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泗县:181名公职人员欠贷1748万不还

  11月11日,泗县人民政府官方网站发布了“泗县农村合作银行公职人员‘不诚信’贷户基本信息公示”,曝光了181名“公职老赖”的姓名、贷款银行、证件号、住址、借款日期、逾期金额、工作单位等情况。这份“老赖”名单一经公布便引发舆论关注。
11月19日,泗县开全县农合行不良贷款清收工作第一阶段总结表彰暨第二阶段清收动员会

安徽泗县政府自曝181名“公职老赖”名单催还款

根据公示显示,这些向该县农村信用合作银行各网点贷款的公职人员,来自县教体局、住建委、卫生局、计生委、市场监管局等几十个部门。贷款逾期金额幅度较大,从1000元至100多万元不等,总计约1748万元;贷款时间跨度也较长,从1994年至2013年,相隔近20年。泗县计生委、教体局等单位的欠款人数超过了10人。

据了解,清收不良贷款工作自9月中旬就已开始,公职人员被告知如若不按规定还款将被采取“公示”、停职停薪等措施。在政府强硬态度之下,截至11月17日已有79名公职人员还款214笔,累计金额601万元,其中包括被曝光人员18名,还贷57万元。[详细]

合肥市重点局成“老赖” 回应称搞不清楚状况

网曝多数“公职老赖”实为“官赖”

合肥市重点局入“失信者黑名单” 回应称系被牵连

在最高人民法院11月10日发布的新一批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中,记者注意到,合肥市重点工程建设管理局因“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书确定义务”,不光彩地加入到了“失信者黑名单”的行列。这一情况是否属实?又是什么原因让政府机关与“老赖”有了联系?记者对此进行了采访。
记者了解到,做出执行依据单位为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虽然被执行人的名称中赫然写着“合肥市重点工程建设管理局”的字样,但在具体案件中,却没有出现任何以“合肥市重点工程建设管理局”为主体的负责和义务,具体发布原因为中网电力建设有限公司远东电缆有限公司之前的一则债务纠纷。“我们也是刚刚听说这个消息,对于被列入黑名单的事,我们真是无辜受牵连的。”合肥市重点工程建设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详细]

公职老赖为何“死猪不怕开水烫”?

原因一:“公职老赖”曝制度漏洞

很多公职人员并不是完全没有偿还能力,为何久拖不还?安徽大学社会学系副教授王云飞认为,有的是为别人提供担保,让他还钱肯定不情愿。但也不排除有公职人员“耍赖”,是想利用自身权力“勾销”历史欠款。他同时表示,由于过去制度不完善、追责不到位,“公职老赖”的形成有其历史因素在里面。如今要想有效预防“公职老赖”的产生,还需要不断完善制度建设,尤其是加快诚信体系建设,让“公权”反而成为欠贷的“负担”。

原因二:“公职老赖”折射畸形权力优越感

之所以有这么多“公职老赖”敢于昧着良心,不惜以牺牲人格、信誉为代价,摆出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之势,除了有“能拖则拖,能赖就赖”的赖债心态外,更主要的是有一种畸形的权力优越感。目前,从金融机构贷款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普通老百姓要想从银行那里借出个千儿八百,既要请人开证明,又要找人做担保,有时还要送礼走后门,而这些有职有权的官员们要想弄到一笔贷款可说是易如反掌。可以说,“欠债”是由权力干预而来,而“不还”更是靠权力在背后撑腰、壮胆。

原因三:“公职老赖”拖欠贷款的代价太小

部分“公职老赖”本身就掌握有一定的公权力,金融机构基于一些顾虑,对他们网开一面,根本不敢撕破脸皮要帐。而且金融单位内部也有不少“老赖”,清欠底气明显不足。即使银行把老赖起诉到法院,在官场潜规则流行的当下,法院也未必敢对“权力老赖”强制执行。

几点建议

公职人员“赖账”,是真的无力偿还,还是想利用权力“勾销”历史欠款,或者二者都有。拖欠贷款不还,表面上看是一个经济问题,但实质是一个严重的政治问题。拖欠的目的,是想利用金融机构的资金办自己的事,是利用党和人民赋予的公权,与金融部门在经济利益上进行一场博弈,说到底,这是一种变相的腐败。当公职人员都带头在信贷过程中耍赖时,整个社会的诚信也遭受着冲击。“公职老赖”形成有其历史因素,除了积极追讨外,更要完善制度,不能让“公权”成为某些人获利的工具。
一、规范权力运作,压缩官员权力空间,对拒不还款的“老赖”除了曝光还要摘掉其乌纱帽、开除公职,保持高压态势。

二、建立金融信用档案,全国联网,让“公职老赖”寸步难行。

三、建立健全相关法律制度,依法追究“老赖”法律责任。

  
  @张国栋:当公职老赖已经惊动了法院时,确实令人感到吃惊,治理公职老赖除了曝光外,还要加强干部个人诚信建设,健全失信监督、惩处机制。
  @淡淡的人生:对这种曝光老赖的做法必须点个赞,这种没有因为老赖的身份不同,而采取不同对待的做法值得赞赏。
  @钱桂林:“吃皇粮”的公职人员也当老赖,一方面暴露出其法制意识淡薄;另一方面,暴露出其道德素质不高。
电话:65897534
微博私信:@新浪安徽 @安徽身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