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网罗天下>正文

涉险以为是取巧 谁知会犯法

A-A+2013年11月28日21:35中国广播网评论

  涉险以为是取巧,谁知道会犯法

  聂志军不爱提起狱中的生活。十多年的别离,其间他只见过家人一面。和人聊天,他只愿从离开监狱时谈起,“从没有过的开心,感觉活了过来,很美好,再也不想回去。”

  在狱中,聂志军有了一些基本的法律知识。“但还是和社会脱节了,太多东西不懂。”他说,妹妹在湘雅三医院住院期间,曾多次托他到农合办办理兑付手续。然而,后来出院后,水华还给他发票让其办理,聂志军有些奇怪:“怎么没住院也可以报?”妹妹告诉他那是医院的“特殊照顾”。聂志军觉得,“有钱报销是好事”,而且这个家急需钱解燃眉之急。

  “开个发票,多报一点,以为只是取巧,谁知道会犯法?”聂志军先后在农合办办理了9次兑付手续。直到2012年11月的一天,当地卫生局的熟人老陈告诉他,水华报销的发票有问题,“已经在查了”,聂志军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第二天,他带着一家到衡山县公安局自首。

  聂志军以为,这件事可以罚款了事,没想到法院还判了刑,他需要再次面对铁窗。

  担忧如何解开妹妹的死局

  聂志军说自己不后悔。除了打小的兄妹情分,他心里还有一个坚守:当初进家门的时候她(聂水华)是好好的,不能不好了就不要了。

  比起收监,更让聂志军担忧的是水华的死局,他分析了两种情况:

  一、他被收监。父母年事已高,不可能支付水华的治疗费用。别说换肾没有希望,就连每月数千元的透析费用都无法支付,水华只能等死。二、他没被收监。因为“骗保”的事情,要退还40多万,加重了家中的债务,他也给了周边人“再犯”的印象,很难筹到钱。而水华因为此事,2013年一年都没申请到补偿款,病仍旧难以继续医治。

  “怎么走都是死。”说到这里,聂志军揉了下微红的双眼,猛吸了一口烟。他骂骂咧咧地说:“要是能救(她的)命,我再进去蹲三年,蹲五年。”

  养父

  一辈子没做错事

  就是没教好孩子

  “村内同龄人里第一个入党;1972年,任村支部书记;1974年,转为公社农电员;1986年,升为公社农电站站长……”11月27日,为了证明自己多年的“清廉”,聂炳光一项项罗列着自己的履历。然而,这个昔日的公社农电站站长,晚年的档案上却多了意外的一笔:养女聂水华为求生骗取了42万余元补偿款,作为父亲的他因有协助行为,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缓刑两年。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保存|打印|关闭

新浪首页|新浪安徽|资讯|城市|汽车|美食|时尚|旅游|健康|教育|微导航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

分享到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