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车何时成了慈善事业的“面子工程”

nopic1

人人心中有杆秤 你是否问心有愧?

慈善机构与豪车总是“不期而遇”

从去年曝出红十字会领导配两辆豪车,再到合肥福利院奔驰车被闲置。豪车与慈善机构本来毫无关系的个体,却频频一起出现在公众的视野中。这两39万的豪车,能够解决多少孩子的上学问题,购买多少书本文具。合肥市儿童福利院豪掷巨款购车,究竟出于什么考虑?面对公众的质疑,福利院负责人回应说奔驰车主要用于涉外接待。花大价钱造面子工程,不仅与福利院的宗旨背道而驰,更是有悖慈善的本质。

其实,合肥福利院购豪车接待并不是个别现象,福利院虽说是慈善机构,但也算是吃“皇粮”的政府机构。买辆好车,接待时撑场面,是官本位的一贯思维。此时的合肥儿童福利院已不是慈善机构,仅仅是个政府机构。

门外是一辆被闲置的奔驰车,屋内是一群生活贫苦需要救助的孩子,多么可笑又可悲的场景。 [详细]

公众的爱心早就被一次次的“糟蹋”

最近,为改善母校教学环境,在外教书的东至人高维和联系爱心企业,为东至县洋湖镇年丰小学教学点(只保留小学一年级)新建了4间校舍。尽管新建校舍已能投入使用,教学点却迟迟没有开学。洋湖镇分管教育的周副镇长解释说,这是由于该教学点生源不足10名,镇上师资力量有限所致。究其原因,教学点之所以没有如期开学,是爱心校舍建设之前,没有跟当地有关部门“打招呼”,有关部门感觉“没面子”。所以迟迟未能开学。

今年二月,由香港慈善家邵逸夫捐款、陕西渭南教育局拨款修建的赵村逸夫小学,2010年建成后,被村委会出租办起汽修厂。其间,为应付检查,学生们在新校舍内上了不到两周课。村里80余小学生守着近200万元建成的新小学,却被迫在六七十年代建的破瓦房里上学。

2010年以来,审计署和地方审计机关共组织7000多人,对汶川、玉树地震1.77万个灾后重建项目和舟曲特大山洪泥石流地质灾害救灾资金物资使用管理情况进行了跟踪审计。其中,发现汶川有21个单位和个人挤占挪用、转移和套取重建资金14.16亿元。

在权力监督缺位、舆论监督虚置的背景下,遏制官员的贪欲几乎不可能,慷慨奉献爱心的人们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我们爱心在光天化日之下被一次次的践踏,如此贪婪、如此露骨地糟蹋和蹂躏人们爱心的丑陋行径。却屡禁不止。如果政府不拿出切实的行动,保证不要让公众的爱心备受糟蹋。否则,人们难免忧心,当再次弱势群体需要帮助之时,爱心将献给何方? [详细]

三问合肥市儿童福利院购豪车

nopic1

面对公众质疑官员们总是喜欢找说辞

一问:福利院购豪车是否存在不能说的秘密

购置豪车的资金来源

一边向大家募集善款,一边斥资数十万元购置豪车,如此分裂的行为发生在儿童福利院,的确让人很上火。谈及购置奔驰商务车的资金来源,院长尹学萍上级拨款购车的说法,简直就是撒谎不脸红。儿童福利院是隶属于民政局的全额拨款事业单位,购车不可能没有标准,根据去年3月发布并开始实施的《党政机关公务用车配备使用管理办法》,一般公务用车采 购标准为18万元以内,此前这个标准为25万元以内。合肥市儿童福利院买车把39万多元购买的奔驰商务车往上级部门头上推,怎么看都有点慌不择言的感觉。这个外人印象中的“清水衙门”原来也可以富得流油——既然上级拨款的说法站不住脚跟,那么只能是“自食其力”。

购置豪车的用途

福利院院长称购买豪车是为了接待外过客人,一般人都看得出来,这样那样的说法不过都是借口。真正促使福利院买豪车的动机,恰恰是被有意淡化的那个理由——“偶尔我们也使用”。当然,这 个“偶尔使用”轮不到孤残儿童的头上,轮不到普通职工头上,最终演化为小部分人的奢侈享受。  

至于合肥市儿童福利院购置豪车背后是否存在不可告人的秘密,只待监督部门的审查。 [详细]

二问:儿童福利院购豪车福利了谁

尹院长拉外国客人垫背,说大奔主要是用来接待认养儿童的外国客人。那就不禁要问,为何合肥市儿童福利院对外国客人这样看重,究竟是崇洋媚外还是利益驱动?这和去年曝光的“邵氏弃儿”案中,福利院“卖婴获利”的玄机是否相似?如果外国客人认养儿童不需要签订“捐款协议”,而只需做出好好抚养的有效承诺,福利院方面还会开着大奔带外国人兜风吗?

