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里有危险,哪里就有临时工

nopic1

出事的都是临时工

自古以来,临时工常常就是替罪羊

“临时工现象”古已有之。满清时期,县衙衙役的编制有限,而庞杂的公务活动使其不得不临聘外人,一来可减轻正规军的工作量,二来一旦出事,往往可把责任推在“临聘人员”身上,何乐而不为?

古代没有警察,类似警察的工作,由衙役们来做。各地的三班衙役中,有一班名曰捕班,又称捕快,就是专门干这个的。但是,朝廷有名额限制,每个衙门,正经制役就那么多。怎么办?需求产生供给,就出现了帮役和白役。所谓帮役和白役,都是编制外的临时工,但想做这个,还得花钱买。一点补助没有,还得掏钱孝敬正经的衙役,尊人家为师傅。这样的人,实际上就是衙门里的临时工。

原本衙役挣钱,靠的就是凭借百姓的诉讼或者各类案件弄钱。反正你只要有事让他们碰上,不出点血是不行的。但是,朝廷一直都设法限制衙役们的作恶,以缓解政府的压力。既然作恶有风险,就得找替死鬼。有的时候,本该自己干的活儿,都让临时工干了。一方面临时工也是替死鬼。只要事弄大了,被御史逮到,反映了上去,这些衙役就肯定被推出来,开刀问斩。如果这些人见机得早,溜得快,就报告说,出事的都是临时工,不知法度,眼下已经畏罪潜逃,官府正在抓捕云云,事情也就不了了之了。 [详细]

“临时工”顶半边天,出事都是临时工们

2009年,网上流传的“硚口城管打死大学生”一事。武汉硚口区长回应称,被打者是小贩,只是受伤,并没有被打死。并称打人者是临时聘请的协管员,已经被全部辞退。附近居民希望有关方面公布社区监控录像,但遭到了拒绝。

2010年,残疾人李付俊的铁皮房被强制拆除时,他本人被扔到距执法地点约30公里远的樱桃沟附近。对此,郑州市二七区执法局淮河路执法中队武队长承认,这事和淮河路办事处市政科4个临时工“执法不当有一定关系”,目前4人已被辞退。

2011年9月,江西修水县一女子到派出所为孩子办户口,与户政人员有所争执,办事女警竟然发怒拿起台面资料砸向办事居民,周边众多警务人员围观却无人上前阻拦。近日,一条名为“修水县城南派出所女民警发飙打人”视频火爆网络,公安窗口单位的服务态度,引发众人热议。修水县公安局回应,已将“发飙女警”、义宁派出所户政员蒋某予以辞退,蒋某为聘用人员,并非在编警察。 [详细]

临时工能成为出错的挡箭牌?

nopic1

临时工承担工作,正式工却人浮于事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临时工?

不出事就是正式工,出了事都是临时工。较之“正式工”,“临时工”因其临时性,可谓招之即来,挥之即去,无后顾之忧,对用人单位来说甚是方便。

正因如此,“临时工”被某些地方政府敏锐的政治嗅觉所捕获,成为其逃避法律法规和社会责任的“替罪羊羔”。譬如,暴力执法、强制拆迁、贪赃枉法、特大火灾、上班打牌、女警打人等等,不一而足,均可声称乃“临时工”所为。如此反复的“临时性刺激”,形成了一套具有中国特色的“临时工现象”。   

虽有前车之鉴,但某些地方政府和用人单位不出事则已,一旦出事便迅速抛出“临时工危害论”,企图将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并大肆声称“决不姑息,一查到底”,同“肇事临时工”彻底划清界限,以彰显其“公平、公开、公正”的执法态度和行政理念。时至今日,“临时工”依旧成为其屡试不爽的不二法门。 [详细]

临时工顶雷扛事,临时工单位就能悄悄隐退?

从城管执法打人、残疾人住房被强拆,到政府公务人员酒后驾驶,刻意借“临时工”逃脱责任的意图明显。在《劳动法》正式颁布实施十多年的今天,临时工这一用工性质是否存在?临时工违法乱纪,单位就能免责吗?

