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入中...

90后大学生矿工

在淮北矿业集团袁一煤矿,有一群特殊的大学生矿工。与人们想象中黑黑的挖煤汉不同,在七八百米的地下他们显得很特殊,不仅仅是学历层次,也包括工作方式。   

 

大学生当矿工,是就业的无奈,还是深思熟虑后的选择?采煤是个力气活,这些在蜜罐里长大的90后的文弱书后,如何能胜任这么“艰苦”的任务呢?近日,记者来到该煤矿,走近这个特殊的群体,井下井上零距离跟踪采访3名90后的大学生矿工,看到了他们的风采,记录下了他们的生活。

 

不当“秀才”做兄弟

 

冯旭,1990年出生,淮北市人。“我到煤矿上班,很多同学和朋友都不理解,我父母最初也无法接受。”刚从矿井回到地面的冯旭,来不及休息,便向记者讲起他是当矿工的 。红色安全帽下一张白净的脸配着一身沾着点点污迹的工作服,和工友们站在一起,已分辨不出他曾是一名大学生。他说,“提起大学生,人们下意识的会把他和白领 、外企、高薪行业连到一起。毕竟,在大多数人的脑子里,矿工这个职业很多时候都是和危险、黑暗甚至死亡画等号的。于是,我一遍遍解释:“到了煤矿更能发挥我的专长。”

 

2013年7月,冯旭从安徽理工大学毕业,分配到袁一矿综采一区,成为一名技术员。在常人眼里,矿工“粗俗、强悍、嘴里喊的号子,都是和女性有关的”。事实上矿工质朴、豁达是社会其他人没有的。“刚分来下井时,自己觉着好玩,就盼着培训后早日下井!”冯旭对记者说,一坐上“罐车”便没了新鲜感,下到“零”下800米,眼前一片漆黑,只能靠矿灯的照明前行。地压让他耳膜鼓起,需要不停吸气来缓冲耳膜的压力,走在黑黑的煤巷,你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和走路时胶靴发出的“咯吱”声。作为采煤技术员冯旭的任务是量煤炭进尺,为煤壁支护管理提供技术指导,工友们都喊技术员为“秀才”。一开始感觉他们是一群大老粗,慢慢相处感觉他们平易近人。一次煤工作面来压(地层压力),煤层啪啪响,此景我还是第一次遇到,吓得趴到不敢起来,这时老工人安慰我,并帮我处理一些技术难题。“矿工没有社会上的尔虞我诈,现在工友们也不把我看成‘秀才’,我们相处如亲兄弟” 冯旭笑着说。

 

在不同生存环境 彰显生命的精彩

 

朱争荣,1990年出生,濉溪县人。和冯旭的身份相同,朱争荣2012年7月重庆大学毕业后,分到矿保运队做技术员。朱争荣毕业时,曾签约深圳的一家外企,后来考虑到父母的身体,回到淮北,放弃做白领的梦想,选择了来到800米深的井下,做起了“黑领”矿工。人们习惯这样联想:大学生、矿工、下井,这三个词串起来思考,因此他们觉得大学生去当矿工肯定是“没出息”。

 

井下采煤,给人的第一印象应该是个体力活,从这个层面上来说,身体健康的普通矿工甚至要比文弱的大学生矿工更有优势。然而一到工作面,知识性矿工的优势显现出来。一有时间朱争荣就会结合设备性能,主动向班组成员讲解采煤生产业务。不久前,朱争荣的一项技术革新,杜绝了井下电器就地维修难题,受到矿上的表彰,被破格提升为副区长。今年8月矿上公开应聘矿青年书记,金榜题名。朱争荣说,“自己是普通人,只是在不同环境下,彰显生命的精彩,我要当一名新时代的地下工作者。”

 

爱拼才会“赢”

 

汪洋,1990年出生,淮北市人。汪洋是煤矿的一名矿工子弟,2008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取了安徽理工大学。在亲朋好友的赞美中,家人似乎看到了他美好的前途。

 

2012年大学毕业后,汪洋却来到袁一煤矿综掘二区成为一名技术员。 “这与家人们的预期不匹配。跑到煤矿上做矿工,这样的选择的确不寻常,怨不得家长那么反感、那么生气,”汪洋说。和自己分来有20多个大学生,坚守留下的只有8个。汪洋从小是在矿上长大,对煤矿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情。父母希望他长大后飞的更远到大城市,而汪洋却选择回来,在远离城市的煤矿工作。

 

大学谈的女友看他当了“煤黑子”,巨大的落差,让她愤然离他而去,很多同学异样的眼光把他作为“傻子”看待,汪洋没有气馁,调整好心态,开始在采煤一线上,发挥出了一个大学生的聪明和才智。矿工的生活枯燥无味,“三点一线”,(上班、吃饭、睡觉、再上班)业余时间汪洋苦学技术,他负责的综掘二区连续两年荣获“矿先进单位”。自己写的煤矿技改的论文多次有关刊物上发表。今年9月,矿技术科把他作为拔尖人才调到技术科。汪洋笑着对同学说:“只有爱拼才会赢!”

 

事实上矿工是这个世界上最值得尊敬的工种之一,他们不仅有敬业的精神,还有“高贵的耐心”,因此普希金曾写诗“献给西伯利亚具有高贵耐心的矿工们。”采访3个90后大学生矿工,并没有感觉到他们浮躁,反而感觉敬佩。近几年,袁一煤矿陆续分来100多名大学生,最终留下的只有30人。随着采矿技术的改进,一些自动化综采设备需要有一定技能的人才来操作,这些具备专业基础的大学生毕业生,正是企业需要的人才。“当矿工没关系,关键是需要企业的稳定和发展。”这已经成为越来越多大学生择业的新观念。“90后”大学生把目光从传统意义上的体面工作,转向800米深的地底下,并努力在这里施展才华,实现价值,这本身就是一种成熟就业观的体现。到基层岗位去实现价值,用自己的汗水注解别样的青春,让我们为之感动。

 

每个人都怀揣梦想,无论他身为何职,身居何位。煤矿矿工也一样,他们每个人的心里,都或多或少地藏着这样那样的梦想,尽管这梦想有些终归还是梦想,但我们还是期待,他们能梦想成真。从矿区返回城市,我们常常想,到底能拿什么奉献给我们可爱的矿工呢?或许,这一份份期待和愿望,是我们在采访结束后,送给他们的最大的祝福。

 

李博 摄影报道

制作/陈晨 新浪安徽新闻频道出品

新浪安徽首页 | 新浪安徽新闻频道 | @安徽身边事 | 专题制作:@陈酥酥 | 设计:@程小瞬 | 栏目联系电话:0551—65897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