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网罗天下>正文

北京“月汇万元”乞丐现身 称月入仅两三千

A-A+2014年9月17日16:20安徽网评论

今天上午,乞讨老人又出现在西站候车室的人群中
网传老人在邮局数钱汇款的照片 (网络截图)

  近日,“乞讨者月汇万元回家”的帖子在网上热传,配发的图片显示一位老人蹲在邮局大厅内清点一堆零钱。有消息称他是一名乞讨者,会将讨来的钱以汇款的方式寄回老家。

  昨天记者在西站找到这位老人,记录了他的乞讨过程。但除了说老家在徐州外,老人未向记者透露任何信息。

  乞讨 在候车室长跪磕头要钱

  昨天下午,记者在第9候车室看到,一位年约70岁的老人跪在地上,上身光着膀子,下身穿一条深色短裤,趿拉着一双拖鞋。他右手拿着一个黑色垃圾袋,靠双手支撑着向前滑行。每滑一段距离便会磕一个头,砸在地砖上“咚咚”作响。有人给钱他伸手接过,磕头答谢。

  长时间跪地和反复地磕头,老人的额头和双膝已磨得发黑,并长出了厚厚一层茧子。记者对照手机上的图片反复辨认,证实这就是那位“月汇万元回家”的乞讨老人。

  离发车还有8分钟,旅客已基本全部进站,跪在地上的老人缓缓坐了起来,从垃圾袋中取出一件衬衫穿在身上。记者上前询问他的身世,老人操着沙哑的嗓音说,老家是江苏徐州的,前几年来的北京。

  记者追问他乞讨原因时,老人不愿再回答,他随后走向旁边的一个检票口,跪下开始重复刚才那一套动作。

  趁老人“工作”时,记者和站内人员攀谈发现,这里很多人都认识他。“来西站(乞讨)至少三年了。”旁边商店的售货员称。“你出名了知道吗?”有路过的保洁员和快餐店员工,跟老人开玩笑似的打招呼,但他都没有理会。“他就这样,在西站这么多年没跟人说过话,最多就是点个头。”站内一位工作人员说。

  生活 去餐厅找剩菜剩饭充饥

  下午5时许,出发的列车差不多都发完了,老人的“工作”也告一段落。他走出候车室来到二楼的快餐区,进了一家肯德基餐厅。老人在店内的垃圾桶前站定,伸手在桶内翻找着,拽出三个包装袋。

  捏着袋子的他游走在餐桌间,看到有客人没吃完的汉堡或炸鸡,就上前询问“还吃吗?”获准后便将食物扫进袋中,接着寻找其他“配菜”。一位店员称,老人一到饭点儿准来,带走一些剩菜剩饭充饥,“他还去别的店要过饭”。

  “准备”好自己的晚餐后,老人坐到餐厅的一个角落里,将袋里的东西一股脑儿地倒出来,挑了半个汉堡和一块炸鸡大快朵颐起来。

  收入 一天约讨200元

  饭后,老人拎着装钱的垃圾袋走进了一处楼梯间,他攥着袋口倒过来抖了几下,皱巴巴的纸币和沾着油渍的钢镚铺了一地,面额从1角到10元不等,其中以5角和1元的纸币居多。

  老人坐在台阶上清点一天的收入,按面额由高到低开始数钱,先是10元的再是5元、1元、5角的。记者粗略估计,这些零钱总计约有200元。

  数完钱后,他又到候车室继续“工作”。累了就在椅子上躺一会儿,歇够了起来接着干,直到昨晚10时记者离开时,老人仍没有要“下班”的意思。

  对话

  自称乞讨为三哥治病

  上午10时许,记者在西站再次见到了乞讨老人。这次他终于开口了。

  老人自称姓李,今年73岁,老家在江苏徐州。在北京乞讨的钱寄到家里给已经84岁的三哥治肺病。

  他称每月只讨来几百元,当记者提到有人拍到他坐在地上数着成堆的一元纸币的照片,数目可能约在一万元左右时,老人称“不是我”,并且连称两遍。但随后他又改口称一个月能要来两三千块钱。

  老人说家里有兄弟姐妹七个人,他排行第六。自己有三个子女,一个女儿、两个儿子。“儿子在家里养猪、喂鸡”,并称孩子知道他在北京乞讨,不过已经二十多岁、正在外地上学的孙子并不知道这些。

  据其讲,自己没有电话,也不和家里人联系,只是“每隔十天、半个月”便会给家里寄钱,不会写地址就让别人帮着写。

  今天上午,记者电话联系到老人口中的三哥的侄子,对方称家里人知道老人在北京乞讨,最近一次来北京约在两个月之前,而平时老人也不跟家里联系。关于老人三哥的病情,对方称是肺结核。而关于每月老人汇回多少钱,对方只称不知情,还需要再询问家人。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