冤假错案

第60期

冤假错案何时休?

2003年,杭州发生一起强奸致死案件,安徽籍嫌疑人张辉、张高平被判死缓和15年徒刑。服刑十年之后,张氏叔侄被无罪释放,人们不禁一声叹息。回顾中国这几十年的法制历程,这类冤假错案并非个例......>>详细

 

数据标题文字1
冤假错案

2003年,杭州发生一起强奸致死案件,次年,安徽籍“嫌疑人”张辉、张高平二审分别被判死缓和15年徒刑,至今服刑已近10年。昨日上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此案,宣告张辉、张高平无罪。张辉与叔叔张高平换上新衣服,手拿无罪判决书和释放证明,走出浙江乔司监狱。 [详细]

唯一证言 成定案关键

张辉、张高平“奸杀案”背后隐藏着另外一个原本和案情无关的人——袁连芳。当年,袁连芳指控张辉的“证言”,是除被告人张辉的供述之外,唯一直指张辉杀人的证言,也是张辉、张高平“奸杀案”定案的关键一环。

被遗忘的关键证据

案发后仅1个月,被害人——17岁的少女王冬的8个指甲末端,检出混合DNA谱带,可由死者和一名男性的DNA谱带混合形成,但排除张氏叔侄与王冬混合形成的可能性。遗憾的是,二审法院认为:此证据与本案无关。

监仓炮制“有罪供述”

张氏叔侄都表示,当时的“有罪供述”和“指认犯罪现场”笔录,实际上均是采用刑讯逼供等非法收集的,其中一个关键人物是袁连芳。为了让张辉认罪,袁指挥另外两个人对其进行殴打。张辉每次提审回来,都要对袁复述,说“错”了就被打,次日按“正确”的说。“指认现场”之前,袁连芳连夜给他画“线路图”,让他记牢,张辉据图“指认”了三次才“正确”。

牢头狱霸袁连芳是何方神圣

在杭州犯案的袁连芳,服刑期间曾远赴河南“工作”,并“促成告破”鹤壁灭门血案。该案“凶手”马廷新2008年被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平反昭雪、无罪释放。马廷新事后描述的袁连芳所为,与张辉描述的如出一辙——“所有的供述,都是他(袁连芳)写好,让我背,背不出来不准睡觉、吃饭。”经过反复“教导”,马廷新写下了“自首书”,承认“犯罪事实”。

数据标题文字1
冤假错案

  

丈夫因杀妻罪两次被判死刑 11年后妻子突现身

佘祥林,湖北省京山县雁门口镇何场村人,系京山县公安局马店派出所原治安巡逻队员,因涉嫌杀死妻子而被刑事拘留。曾两次被宣告“死刑”,后因证据不足逃过鬼门关。后被京山县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但在11年后,被佘祥林“杀害”达11年之久的妻子张在玉突然现身。 [详细]

云南农民遭刑讯逼供 屈打成招被判杀人强奸

2002年9月4日,王树红到丘北县城办事,下车后途经三鑫花园时,突然被一名男子拦住去路,并被强拉进了丘北县公安局。此人自称是丘北县禁毒大队副教导员,名叫刘自春,而抓王树红的原因是他"杀了人"。
    王树红回忆说,是在第三天的晚上,该局另外两名公安李光兴(时为丘北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卢梁甲等人也来审讯过他,对他说:"你老实点,小姑娘都说人是你杀的。"他辩解说:"我天天在家种地放牛,怎么可能杀人!"为让他屈服,二人就对他采取了用木棍殴打,电击等手段进行逼供。几次三番后,他被人拉起手在早已准备好的"笔录"上按下了手印。

买来一件旧衣莫名成了嫌犯 河南男子含冤入狱13年

1991年春节刚过,河南省周口地区(现周口市)鹿邑县杨湖口乡接连 发生十几起抢劫案。1992 年3月,有人举报杨湖口乡闫胥庄村民胥敬祥身穿的一件绿色毛背心是被害人家里的被抢物品。4月13日县公安局逮捕胥敬祥,不久他招供曾伙同梁小龙以及他带来的绰号“红龙”“黑龙”等人共同实施抢劫。
    胥敬祥被捕后,案件移交到县公安局预审股。预审员李传贵详细审阅认定胥敬祥犯有入室抢劫罪的151页材料时,疑窦重重。讯问时,胥敬祥大呼冤枉,否认自己参与抢劫,并称口供都是被刑讯逼供得来的。

安徽太和老翁命案蒙冤40年 警方复查后平反昭雪

1947年。当时,新中国尚未成立,如今的刘楼村还属于太和县的双浮乡。该村村民刘近与其三弟刘祥为瓜分其二弟刘平的家产,合谋将二弟勒死,并制造了刘平上吊自杀的假象。
    1958年,刘近、刘祥将二弟之死嫁祸于时任高级社副主任的刘长河,刘长河因此被刑事拘留。由于没有确凿的证据,1959年,刘长河被释放,而刘近和刘祥则于当年在看到中央发布的特赦令后,主动到当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并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和10年的有期徒刑。 

数据标题文字1
冤假错案

回顾中国这几十年的法制历程,这类冤假错案并不是偶然或个例。在以往疑罪从有的司法推定上,相继出现了一些比较重大的错误案件,蒙冤11年的余祥林,被冤10年,已经被执行了死刑的聂树斌都是其中的典型。在这些被冤枉的人当中,有的获得了国家赔偿,有的还奔波在索取国家赔偿的道路上,而还有的,已经再也无法看见自己蒙冤昭雪的时刻了。 [详细]

探寻冤假错案的根源所在

类似的冤案总以不可思议的姿态一个又一个地展现在人们眼前。司法作为正义的最后一道屏障,在程序、手段的非正常状态下,已经失去了它的正义性。司法机关办案过程中这种相沿成习的“疑罪从有”基调,成为冤假错案丛生的思想根源,将原本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冤假错案变成了“铁案”。

靠什么防止冤假错案?

多年来,受不正确绩效评价体系和命案必破、重打击,轻保护、怕漏不怕错等观念的影响,加之少数领导一味追求破案率,导致出现冤假错案。
    从这些冤假错案中能找到一个共同点,即“屈打成招”。我们一直强调要依法办案,就是要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根据证据来断定嫌疑人是否犯法,而不能把嫌疑人的供述作为唯一证据对其“行为”定性,绝不能简单地依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来对嫌疑人进行审讯,如果那样和威胁恐吓有何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