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时的汪学生年轻时的汪学生
汪学生近照汪学生近照

  “如果他看到这张照片,一定一眼就能认出我是谁。”1978年春天,汪学生参与修建了合肥老三水厂,在工地上,汪学生结识了与自己年龄相仿的戴新久,两人一见如故,于是结交为好友。后来因家中搬迁,汪学生与戴新久失去了联系。如今对于61岁的汪学生而言,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找到好友,一起再去合肥老三水厂叙叙旧。

  老三水厂见证下的友情

  20世纪70年代末,合肥市供水严重不足,市委、市政府决定投资1400万元,兴建日供水能力10万立方米的合肥市第三水厂。时年21岁的汪学生在村里的安排下参与修建合肥老三水厂泵房。在工地上,汪学生结识了与自己年龄相仿的戴新久,两人一见如故。“我负责开挖沟渠,他负责铺设管道,当时戴新久已经是单位里的正式工,但是对我们这些临时工都十分客气,平时哪里需要帮忙,他都会搭把手。”汪学生说自己欣赏戴新久平易近人的性格,于是两人从同事发展为好友,闲暇时两人在工地上谈天说地,就连吃饭也是形影不离。

  “那时候每天早上7点开工,晚上6点散工,要是碰到赶进度,工人们就需要连夜加班。我们铺设管道的沟渠宽约4米,深约3米,完全依靠人力开挖,但年轻人总有使不完的劲。”汪学生说,当时自己和戴新久都是蒸饭吃,每天两人从家里带上米和菜,放在老式的铝饭盒里,借着热气腾腾的锅炉将米饭蒸熟。“戴新久说他家里条件比我家好点,有点好的菜都会往我碗里放。”有一次,因为蒸饭的锅炉出了问题,汪学生的饭一直蒸不熟。戴新久看到后,主动邀请汪学生到自己的家中吃饭,等到了戴新久的家,汪学生才发现戴新久的家里共有四个兄弟,作为家中长子的戴新久一直承担着养活全家的重任。想到戴新久平日里对自己的照顾,汪学生十分感动。

  相交一年多失散38年

  “那时候我们一天干活的工资是1.25元,1元钱需要交到生产队换粮食,等到年底再结算。自己净得0.25元,戴新久工资也不高,但是却经常买东西带给一起上班的工友分享。”在工地生活的一年多时间里,汪学生和戴新久之间的友情日益加深,两人约定即使日后不在一起工作,也要互相保持联系。

  1980年,汪学生结束了合肥老三水厂的挖沟工作,回到村里开始务农。由于当时的通讯条件并不发达,两人逐渐失去了联系,几年后,汪学生按照记忆里的地址找到戴新久的老家,发现戴新久一家已经搬离了原址。在之后的几年时间里,汪学生又先后去找过几次,但都杳无音讯。2011年,汪学生也从农村老家搬离,想到戴新久以后也有可能找不到自己,汪学生每次去老三水厂附近溜达时,心里总觉得不是滋味。

  “今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我突然想到要是我和戴新久还有联系的话,今年也是我们相识的第40年了。”汪学生说,合肥老三水厂建成之后,自己作为参与建设的一员还特意去现场参观了一下。“想到以前我和戴新久在工地干活的那些日子,心中真是十分怀念。如今新三水厂都已经全面试运营了,我怕再找不到戴新久,以后就没机会一起去看看当年的老三水厂了。”

  看到照片一定能认出来

  由于那个年代既没有身份证也没有照相机,汪学生告诉记者,自己也并不确定对方的姓氏是“戴”还是“代”,只模糊记得戴新久的老家在阜阳路桥附近,家中有四个兄弟。“他现在和我一样,也是年过花甲的老人了。”如今老人只留有一张自己年轻时的照片,汪学生很笃定地告诉记者,虽然戴新久和自己已经38年未见了,但只要老朋友能看到自己的照片,一定一眼就能认出自己是谁。

  亲爱的读者,如果您有汪学生好友戴新久的线索,欢迎拨打我们的新闻热线96511。

  合肥晚报 ZAKER合肥见习记者 卫晓敏 文/图

  来源:合肥晚报

  (责任编辑 黄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