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网罗天下>正文

警方捣毁传销窝点劝说近300名传销者 仅5人愿走

A-A+2014年10月10日22:44法制晚报评论

警方捣毁传销窝点劝说近300名传销者 仅5人愿走

  警察搜出的“学员”日记上,写着各种“励志”口号a16、a17版摄/法制晚报记者 郭谦

  法制晚报讯(记者 董振杰 刘汨 ) 在被成功救出后,重庆女孩刘敏(化名)蹲在地上久久不起,一句“我要回家”不断地重复着。但在东蔡各庄村,并没有太多人做出和她同样的选择。

  前日,《法制晚报》记者将身陷传销组织的山东白领小李救出,昨日记者带领警方回到燕郊东蔡各庄村,对一处近300人“上课”的窝点进行了检查。遗憾的是,尽管进行了耐心地劝说,仍然只有5人愿意离开此处。

  除了管理和法律上的欠缺,对于这些身陷传销迷途中的人们,更难清除的是他们身体内的心魔。

  现场 近300人“上课” 黑板上写着巨大“富”字

  昨天下午4时,接到法晚记者举报后,河北省三河市公安局燕郊派出所的一辆警车赶到东蔡各庄,按照小李事先指认的地点,顺利找到了一个大院子,这里正是每天数百人“上课”的地点。

  “里面的人赶紧开门。”在如此喊话数次无果后,民警对院子进行了前后合围,由后墙翻入将院门打开。

  进入内部之后,记者看到,这是一个三四百平方米大小的院子,其中北侧和东侧建有多间约50平方米的房屋,窗户大多被窗帘或纸张遮挡。

  此时室外的气温已经微凉,屋内却因通风不好,明显的闷热并散发着恶臭。每个房间的布局都与学校教室极其相似,近百人分居两侧,坐在砖头做成的简易矮凳上。

  初步统计,三间“教室”共有近300人正在“听课”。年龄多在20多岁,不少人满脸稚气,甚至还有尚未退去的亢奋情绪。

  看到民警赶来,讲台上已经空无一人。此前正在讲课的“领导级”人物混入了台下的人群之中。记者在东侧的一间屋子内看到,在墙壁上设置了一块脏兮兮的黑板,上面写着一个巨大的“富”字,旁边的小字则写着“选择胜梅(化妆品名称),美满全家”字样。

  记者在民警从相关人员手中搜出的小日记本上,见到写得密密麻麻的各种口号,“我要在12月之前邀两个朋友过来”、“一定要把这个行业做成功,就算死也要死在北京”、“我们今天干的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卖货行业,它是采用全球最先进的卖货方式”等。其语气间,都透着决心和目标。

  特写 见到警察 重庆女孩哭嚎着“我要回家”

  对于这处院子,带队行动的张队长并不陌生。因为打击传销活动,他们曾多次来过这里,只不过昨日出现在眼前的,又是一拨新的面孔,“被民警发现后,一般他们都会立刻换地儿。”

  并没有严厉的训斥,张队长近乎以“唠家常”的方式和屋内的“学员”们交谈着。但在最后,他语气坚决地问了句:“有没有人愿意跟我们走?”

  台下是良久的沉默,没有半点回应。这样的情景,张队长并不感到意外。“有的年迈的父母跪在面前,他都不愿意离开,一心想成为传销金字塔结构中那个屈指可数的塔尖发大财。”张队长说,每次询问都很少有人愿意和警察一起离开。

  张队长无奈地摇了摇头,正当众人准备离开时,一个坐在前排的女孩突然高高地举起手来:“有人!我走!”

  甚至未等民警做出回应,女孩便快步走出了屋子。当走到院子里时,她蹲了下来,嚎啕间不断重复着两句“我要回家”、“是朋友为什么会骗我”。

  女孩叫刘敏,三天前从重庆来到这里。向刘敏发出邀请的小谭,是她大学时期最好的朋友。“我们都是师范毕业,她跟我说北京一家幼儿园招老师。”

  刘敏的哭声也传进了几间教室内,但在其中的小谭两眼却仍紧盯着黑板上那个大大的“富”字。

  因为需要拿回刘敏被扣的财物,小谭也被叫出屋外,要求面向墙站好。刘敏走到近前,拉了拉她的衣角,“虽然是你骗我来的,我现在原谅你了,咱们一起回重庆吧!”

