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了10年的“文革”,已经将中国折腾得混乱不堪。这时万里刚被解放出来,原是派往湖北工作。邓小平听说万里要去湖北,随即向华国锋、叶剑英建议,安徽这个“老大难”要有个得力的干部去。于是万里转而到了安徽。

  万里到达合肥的第二天,就召开了省委常委扩大会议,传达了中央《关于解决安徽领导班子问题》的指示,果断地改组了安徽省的领导班子。紧接着,对那些派性严重而又不肯悔改的领导干部和造反派头头,该撤的撤,该抓的抓;并及时将那些根本就没有问题却被“靠边”和仍关在“牛棚”的干部解放出来,迅速充实到各级领导班子中去。

  微服私访,万里深入20多个市县农村搞调查

  历时20多天的这次调查,万里指定王光宇和他一道。王光宇在新的安徽省委班子中,算是一个老资格的农业书记了。

  万里把王光宇请到自己车上,让自己的秘书坐王光宇的车。从淮北到皖中,再到江南,事先不打招呼,说走就走,随时可停;每到一地,—竿子插到村,访到户。前后跑了20多个市县,他一不开会,二不做任何指示,只是看,只是听,只是问。

  在凤阳县的铁路沿线,他亲眼看到蓬头垢面拖儿带女的农民,成群结队在同拦截他们的干部“玩”着“老鼠和猫的游戏”,争先恐后地扒车外流,他忍不住对当地领导发了火:“不要再念紧箍咒,再割‘资本主义尾巴’了!禁止人家出去要饭,你们总也要想想办法让大家吃饱饭哪!”

  对凤阳农民外出讨饭的问题,有人说:“这里的农民有讨饭的习惯。”

  万里听了气愤地说:“讲这种话,立场站到哪里去了,是什么感情?我没听说过,讨饭还有什么习惯!我就不相信有粮食吃,有饺子吃,谁还愿意去讨饭!种粮食的农民饿肚子,这说明我们的政策不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