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事件:安徽80后县委书记被提名副市长

  公开资料显示,1982年9月出生的周密是安徽无为人,2003年9月参加工作,2001年3月入党,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化学物理系毕业,研究生学历,理学博士学位。值得一提的是,周密1997年进入中科大学习,是少年班的一名学生,当时仅仅15岁。[详细]
安徽80后县委书记被提名副市长

对“80后”领导干部“力挺”和“质疑”

分析对“80后”领导干部“力挺”和“质疑”的声音,我们不难发现,对年轻干部质疑的焦点主要集中在两方面:一是程序公正性,选任人员是否为“官二代”或有其他背景,公选、考察等程序是否公正;二是结果公正性,选任人员的德才表现是否能胜任岗位,选任结果是否经得住考验,也就是人们对经验欠丰富的“娃娃官”能做什么事产生怀疑。

就目前而言,结果是否公正尚无定论,因为新提拔人员对工作有适应的过程,到底是“骡子”还是“马”,还需要在工作中逐步“溜”出来。

“80后”领导干部履新如何“减压”

“80后”领导干部履新如何“减压”

“80后”领导干部履新如何“减压”

面对“80后”领导干部的提拔,“80后”可能会产生“为什么是你而不是我”的反感,夹杂着“羡慕、嫉妒、 恨”的复杂情绪;“60后”、“70后”可能会产生“称呼领导还是直呼其名”的别扭,也会产生位置被“80后”挤占或者与他们平起平坐的抵触情绪;“50后”甚至会有“遥想当年”的落寞情绪。

网上质疑声无形中使“80后”领导干部承载了更多的压力,面对压力,“80后”领导干部也应有相应的“减压”之策。虽然程序公正的质疑最容易引发公众关于人事腐败幻想的兴奋点,而更重要和更长远的当是如何实现结果的公正性,这才是消除人们质疑的关键,也是真正的压力所在。唯有变压力为动力,变质疑为鞭策,顺其自然,而后作为。

新提拔的“80后”要保持清醒

虽然“80后”曾经被喻为“垮掉的一代”,但如今我们正逐步成为社会的中流砥柱,开始接过事业的“接力棒”。而作为这代人中先行跑步前进的幸运儿,新提拔的“80后”要始终保持一份清醒:年轻不是一成不变的资本,我们必须在各方面完善自我,要有时不我待、舍我其谁的紧迫感和使命感去干事创业。

年轻并苦恼着的“80后”

其实,“80后”,尤其是“80后”的年轻干部,是公务员队伍的中坚力量,这个群体注定要担起未来社会发展 的重任,成为治国理政的中流砥柱,我们并非如人们想象的那般差。

“80后”是干部年轻化的一支生力军

“80后”是干部年轻化的一支生力军

工作强度总体来说不比企业轻松

我们的工作强度,总体来说不比企业轻松。“公务员上班就是几张报纸一杯茶,打打电话上上网”,这些不切实际的言论在社会上很有市场。事实上公务员工作很辛苦,尤其是处在基层的公务员,加班到后半夜,节假日不休息,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而大多数公务员的工作技术含量低,难有专业建树,“仕途”成为大部分公务员获得成就感的唯一出路。在现行的公务员体制中,一直沿用公务员薪金水平与其所在的职级序列挂钩的规定,这从客观上导致了公务员挤破头都要当官的现象。再加上受机构规格的限制,基层公务员晋升台阶少、发展慢,上升空间极为有限,很多基层公务员十几年处在同一个岗位上,多存在消极心理。

“80后”是公务员队伍中最活跃的因子

总之,“80后”青年公务员群体并非完全如大众想象的那样光鲜亮丽。客观来讲,我们对自己的事业有着较高的热情,普遍具有追求事业成功的激情和渴望。“80后”青年公务员是公务员队伍中最活跃的因子,对各项活动的参与意识比较强。“80后”公务员具有较高的学历水平,丰富的专业背景,较大的工作潜力,是干部年轻化的一支生力军。同时,“80后”青年公务员和普通民众一样,在为生计苦恼,为工作烦心。

  
  @韩志国:干部任命民众不能参与投票,而且履历还向社会保密。这样的制度怎能符合民心、体现民意?
  @眼镜佬谢公兴:只要不是官二代,只要不是某种交易的结果,只要人家有本事有什么关系,人家美国可以直接做总统呢?干部年轻化有什么不好的。
  @苟庭:不拘一格用人才 ,举贤不避亲是没错,但每个岗位只干了一年能有什么政绩,哪点看出他有才了?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电话:65897534
微博私信:@新浪安徽 @安徽身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