  “你这样做对得起我吗?”小谭的回应,让在场的所有人吃了一惊。事实上,三天来刘敏已经看出了其中的端倪。

  “她曾经是很精明的。”刘敏也很难说清,究竟是什么将小谭变成现在的样子。

  目击 吃捡回来的菜叶 睡地上大通铺

  刘敏回到住地取行李,院子里的几块塑料布上,摆放着一些剁碎的圆白菜,正摊开晾晒。“这些是不是从菜市场捡回来的菜叶加工后放在这里的?”燕郊派出所的张队长问一名共同走进院子的组织人员。该组织人员毫不犹豫地承认,“是的”。

  这个小院的三间房子里,左右两间10平方米大小的房子分别为女生宿舍和男生宿舍。女生宿舍还有一张小床,男生宿舍就是一些彩色的塑料泡沫铺在地上。据刘敏说,每间宿舍都住了8个人,大部分人只能睡在地上,就连衣服也是互相转借。将男女宿舍隔开的那间锁着门的房子,则是级别较高管理大家的“大主任”住处。

  临走前,刘敏想再试着劝一次小谭。但还没等她张口,小谭便将她伸过来的双手甩开。此后,再问什么问题,这个曾是四川某高中教师的女孩都不再做声,她只明确回应了一个问题:“我不回家。”

  对于朋友小谭,刘敏觉得已经“仁至义尽”,但说还会试着和她父母沟通。

  惊心 数百人只有5个愿走 经历都是被“杀熟”

  在昨天的行动中,近300人,只有5人表示愿意离开。在与这5人的交谈中,记者发现,他们被骗至此处的经过、在组织中的遭遇,都惊人的相似。

  刘敏被大学最好的朋友所骗,向其余四人发出邀请的都是他们信任的同学、同事或朋友。但无论邀约人身份如何,五人并未被告知此行的真正目的。除了求职、培训等理由,更有一位广西的船员被网恋“女友”忽悠称是来京旅游。

  而到达燕郊后,五人入住东蔡各庄村的理由也是极其相似。“别的地方不方便住啊。”在邀约人的口中,总会出现一个“表哥”可以在此提供暂住地。

  这五人在进入东蔡各庄村后就明显感到了人身自由受限。刘敏的朋友小谭几乎寸步不离,萌生退意则被暗示为“态度不端”,广西的船员甚至被“搀着”前往上课地点。当他们有人明确提出离开时,一句“你还没考察清楚”是不变的拒绝理由。

  同时,获救的五人都至少购买过一套2900元的“胜梅”化妆品,但没有任何人见过实物。在获救时,几乎都有财物被扣的情况。这其中除了普通的行李、衣服外,还包括手机、证件甚至电脑等贵重物品。

  对话 迷途者:不想回家 要在这里磨炼意志

  在警方要求偿还获救者物品时,始终有一名女孩从中打电话协调。经询问,这名叫小北(化名)的26岁女孩来自贵州。而在此次行动后,她依然选择留在东蔡各庄村内。

  法晚:来这里多久了?

  小北:三个月。

  法晚:不想回家?

  小北:不想,至少要待到年底。

  法晚:为什么,觉得在这里有什么收获吗?

  小北:能吃苦,磨炼了自己的意志。

  法晚:除此之外呢,你相信这里宣传的赚钱模式吗?

  小北:这东西就像鬼神一样,信则有,不信则无。

  法晚:那你相信吗?

  小北:……(沉默不语)

  法晚:家里知道你现在的状况吗,包括在哪里、在做什么?

  小北:我父母都知道,他们也支持我。

  法晚:你确定他们来这里看过后还会支持吗?

  小北:确定,我有一个哥哥以前就做过这个,只不过后来不做了。

  法晚:为什么不做了?

  小北:……(思考良久)不知道。

  法晚:你知道有些人并非自愿留在这里吗?

  小北:都是自己坐车过来,有谁不是自愿的。

  法晚:你怎么看这五个想要离开的人的遭遇和表现?

  小北:……(沉默不语)

  深思 打击传销法律待完善

  三河市公安局政治部主任张志新表示,今年7月以来,他们已联合多部门成功捣毁传销窝点67个,教育遣散传销人员1890人,立案9起,破案9起,刑事拘留13人,查封用于传销的出租房屋230余间。

  在昨天的现场,燕郊派出所张队长认定该组织为典型的传销窝点,但他为难地说,没有足够数量的人肯站出来直接指认,无法对头目进行处罚。对于普通传销人员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屡劝不走,劝走又来,也不能直接抓他们”。

  燕郊派出所张所长还表示,“只有达到30个传销者共同指认一个头目,对这个头目才有可能定罪量刑,而传销头目往往采取10多个人居住在一个地方的方法,来规避这个法律责任。”

  中国民间反传销协会创始人李旭表示,该传销组织属于“北派”。他们通常不会打骂,而是以类似对待家人的方式,灌输一种“在此可以学到东西”、“是没有围墙的大学”的思想。

  不少被骗者是刚刚步入社会不久的年轻人,资历较浅又急于创业,这种氛围正好容易使他们受到蛊惑。同时,每天数个小时不停地“讲课”,一般人七天左右就会被完全“洗脑”。

  对于解救,通常要进行“反洗脑”,由有类似经历的被骗者进行开导。最好是首先脱离传销组织的控制、一对一进行。

  文/记者 董振杰 刘汨

(原标题:警方解救 300人仅5人愿回家 接记者举报燕郊警方行动 翻墙进院目击“上课”现场 迷途者称要留下磨炼意志 遏制传销仍需完善法律)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