根据中国《民法通则》第63条规定:“公民、法人可以通过代理人实施民事法律行为。代理人在代理权限内,以被代理人的名义实施民事法律行为,被代理人对代理人的代理行为,承担民事责任。”另外,2010年7月1日起施行的《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四条明确“用人单位的工作人员因执行工作任务造成他人损害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侵权责任。”

执法部门雇佣“临时工”执法,代表的是执法部门而非“临时工”,再“临时”的人,也与本部门脱不了干系,执法中造成的所有后果,也应当由执法部门负责。不论围殴少年符国俊的是不是“临时工”,对打人事件的问责绝不能有“临时观念”,更不能以为辞掉几个“临时工”就得过且过,乃至万事大吉。体制有没有缺陷?官员有没有问题?这些才真正应该被追责的,不能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详细]

“临时工”泛滥是社会的“难言之耻”

nopic1

临时工“受伤害”成为社会常态

临时工开除再聘用,只能饮鸩止渴无异根除

每每出现恶性负面事件后,为何总是拿临时工说事?这是因为临时工多属于聘用人员,属于没有编制的“编外人员”,对编外人员的处理,大不了来个“一辞了之”为了平息事端,平时不被关注的临时工便被推到了“前台”。不出事,单位与临时工都“不声张”;出事时,临时工就“站出来”。这已成为一些单位用工“潜规则”。

如今在一些电视台、高校等单位,里面最忙活的人,不是实习生,就是没有编制的临聘人员;政府部门也充斥着大量“临时工”,从司机到文员到秘书,基本上各种职位的都有;一些医院里,到处都是实习医生和临聘护士,一眼看去,好像活都是这些人在干。这些机关和事业单位,既然有那么多正式职工,为什么还会出现大量临时工呢?表面上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编制太少,事情太多,不招临时工,许多活没人干,单位就难以保证正常运转。 [详细]

有关部门应该对每一起“临时工”事件进行彻查问责

“临时工现象”的频频出现,正潜移默化地成为某些地方政府和用人单位的一种“权力”共识。这不仅与社会公平正义相违背,其背后还可能藏着肆无忌惮的权力腐败和暗箱操作。“临时工现象”的存在,不但助长其侥幸心理,使真正的责任人免于责任追究和法律制裁,更助长了此等歪风邪气的生长,与构建“和谐社会”的主体思想格格不入,同倡导“人无信不立,国无信则衰”的公民思想相距甚远。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频繁出现的临时工现象,不禁让人联想到著名的“塔西佗陷阱”,即“当一个部门失去公信力时,无论说真话还是假话,做好事还是坏事,都会被认为是说假话、做坏事”,类似于民间谚语“狼来了”的故事。倘若某些地方政府和用人单位动辄以“临时工”为由来愚弄公众,用自认为很“高明”的手段来戏弄公众,就会使本就稀缺的公信力资源被慢慢吞噬掉,陷入难以自拔的“塔西佗陷阱”中。   

一些地方政府和用人单位,需要卸下一贯的“官本位”权力思想,从制度设计和权力优化上入手,将“权力关在笼子里”,打破公权力垄断,倾听来自社会各个角落的声音。 [详细]

“临时工”——奇异的群体

    临时工真是个奇异的群体。他们是犯事儿的,也是扛事儿的;他们是干活的,也是顶雷的;他们有时候是真的,有时候是假的;他们是壁虎的尾巴,也是鸵鸟的屁股;他们是炮灰,他们是盾牌……他们有很多不应该存在的理由,但他们同时也是受害者。

百科名片:临时工

    “临时工”,顾名思义乃“临时招聘的工人”,是中国统一实行劳动合同制度之前的一个概念,是和“正式工”相对的一个称呼、一种身份。最近这几年,出事的总是“临时工”,他们被赋予了多层的含义。临时工成了这个社会上劳动技能最差、思想品质恶劣,道德低下的代名词。

小浪调查

精彩专题推荐

官博推荐

本期编辑

专题出品:新浪安徽新闻频道

专题制作:叶芬

各抒己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