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韩国官方统计,仅去年中国来韩国做整形手术的人数就已达到了5.6万人据韩国官方统计,仅去年中国来韩国做整形手术的人数就已达到了5.6万人

  中介最高可拿90%费用,广告宣传回避风险,整形技术可能是中国已经淘汰的技术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赴韩整形的各个环节都存在巨大风险

  晨报记者 李东华 佟继萍

  赴韩国整容,结果却走上维权之路,舒雪并不是个案,就在一个月前,25岁的武汉女孩魏雪(化名)去韩国隆胸,手术结束不久,呼吸心跳骤停,虽抢回一条命,但至今仍不能脱离呼吸机。

  到底有多少人因为韩国整形而身心受伤,至今没有一个具体的统计,但在一个“受伤害”患者自发组成的微信投诉圈里,成员就超过了3万人,因为投诉无门,他们用这种方式,集体控诉韩国整容医院的不良行为。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会长张斌透露,目前我国赴韩国整形事故和纠纷的发生率以每年10%至15%的速度在增加。

  集体维权

  赴韩交涉无功而返

  靳魏坤,山西人,时尚培训师、模特、演员,韩国JW整形医院受害者。去年6月,她曾联合十余名受害者到韩国进行集体维权,她们分别与实施整形的医院进行交涉,结果都无功而返。

  今年1月上旬,靳魏坤决定联合更多的赴韩受害者一起维权,于是建立了3个赴韩整容失败者微信群,加入圈子的唯一准则是:“赴韩整容受害者,希望集体维权。”

  其中一个群名为“人权·尊严”,在开通仅一周的时间里,成员就达到了117人,目前该群的成员人数已超过200人。靳魏坤婉拒了记者加入此群的要求。“我们要保持这个群的唯一性,这是大家定好的原则,在这里我们可以相互交流,其中有许多隐私的东西,有些人不愿意让他人知道。”

  最大问题

  韩医院不提供诊疗记录

  从靳魏坤提供的聊天内容来看,大家担心的最大问题是韩国医院不提供诊疗记录、不提供详细病历的行为,有些医院虽然提供,但怀疑是假记录、假病历。“这还只是一个群,再加上另外两个群,受害者远远不止200余人。最近,越来越多的受害者在申请加入,由于人数越来越多,我只好又开通了相关的 QQ 群。”靳魏坤说,群体越壮大,她对于一些韩国整容医院的不良行为就越感到气愤。

  号称国内最大整形社区的新氧网,也专门开辟了一个“投诉爆料”圈子,注册圈友超过3万人,每日更新帖大约100多条。这100多条帖子中,80%都是手术失败后的投诉帖,其中投诉韩国整形医院的占大多数,全部有图有真相,局部特写、术前术后对比照片、手术合同、X光照片一应俱全。

  ■失败经历

  靳魏坤

  没正式同意就被整了下巴

  2013年11月,靳魏坤被一档称为中国版let美人的整形真人秀节目《许愿清单2》吸引,遂报名参加。成为赴韩免费整形一员。

  2014年1月14日,她在JW整形医院做了乳头再造。3天后又进行了面部改修手术,一天之内进行了12项手术,其中包括靳魏坤没有正式同意实施的下巴整形。次月4日,靳魏坤又做了脂肪填充,乳晕纹绣。手术后靳魏坤发现脸部出现歪斜,CT检查显示颧骨一宽一窄,鼻子假体歪斜,鼻唇沟垫的骨头不对称,下颌角也不对称,被切得坑坑洼洼。经诊断,脸部手术全部失败,其手术目的有可能是为了练手。

  宓圆圆

  维权被诬蔑精神异常

  当时,国内“非常爱美网”推荐两家韩国医院,原辰和珠尔丽。宓圆圆在网站地接的带领下考察完两家医院,因价格过高,她又找到了电视节目中的FaceLine医院。2013年9月16日,宓圆圆在FaceLine整形医院接受了鼻子和发际线下移手术。术后即出现严重感染,经2个月的抗炎治疗无效后,额头上留下了一个长20多厘米的大疤,上半部分头皮失去知觉,头发大把脱落。于2013年12月4日、2014年6月19日分别接受修复手术,修复失败。宓圆圆多次和医院协商维权,医院公然诬蔑其患有严重的精神异常和梅毒,甚至对其使用暴力,其多次被送入警察局。

  百合

  手术失败不能吃东西

  网名叫百合的女孩称,今年1月份在位于韩国狎鸥亭奥德罗的拉菲安整形医院接受双颚手术,现在咬合错位,不能吃东西,交流困难。她说:“踏上韩国就是进入地狱。想念以前的日子,就是整容前一天也是美好的。”

  刘叶

  被要求签保密协议

  2013年1月10日,黑龙江人刘叶(化名)在韩国首尔江南地区丽珍整形医院做了颧骨下额角下眼带手术,手术费1100万韩币。手术失败后,退了其部分手术费用,但被要求签署一份保守秘密的协议。这份协议最终被刘一气之下给撕毁。

  2014年4月25日,刘叶在一个医托的推荐下,在韩国整形BE-FOR医院,做了隆鼻手术,多次在手术前提出看手术方案,均被拒绝。手术后4个月她发现鼻子是歪的,鼻子右侧外面起了个大包,鼻子里面长出块肉堵住了鼻子,导致呼吸困难。她再次来到韩国找到院方理论,院方报警后她被带进警察局,争执过程中肚子里的孩子流产。

  菲儿

  术后眼睛凹陷不敢见人

  菲儿是广东人,2014年,经翻译介绍,她在韩国德美特整形医院接受了鼻子、眼睛整形手术,以及脂肪填充手术,花费8万多元人民币,结果导致眼睛凹陷,鼻子歪。现在的她“不敢见人,害怕照镜子,讨厌现在的自己。”

  陈怡丽

  手术失败患重症抑郁症

  2010年,来自深圳的女老板陈怡丽,在翻译小燕的推荐下,在韩国善美高恩医院做了“肋骨鼻子”手术,又做了下巴以及嘴唇整形。术后发现鼻子畸形,几乎没有鼻孔,嘴唇歪斜,下巴缝的线至今还部分残留在里面。事后她找到医院要求退钱,院方让她去找小燕,说她拿了很多提成,但小燕已人间蒸发。手术失败后,陈怡丽濒临崩溃,最终被确诊为“重症抑郁症”。

  ■韩国整形乱象

  乱宣传“整容一条街”鱼龙混杂,宣传推销“无所不能”

  到韩国整容的人几乎都到过首尔最著名的“整容一条街”——江南区狎鸥亭洞一带,约3公里长的街道两旁,聚集了几百家整形医院和诊所,一幢大楼里就可能存在几家整形诊所,整条街被密密麻麻的整形广告和招牌覆盖。宓圆圆与靳魏坤对这里的印象最为深刻。

  “每逢节假日的时候,这条街就都是人,一眼看过去,至少7成都是中国人,大部分戴着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