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票高调降价究竟在玩弄谁”

第49期

火车票高调降价在“玩弄”谁?

火车票价下降,本是件令人欣慰的好事儿。然而,此举非但没有任何叫好声,质疑声倒是先炸开了锅。具体到相关线路,合肥至北京高铁降了1.5元,至上海动车下降1元,至南京、武汉动车下降0.5元。数百元的票价,仅仅降了0.5元到1.5元。连讨饭的都未必看得上的零头,公众感觉被玩弄也就并不意外了……>>详细

 

数据标题文字1
原因一:出租汽车营运单车作业、流动性大
元旦起火车票降价 合肥降幅5毛至1.5元

今天开始,乘客可以通过网络、电话以及火车票代售点购买明年元旦火车票。从新票价看,下调幅度很小,合肥至北京高铁一等座现行票价为722元,明年元旦起为720.5元,二等座由现在429元下调为427.5元,只降了1.5元;合肥至上海动车下降1元,合肥至南京、武汉动车下降0.5元。 [详细]

解答:火车票究竟降在哪?

《铁路旅客意外伤害强制保险条例》第六条规定“铁路之保险费包括于票价之内,一律按基本票价2%费”。也就是,强制保险费不区分列车等级和席别,每张火车票中均包含,都按基本票价的2%计算,而不是全部票价的2%。

疑问:基本票价是什么?

铁路部门表示,基本票价是指普通旅客慢车(即绿皮车)的硬座票价。记者了解到,按照《铁路客运运价规则》,一张火车票票价分为多个部分,首先分为硬座、软座两种客票票价,此外还有附加票,包括加快、卧铺、空调票等票价。以上海至北京的T110次列车一张卧铺票为例,票价为300多元,但是除去加快、卧铺、空调票等附加票价外,基本票价只有八九十元。动车组票价收取的强制保险费也是按照基本票价2%计算,实际数额很小。

数据标题文字1
定价不透明
原因一:定价不透明

的确是社会和媒体误读了“降价2%”的信息,不过,有关方面除了做好解释和澄清工作外,是否更应看到误读背后的深层次问题?根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规定:消费者享有知悉其购买、使用的商品或者接受的服务的真实情况的权利。但对于旅客来说,在购买火车票时,却无法获得任何有关火车票定价组成的真实情况,也无从得知自己因此享有的权利。 [详细]

原因二:基础价格为基数降2% 有何衡量的依据

火车票票面价格由基础价格、附加费和空调费等多种价格构成,不同席次、等级的火车票价格构成因素不一样,具体到各自的票价上,剔除的2%强制险究竟是多少、应该降价到怎样的水平、原来的“基础价格”度量衡何在……凡此种种,一概语焉不详。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不管是以哪个为基数的2%,必然会在0.5元的整数之外还有着零零角角的“尾数”,这些数字如何取舍,不该早点听听买票人的意见吗?

原因三:自愿购买强制险时费用不止1元2元

在自愿原则前提下购买的商业险,费用普遍不是1元,就是2元。那么降价的依据究竟是怎么算出来的呢?至今是个谜。

数据标题文字1
人民网调查
票价无论上调下降都需要听证

 在一些人看来,这次是火车票降价,又不是涨价,涨价的话得听证,降价就不必听证了。无论涨价还是降价,都应该听证。只有听证,才知道降多少才合理,民众的意见才能更好地表达。铁路部门毕竟不是私企,产品想定价多少就定价多少。根据《政府制定价格听证办法》的规定,铁路部门有责任向政府价格主管部门提请举行价格听证会。 [详细]

火车票中的诸多收费项目消费者并不知情

作为铁路部门应该举行听证会,让老百姓明明白白的知道火车票降价背后的那些故事。很显然,如果没有火车票这次降价,恐怕绝大多民众都不清楚除了基础票价之外,原来还有其他成分的存在。这样的“糊涂的降价本”对公众来说更像是一个琢磨人的文字游戏而已。降价让人看得懂,比降价多少更重要。知情权获得尊重,才是公众的最大期望。

监管部门为何没能“催”出一个严谨公平的降价方案

火车票“新价”的推出,价格或市场监管部门对铁道部门姗姗来迟的价格调整政策了然于胸吗?三者,无公开、则无监管,无论是“天价宣传片”还是“动车成本”疑云,隔三差五的事件基本都是因为相关程序缺乏公平博弈、公开检阅的环节,新价格体系如今又是“养在深闺人未识”,增减一分钱都终究是个天文数字的价格政策,能由定价方自说自话吗?

往期回顾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