乞讨排行榜反映出一个城市的雅量

nopic1

上海某派出所官方微博发布的举报信息

发布乞讨排行榜是在“寒碜”谁?

上海市公安局一派出所的官方微博最近发布一个乞讨排行榜,对常在地铁中乞讨的人进行了排名,纵观整个排行榜,第一名的何某身体有残疾,第二名的陈老太今年已经88岁,他们都是这个社会中的弱势群体,警方排这样的乞讨排行榜,将那些身有残疾、高龄以及其它因各种原因走上乞讨之路的人以这样的方式“示众”,很是不人道,其码是缺乏一颗执法人员对弱势群体应有的善心。

另一方面,公安机关是为人民服务的,绝不能“压迫”弱者的生存权利,上海公安机关对这些被管理的乞讨者予以新媒体曝光,实质是一种“软暴力”。这种“示众”方式,只能“寒碜”一个城市,根本不能“拯救”她们,这样的社会管理方法暴露出管理者束手无策的无奈,有失公安机关一心为民的高大形象。 [详细]

乞讨排行榜 合理不合法

上海轨交警方可以禁止地铁内乞讨,但是无权发布“乞讨排行榜”。因为,在现代社会,公权力行使应遵循“法无明文授权即禁止”的原则。根据《上海市轨道交通管理条例》的规定,在地铁内行乞的,由轨道交通线路运营单位“责令改正,处警告或者一百元以下罚款”;根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规定,对“反复纠缠、强行讨要或者以其他滋扰他人的方式乞讨的”也只是处拘留与警告。法律和地方性法规都没有授权警方有发布“乞讨排行榜”的权力,警方就没有权力发布“乞讨排行榜”。何况,“乞讨排行榜”涉及乞讨者的隐私权等,即使要剥夺也应当由法律明确规定。

因为,在现代社会,公权力行使应遵循“法无明文授权即禁止”的原则。这是执法者最基本行为准则。因此,发布“乞讨排行榜”的前提是要有法律的明确规定。即便这些乞讨者行为如何过火,公权力还是要恪守自身的边界,不能越界执法。如果一个城市的执法人员连自己的行为准则都无法恪守,那么又有什么立场去侵犯他人的权利。 [详细]

乞讨排行榜背后的标签污名和排斥偏见

nopic1

老弱病残登上乞讨排行榜

警惕附着在"乞讨排行榜"上的话语霸权

常识告诉我们,作为公共管理者特别是执法者应始终坚持价值中立的态度的对待社会问题,一方面是公正客观的需要,另一方面也是解决社会问题本身的要求。乞讨问题是社会问题,在这个上面,警方没有理由放弃价值中立的姿态。但遗憾的是,通篇的新闻描述,似乎成了警方的"一家之言",没有看到乞讨者的话语。 新闻中讲到乞讨者对执法者说的一段话,“你一天累死累活赚那么点,还来管我,你知道我今天讨了多少?670元!你连我都不如,管我干嘛?”。关于这句话,普遍性有多大还有待商榷。但从执法者将这句话摆出来,反而让不少人觉得乞讨者在警方眼中完全成了“累赘”,成了社会的“多余物”。心理使然,这也许就是"乞讨排行榜"出现的重要原因。

仔细推敲新闻中出现的这句话,“你连我都不如,管我干嘛?”,在笔者看来,就是刻意对乞讨者进行贴标签的做法,隐藏其后的逻辑就是排斥和偏见。就是说,乞讨可以,但乞讨得到如此之多,就不允许,这是什么样的逻辑呢?难道乞讨者一无所获才是正常的吗?那这不也说明我们这个社会太缺乏同情心了吗? [详细]