这些问题如果要继续追问,不如先让他们晒晒账本,看能否经得起推敲,如果见不得阳光,那就要得查查福利院院长,查查民政局长。

儿童福利院不管是作为财政拨款的事业单位,还是作为依靠爱心支撑的慈善机构,都要确保资金来源和使用的公开透明,并设法保证将每一分钱用在刀刃上。可以肯定的是,当儿童福利院玩起了大奔,福利的就不是儿童了。 [详细]

三问:福利院购买豪车“超标”支出谁买单

合肥儿童福利院购买的这两奔驰车,价格显然是超出了标准金额。此车真的是由上级拨款所购,那尹院长口中所说的“上级”可就要为这多出来的钱买单了。但如果事实并非如此,这辆豪车是利用公共的捐款所购买,那就不仅仅是公众的慈善热情必然会受到打击,更涉及到法律层面的调查。

因此,合肥儿童福利院的资金运作以及接受社会捐赠的使用情况,都应该有明确的说法,有完备的财务制度和财务标准,有第三方审计部门的审计报告,能让公众通过公开的财务信息明确购买豪车的费用究竟来自何处,只有这些信息保证充分的透明,才能够避免过多的猜测。 [详细]

福利院购豪车透支了慈善机构的公信力

nopic1

支离破碎的爱心有可能修补吗?

福利院购豪车,不是添彩是丢脸

不管是错误地认为福利院需要豪车,还是用豪车接待外国客人,都折射出了一些慈善机构对慈善精神认识的偏差。中国的慈善事业基础弱起步晚,即便很多专业慈善人士,对慈善的本质也不一定有理性和成熟的认识。

在我们这里,做看上去“很有面子”的慈善,甚至为给外宾留下良好印象而“打肿脸充胖子”,是很多慈善组织的通病。也正因为这个原因,国外很多爱心人士在中国参加慈善活动时,对组织方的盛情款待都感到很困惑。 慈善事业要想真正获得社会的认可,首先需要回归健康的慈善理念,摒弃那些错误的认识。其中最基本的一点,就是要把好钢用在刀刃上,合理统筹社会爱心人士的捐款和财政拨款,让有限的资源产生最大的效益。 [详细]

福利院豪车“碾伤”了公众善心

在人们印象中,豪华奔驰车与福利院这样的场所是格格不入的。作为国家和社会救助孤残儿童的福利机构,用得着阔气的豪华车吗?而合肥民政局领导的一席话更是听着让人心寒。什么叫做“给这样一个福利单位购置一辆好车并不过分”?“其他省会城市儿童福利院的车有的比合肥的还要好。”的说法又是从何而来?按此逻辑,接待中国的领养人就不必用好车?原来在福利院眼里,领养人也是要区别对待的。

福利院接受了社会各界的慈善捐款,其财务状况备受关注是理所应当。人们希望善款能真正用到需要帮助的人身上,任何疑点都会触动社会的敏感神经。合肥儿童福利院的不当举动和荒唐解释,无不有悖慈善事业的宗旨与原则。在慈善机构深陷信任危机的今天,这无疑是雪上加霜。 [详细]

坚持官僚慈善最终会让自己无路可走

自红十字会事件以来,国内公益慈善一直备受公众的质疑。如果政府慈善机构不能放下官僚主义,怀着一颗真诚的爱心去做实事,那么,这些所谓的“慈善机构”将“必死无疑”。

相关新闻

百科名片:

福利院 福利院是国家、社会及团体为救助社会困难人士、疾病患者而创建的用于为他们提供衣食住宿或医疗条件的爱心福利院场所。他们为了社会的和谐贡献自己的力量。福利院是国家、社会及团体为救助社会困难人士、疾病患者而创建的用于为他们提供衣食住宿或医疗条件的爱心场所。他们为了社会的和谐贡献自己的力量。 [详细]

小浪调查

精彩专题推荐

官博推荐

本期编辑

新浪安徽新闻频道出品

专题制作编辑:@陈酥酥

各抒己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