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肥被盗官员曾被人匿名举报

   被盗官员到底是不是贪官?行窃女子是否“借官掩盗”?该不该因“戴罪举报”获减刑?富有戏剧性的“合肥偷官女贼”事件,连日来引发全国关注。记者从安徽省纪委了解到,他们之前曾接到过对其中一名官员的匿名举报,通过本次事件了解到对二人的举报后,正在对相关情况介入调查,将及时公布调查结果。[详细]

两起盗窃案件未提及让人产生联想

   房云云供述的在合肥盗窃的对象是该省两名官员家,被羁押期间她也多次向合肥和常州警方主动交代,她认为这两起案件有可能查处两名经济存在重大问题的官员,凭此会被认定为“重大立功表现”,但是公诉和判决时,这两起案件并未提及。如果是在这两位官员家所偷物品价值太小如此判决也可以理解,但是从案犯供述和提供的赃物图片来看,每一家案值都在数十万元,而且购物卡是占了大头,这些物品是否有受贿嫌疑,不由让人产生联想。

官员家里被偷出数十万元购物卡作何解释

   人们有理由要问当地司法部门,正值全国反腐不断深入和加大力度之际,为啥这一明显线索不去追查?即使说房产、现金和大量金器都是官员合法收入,那么几十万元的购物卡作何解释?现实生活中,谁家也不会自己掏几十万元去买购物卡吧?再就是这两名官员家中被盗报案了没有,如没报案是出于认为警方破不了案还是另有猫腻都值得查究。

又是一起“小偷反腐”事件?

   事情讲到这一步,公众或许会有似曾相识的感觉。难道这又是一出“小偷反腐”的故事?此前最为著名的类似事情,或许要算山西白培中案了。2011年11月,山西焦煤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白培中家中失窃,面对钱财遭劫白妻选择了报警,不过谎称失窃金额300万元,十几个小时后嫌犯被抓捕归案,警方发现白家失窃金额高达上千万元。一些客观上推动腐败个案暴露的因素,小偷临门算一个,情妇“被窝里的起义”也得算一个。耐人寻味的是,对于类似小偷偷出来的腐败案,地方司法机关在案件发生伊始的态度,显得尤其不明朗。

“偷官员家不追究”欠公众一个交代

   现实生活中,小偷“偷”出腐败案的事件时有发生。可见,偷“官员”不立案、不追究,欠盗窃女一个说法,更欠公众一个交代。当然,在真相未明的情况下,便认定这两起盗窃案件可能会成为“小偷反腐”的又一个范本,显得过于草率。但当地有关部门应该对这两起案件展开彻底调查,重点查明这两名“官员”的真实身份,查明其巨额购物卡和其他贵重财物的来历,而不是“不立案、不追究”。我们既不能无端怀疑和冤枉两名“官员”,也不可轻易放走一个贪官。
叶祝颐:被盗官员有义务拿出真凭实据自证清白,相关部门也有责任查清官员家百万购物卡的合法来源,给广大公众一个合理交代。如果官员家被盗百万真相继续“躲猫猫”,不仅会增加公众怀疑空间,还会损伤党和政府的公信形象。
电话:65897534
微博私信:@新浪安徽 @安徽身边事
专题制作:@城市孤烟L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