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网罗天下>正文

 诗人曹天竞选市长之后 “没有一首诗是歌颂权力的”

来源:中国网2012年12月12日 15:12【评论0条】字号:T|T

  诗人曹天竞选市长之后

  “没有一首诗是歌颂权力的”

  在这之前,曹天不上网,不用电脑,自认是个封闭的人。“以为QQ就是个小轿车。有意识拒绝现代化的东西,而且厌倦城市。”

  为什么?

  “因为我是个诗人。”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瞪着,一点也没含糊。“网上的信息太多、太干扰,诗人要的就是一个敏锐,管它正确不正确。”

  曹天自认为是个诗人,是从农村岁月开始,他的老家在兰考县阎楼乡王玉堂村。1968年他出生时,正值“文革”。他的父亲河南大学历史系毕业,本有光明前程,但因为与轰动全国的“潘、杨、王右倾反党集团”沾了关系,被下放回家做了一名乡村教师。

  曹天的作家梦开始于高中时期,那时候已是1980年代,人文思潮在文革后复归,文学几乎是每个青年的爱人。曹天发表了很多文章,他把乡村的违法现象写成故事投给《法制日报》,写诗和散文发表在《语文报》、《青年人》等等文学期刊。

  “那时候写作跟做梦一样”,年轻的曹天在《中国青年报》的报缝里寻找各种征稿启事,还获得过一次全国三等奖,“一代人的梦想都是从这条报缝里起航”。他还给流沙河、臧克家等名家写信,“那时的编辑几乎都回信,不像现在,我给国外的朋友写封信,他打过电话来说:你神经啊?”

  “我一直以为理想能当饭吃”,直到他1984年高考失利,回家种田。曹天第一次开始思考要改变命运。直到1986年,瞒着家人又一次参加高考的曹天,拿到了“以为是寄错了的”河南大学录取通知书。

  那个时候报考中文系的人太多,曹天就选了法律系,“做个律师也不错”。但就业并不是曹天首要考虑的问题,他首先面对的,是一个穿着棉布衣服,在城市学生中不敢说话、不敢谈恋爱的农村娃如何拾起尊严。

  尊严,是这个42岁男人描述自己人生每一个节点时,都脱口而出的词汇。

  解决的办法还是写诗。甘肃的《飞天》、新疆的《绿风》、南京的《青春》……都有曹天的诗作发表。“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午夜12点有个午夜诗会,经常播我的诗。尊严一下子就找回来了。我是个诗人!”曹天说。

  曹天成了河南大学羽帆诗社的社长,这是一个足以让他成为校园名人的身份。羽帆诗社成立于1983年,在河南当代诗歌史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但在诗歌落寞的当下重新打量80年代,很难说是羽帆诗社带动了河南诗坛,还是当年的“文艺复兴”成就了羽帆诗社。现在的河南大学中文系大三学生,曾经的羽帆诗社社长王凌风告诉记者,“诗歌从来都不是主流,最多有某些诗人在某种情况下站到了灯光下面”。

  但在曹天的大学时代,那个征婚启事里都会写着“热爱文学”的时代,诗人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最乐于炫耀的标签。“那时候投稿都不用贴邮票,直接写上‘稿件’两个字,全国免费。”曹天说,“那时都规定不得一稿多投,我才不那么老实,一个稿子投给十几家杂志。”

  以文会友成了年轻人交流思想的媒介,曹天给艾青、流沙河等偶像写信,“艾青虽然是个正部级干部,但他的诗没有一首是歌颂权力的”。

  1986年,曹天进入大学的这年,中国也走入了一个新的关口。在这一年,邓小平四次谈到政治体制改革。在这个思潮涌动的理想主义年代,改革在青年人中受到异乎寻常的拥护。

  曹天给陈立夫写过信,纠正他的历史观点,竟然收到了台湾寄来的贺年卡,上面有陈立夫的亲笔签名和印章。他还给胡耀邦写信,表达对官场腐败的憎恶,“现在觉得很肤浅”。

  1989年5月,大学三年级时,曹天生平第一次收获了爱情。一个音乐系女生给他写信,表达了对他才华的仰慕,提出周末见面聊聊。“我看了信后说还等什么周末啊,当时就去找她。”

  但短暂的爱情只持续了三个月,突然降临的牢狱之灾让一切戛然而止。

 

[上一页] [1] [2] [3]

点击阅读更多安徽新闻| 众生相 | 民生直通车 | 一周图闻 | 星闻故事烩 | 新闻显微镜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