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网罗天下>正文

聂炳光今年65岁 能清楚地背出自己的履历

A-A+2013年11月28日21:35中国广播网评论

  注定的女儿

  聂炳光今年65岁,能清楚地背出自己的履历。

  初见聂炳光时,他夹着一个公文袋,走路时会挺起佝偻的身子。和记者聊天,他多次说到“(自己)一辈子没犯错”。可在这句话的背后,是这次“怎么也抹不掉”的获刑经历。

  “都是注定的。”聂炳光说,收养聂水华是个偶然。1989年的一个冬天,聂炳光在农电站上班时,发现办公室内多了个女婴。他还记得孩子的襁褓是红色的,上面有印花。兜里的纸片显示,孩子出生仅两天。

  那时,聂炳光已经育有两女一儿,大的近20岁了。按照当时的政策,聂炳光不可能再收养孩子。第二天一大早,他铁了心出门准备把孩子送人,碰上时任公社书记的雷海东。

  见孩子瘦弱,雷许诺帮孩子解决户口问题,让聂炳光先照看着孩子。聂炳光揭开襁褓,看到婴儿对他笑。那时,聂父去世不久,聂母见到孩子后也多了几分生气。女婴就这样被收养了,取名叫“水华”,意为莲花。

  回忆起昔年,聂炳光一脸笑容,他一直觉得水华是个福星,是注定的女儿,对其额外呵护。按照妻子唐秋莲的话,“比亲女儿还亲”。

  带着儿女去自首

  聂水华就医后,聂炳光夫妇一直贴身照顾。

  当时长期在南华附三医院治疗,聂家住在东湖镇,两地相距30多公里的山路。聂炳光每天骑摩托车接送聂水华。他的脸颊上有一个长约5厘米的疤,是接水华的路上摔的。

  后来,全家带着聂水华到湘雅三医院治疗。聂炳光要给水华捐肾,后因配比不成功终止。聂水华继续做透析,每个月需支付几千元的透析费。

  这个家庭并不富裕,聂炳光每月1000多元的工资是家庭的主要收入,无法支付起巨额的医疗费用。而这时,聂水华的“新农合报销发票”给了他们希望。聂炳光多次帮女儿办理兑付手续,却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已是“协助骗保”的性质。

  2012年11月,聂炳光听到儿子聂志军在与水华争吵,这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当天晚上,一家人召开了家庭会议。次日,聂炳光拉着儿女去自首。

  陪孩子走到最后

  “犯法要不得,纸包不住火。”聂炳光对于犯法的事情特别敏感。十多年前,儿子聂志军入狱后,他只看过儿子一次。聂炳光记得,隔着钢化玻璃,他和儿子离得很近,儿子很消瘦,但狱警怎么都不让他们握手。

  聂炳光说:“都是我的责任,我一辈子没做错事,就是没教好孩子。”他多次向记者表示自责,但说不出自己错在哪里。他反问记者:“如果不是我的错,别人家的(孩子)怎么好好的?”

  问及是否后悔当初收养水华,聂炳光给出了否定的答案,他认为收养的事情都是命中注定。

  司法部门正在商讨儿子聂志军的收监问题,聂炳光没有想求情,他说:“犯法就是犯法,求情没用,我认。”

  记者离开时,聂炳光扶着聂水华慢慢走上楼。走时,他告诉记者,即使没钱医治,他也会陪伴孩子走到最后,“把她好好地送出门”。

  账单

  套取42万补偿金

  15%的税费返还给“票贩子”

  聂水华说记不清自己到底套取了多少新型农村合作医疗补偿金。

  按照哥哥聂志军所说,其中大部分套取的钱都给了长沙的“票贩子”。他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聂水华前后拿去报销的票面金额为1158230元,但要以15%的税费返还给“票贩子”,共计约173734元。

  而1158230元的票真正套取补偿金约为421668元,聂水华真正拿到手里的钱只有20多万。

  “现在要偿还42万多,但就是治病没花,也只有20多万,还要交罚金,不得不欠账。”聂志军说,事后他多次与聂水华到长沙寻找当日的“票贩子”,但均无果而终。

  原标题:尿毒症女孩为求生骗保42万16名亲友因协助获刑(图)

 

  稿源:中国广播网

 

[上一页] [1] [2] [3] [4] [5]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