乞讨排行榜的数据统计背后的诸多疑问

上海一派出所的做法。一方面,该辖区确实被乞讨现象所困扰,为了治理行乞行为,可谓煞费苦心。从公布的数字来看,排行榜是按行乞次数多少进行排名的。能精确到309次、302次,要何等的精力和耐心才能统计出来,具体怎样算行乞一次,又是如何界定的,可以说排行榜很有才。另一方面,与时俱进,通过微信,发动全民参与治理行乞行为。就要问了,整个微信举报行乞,想达到什么样的目的?举报了,警察来了,准备将乞讨人员怎样,暴打一顿还是“驱逐出境”?举报了,排行榜就有数据来源了,有排行榜又能怎样?让乞讨人员看排行榜,让其内疚,自行离开?还是举报了,可以营造大家共同以乞讨人员为敌的良好舆论环境,便于下一步采取新的动作?还是号召大家参与举报行乞行为,谁都不对任何乞讨人员进行施舍,让乞讨人员没得生存空间,转战他乡?诸多疑问的背后,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这样一个排行榜没有任何意义,只不过是哗众取宠。

毫无疑问,乞讨会对城市形象、市民生活造成影响,但这是歧视和排斥乞丐的理由吗?说到底,这是社会缺乏同情心和包容情怀所造成的。当这种冷漠、排斥发生在执法者身上时,就有了"乞讨排行榜"这一冰冷的产物。 [详细]

让真正贫困的人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nopic1

一男孩跪在街头乞讨

禁止地铁乞讨可以但乞讨排行榜还是算了吧

出于公共安全的考虑,一些城市严禁地铁乞讨,姑且承认此举有一定合理性,但无论如何,公布什么乞讨排行榜,对乞讨者进行“示众”,无疑太过火。乞讨者违反地铁管理规定,该查处就查处,该教育就教育,没有必要在道德上再贬低他们。再者说,乞讨者吃牛肉饭、肯德基,这也无可厚非,难道乞讨者就只有吃剩饭剩菜的资格?至于乞讨者日进斗金的传说,相信只是个别,怎能以偏盖全,把所有乞讨者都假定为富人?所以说“乞讨排行榜”还是不要了吧,我们的社会,对于乞讨者本来就有着种种误解和偏见,作为公权部门,别再火上浇油了。 [详细]

流浪乞讨人员如何管考验地方管理者智慧

流浪乞讨人员如何管理,一直是困扰地方政府的一个难题。从微观上看,地方政府需要对流浪乞讨人员的管理进行通盘考虑;从宏观上看,相关公共管理政策的制定,应严格遵循依法行政的原则进行。

管理和规范城市乞丐群体,应该少一些荒唐举措,多一些治本之策。乞丐群体存在的根源是贫困,既包括经济上的贫困,又包括权利方面的贫困。经济上的贫困或许 并非一朝一夕就能改变,但真正有良知的城市管理者,应该以解决“权利贫困”的方式来理应应对城市乞丐问题。一方面,应该尽快建立一套完整的救助弱势群体的 社会救济体系和制度,让真正需要社会关怀的人无需流落街头;另一方面,应该在保障发展权方面有更大作为,让处于相对贫困状态的群体能够通过体面劳动过上有尊严的生活。 [详细]

尊重别人就是在尊重自己

管理地铁乞讨现象无可厚非,但是公示所谓的乞讨排行榜,显示出的只不过是执法者心胸的狭隘。一座城市的文明程度不在于有没有乞讨,而且我们以怎么的态度去面对乞讨。学会尊重,是作为人最起码的品格。

百度百科

乞丐排行榜是上海轨交警方为了加大打击扰乱车厢秩序的行乞行为的榜单,这个榜单反映的是2008年以来被抓乞丐的情况,其中: 22岁的何某以被抓309次位居第一。他来自辽宁,暂住在铁路上海站附近,文盲,脚有残疾。 88岁的陈老太以被抓303次暂列第二。她来自安徽凤阳。警方透露,她下午与老乡打麻将,赢钱就不出来,输了就出来讨点赌资。 25岁的甘肃定西人包某排名第三,他与老婆张某一个吹笛一个卖唱,共同乞讨,但两人都是开音响假唱。 [详细]

小浪调查

精彩专题推荐

官博推荐

本期编辑

专题出品:新浪安徽新闻频道

专题制作:陈晨

各抒己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