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假期,各旅游景点游客如织,数据显示,厦门最热门景点第一的鼓浪屿国庆首日接待游客约6万。而排名第二的则是厦门大学思明校区,在国庆七天假期接待13万多名游客。

  据厦门大学校方数据显示,1日到5日,思明校区平均每日接待游客人数在2.2万人,高峰期在4日,突破2.2万人,七天总计13万多人涌入厦大思明校区。而厦大思明校区占地2500多亩,比鼓浪屿还小。

  高校成旅游景点,除了厦门大学,还有清华、北大、武大等名校。近年来,这些名校被旅行团频频光顾,校园该不该成景区也一度成为讨论热点。

  春天樱花绽放时,武汉大学樱花开放期间,游客从全国各地赶赴武汉大学,只为一睹“浪漫樱花”,对此,武汉大学对每位游客收取门票费。尽管收费,仍出现了十万游客挤瘫武大周围交通的场面,堪比春运。

  单反、长裙、草帽,度假游客蜂拥而至,厦门大学彻底沦为旅游景区。于是,厦门大学也不得不出台“限游令”,规定从今年6月1日起实施,不允许旅游团进入校园,大部分食堂将不接待游客,不再接受现金消费。不过,普通游客还是可以在校门口登记后,进入厦大校园。

  记者想起今年8月底在北大门口看到的排队景象,尽管本地人淡定路过,但长长的队伍还是吓到了游客。以至北大东门排队队伍旁边,出现了不少“黑导游”,这些人见到游客踟蹰不定,就会上前问道:“参观吗?不用排队,带你们进去。”

  原来这些“黑导游”带游客进北大,需要交钱,一般30元一个人,200元一辆车。要说这一手交钱一手带人进入校园参观,是你情我愿的事。但为什么交了钱就不用排队,这个钱到底交到谁手里,确实让人疑惑。

  国庆期间,到北大参观的游客每天早早就在北大东侧门排起长龙。为了维护正常的秩序,北大实行“查证限客”。校外人员进入北大,要先在保安处登记身份证信息。而有媒体报道,“黑导游”收了游客的钱后,伪造或购买北大学生卡、工作证租借给游客,冒充学生或者学校工作人员进入校园。本报记者在与“黑导游”砍价时,“黑导游”自称收费的30元里有15~20元上交给校园保安。

  在清华西门,有“黑导游”举着“带客参观”的牌子在路边招徕游客。有人甚至拿出持有的清华校园机动车出入证或者清华大学工作证明码标价带游客入园。

  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位北大学生,该学生认为,查证是为了保证校园安全,并且北大并没有将游客拒之门外,只要按照相关办法,就可以入园参观。不过,他也表示,由于游客并不熟悉北大校园,经常发生误闯教学楼或者办公区的事。

  中国高校“被景点”已成近几年的趋势,有不少游客、网民对比国外高校开放办法,希望国内高校可以参考,为游客提供更好的参观环境和体验。

  留学生梁冰告诉记者,在英国,大多高校是开放式的,但是,也有一些著名的建筑、景点需要买门票。以剑桥大学为例,多数游客进剑桥大学是为了欣赏校园建筑,有些人则是为了感受历史文化。剑桥大学采取的办法是,有的学院免费,有的学院需要收费。牛津大学也一样。

  据记者了解,日本的大学,外人可以自由出入,只有进入学校图书馆这样的地方,才需要出示图书证或者其他证件。记者也曾经随意出入名古屋市的爱知大学参观游览,为了让报考学生或游客有更舒适的体验,爱知大学为每位来客准备了宣传册、笔还有餐券,游客凭餐券可以在用餐时间免费领取午餐一份。

  美国加州的伯克利大学是一所公办大学,国家法律规定其“每周七天对外开放”,也从不限制游客数量。不仅如此,学校还设立了专门的“访客服务处”为参观者提供游览便利。

  有专家认为,国内高校资源社会化是大势所趋,包容、开放是大学的应有之义。作为高校管理者,应以更积极的态度、更人性化的办法,对游客进行宣传和引导,在不影响教学的前提下,让高校的公共资源惠及更多人,让高校的文化氛围滋养更多人。不过,专家也表示,发达国家的校园资源毕竟优于国内,并且,国内名校的参观人数大大超过了外国,负担过大,管理落后也是可以理解的。游客应给予高校更多时间完善。

  据了解,现在一些高校为了应对大量游客参观,出现了“学生导游”,假期留校的学生可以在校园里做志愿者或者兼职,带领游客参观校园,这样既能避免“黑导游”,又能保证游客享受到舒适的参观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