人工香料勾兑汤头的时候,时兴荣每天还是一如既往地在黎明时分,熬上一锅让老食客们急不可耐的汤,经过大火急攻和小伙慢炖之后,汤头的鲜美已然袅袅娜娜地氤氲在她的制作间。此时,将锅内的骨棒和肉渣捞出,把洗好的面筋用手撕成鸡丝状放入锅中,接着花生、海带丝、豆皮丝也依次放入,再熬制一段时间后,把小麦淀粉和成糊状,均匀地搅拌进汤锅中,此时,“马糊”的制作程序才全部走完。

 

经过将近三个小时制作完成的“马糊”被时兴荣装进一个可以保温的木桶内,然后再带上一个摆放碗筷和调料的案几,一根柔韧有力的竹制扁担将两者串联起来,时兴荣挑着她的生意就可以上街营生了。伴随着时兴荣的马糊生意,朱霞的烧饼还有周家的油条,也是生意兴隆。在阜阳人的早餐味蕾中,一碗马糊,两个烧饼,再来一两根油条,才能满足一个上午的活动需要,也只有有烧饼油条的陪伴,“马糊”的鲜美才能得到完美的释放。

 

50年的风雨历程中,时兴荣不仅养活了自己一大家子人,也用她的坚守和味道滋养了几代北关人,她从来没想过有朝一日,自己的这种生活方式被旧城改造所改变。其实在很多北关老住户的心里,住房狭小,道路拥挤,市政设施不全,给生活带来了诸多不便,合理的改造和改变也是他们所欢迎的。只是,在时兴荣的心里,改造以后,她的这份营生能否再有新的场所容纳,她的那些老食客们是否还能像以前一样,快乐的享受来自她精心熬制那一种老味道。还有就是她内心隐隐的惆怅:虽说她的这份营生养活了一家老小,但是因为制作过程的辛苦和繁琐,小辈人都不愿意接手她这份有着50年历程的老手艺了,现在身体好还能撑,要是身体真的撑不住了,也许,这种味道也就消失了。她担心,随着身边高楼大厦的拔地而起,她身边的一切都将随之改变,包括北关原汁原味的生活形态也将一起消失。

文/小徽猪_ayf 制作/陈晨 曹大超 新浪安徽新闻频道出品

新浪安徽首页 | 新浪安徽新闻频道 | @安徽身边事 | 专题制作:@陈酥酥 | 设计:@程小瞬 | 栏目联系电话:0551—65897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