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网罗天下>正文

国民党军官文革被错杀31年后平反

来源:都市时报2012年9月5日 17:50【评论0条】字号:T|T

  申诉,纠错,平反,恢复名誉

  丈夫死后,聂时华带着孩子艰难谋生。直到31年之后,她的申诉才换来了丈夫的平反。

  聂时华说,不记得过了多久,一天,有人上门,叫她“去看看”。听说是去看丈夫,她急匆匆地出了门。但是,她见到的陆人耀静静地躺在棺材里,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

  年轻的寡妇趴在棺材上嚎啕大哭,被族人们劝起。几个人抬着棺木向前走,她跟在后面,泣不成声。在一处没有任何标志的荒山上,下棺、入土,没有墓碑。

  之后,出于本能的恐惧,聂时华带着5个孩子迁回昆明。年幼的蔡陆乃依稀记得,那时他们坐火车,蒸汽机车“呜呜”地叫,冒着浓烟。    

  到了昆明,聂时华在基督教会信徒们的帮助下找了很多份工作,但依然难以养活5个孩子。为了孩子们能活下来,这个30岁的女人不得不做出艰难的抉择――把年幼的孩子们一个个送出家门。

  两儿三女,聂时华只留了大儿子在身边。排行老三的蔡陆乃是最后一个被送出去的,呈贡县的一户吴姓农家收养了他。“吴华”是他记忆中自己的第一个名字。几年后,聂时华改嫁一蔡姓人家,生活稳定后,她试着寻找送出去的孩子,但最小的女儿已不知下落。

  “‘文革’结束后,我听说以前被冤枉的人得到了平反,就开始写申诉信,我的丈夫是清白的,我要求恢复他的名誉。”1979年,聂时华瞒着两个儿子,以自己和儿子们的名义给保山地、县落实起义人员办公室写信申诉。    

  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至今还保存着聂时华当年的申诉材料。她的申诉有三点要求:陆人耀系起义人员,应既往不咎,恢复名誉;陆被枪决后,家属举家迁往昆明,不知当时是否宣布没收私宅,现在想回保山,要求发还房子;现在自己老无所依,儿子负担重,要求国家给予照顾,勉度晚年。

  很快,原保山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就查实了陆人耀的起义行为。1981年11月,保山地委召开统战、公安、法院三长会议,要求对建国初期处决的起义投诚人员,本着“实事求是、有错必纠”的一贯政策进行复查。“经复查确系因历史问题或主要历史问题被处决的,要实事求是地纠正过来,恢复其起义投诚人员名誉,不开追悼会,不做经济退赔,要正确对待其子女,清除影响,一视同仁。”

  1981年3月,保山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对“陆人耀反革命案”的复查处理报告中,首次提出“宣布为错杀,恢复其起义人员名誉”。    

  此后,法院还曾开展更细致的调查,耗时一个多月,寻访25人,对陆人耀案的细节再三查证。关于贪污问题,经证实,接管旧政府时出纳交出2万余元,当时人民政府资金缺乏,这笔钱被拿去合作社(后并入贸易公司),与陆人耀无关;关于杀人问题,无人证实陆人耀杀害地下党员,“杀死两个共产党员”的说法不能成立。    

  31年前,陆人耀自主保留下的档案资料不能帮他自证清白。31年后的证人证言,才还原了历史的真相。

  聂时华拿到了再审改判书。内容只有两点,一是撤销死刑判决,恢复陆人耀的名誉;二是对陆人耀在保山县城的房产,按土改时没收地主财产的政策予以没收,是正确的,不退回。

  要不回的房,寻不到的骨

  陆人耀以前的房产被没收了。如今,他的后人仍在努力,希望为此要个说法。

  对于这份改判书,聂时华并不满意。“既然是陆人耀的私宅,名誉都恢复了,为什么房子不能退回?”她数次向不同部门申诉,要求返还房产,一直未果。保山地委曾于1985年回复她:“关于要求归还陆人耀房屋的问题……到时会通知你的,你不必来信,以免造成不必要的浪费和损失。”

  聂时华不知道,这些年来,原先的二层小楼已成为保山地委的办公场所。旧洋楼被拆除后,新的地委大楼在这块土地上建起。陆人耀当年看中的县城廉价空地,几十年后成了保山地区的中心。

  1986年,对于这块地上地委大院的房、地产权,保山地区人民银行、保山地区农业银行曾拟定协议书。其中特别注明:房地产权划分后,老地基的历史遗留问题,产权归谁就由谁解决,双方占有的,按占用比例承担费用。

  经多番寻找求证,蔡陆乃确认,陆家老宅的地址现已改为保山市上巷街13号。如今,这里是农业银行的经营场所。1996年,保山地委办公室和保山地区农业银行草签了一份协议,以988万元的总价,将地委大院的相关权属全部转让给后者。  

  这块地和地上的房产的产权性质,当年如何被没收,如何从私有变成了国有,已经无人能说清。翻看当年的处决公告,并无没收陆人耀房产的记录。时至今日,聂时华和她的儿子们也没有见到过没收陆人耀房产的相关文件。

  1980年11月27日,当年的保山县长李铭勋曾向法院写过一份材料,题目是《关于陆人耀的房子问题》:“1950年我担任保山县长时,关于陆人耀的房子,并没有被没收过。1950年4月,解放军41师进驻保山,司令部没有住处。查师长同县政府商量,把陆人耀的房子作司令部用,后县政府派科长徐少祥去处理,通知陆人耀搬出来住,把房子腾出来给司令部用。”

  这份文件下写有一行旁证――“张子明老人讲,枪毙陆人耀时,没听说过要没收他的房子。”但是,这些内容并没有在法院改判中体现出来。

  1983年1月25日,中共中央办公厅转发公、检、法三党组《关于进一步复查平反政法系统经手办理的冤、假、错案的意见的报告》中指出,凡经各级人民法院判决没收的财物,案件平反后,应当发还。被错误没收、占用的房产,能归还的应予归还。由于种种原因无法归还,而本人又无房屋居住的,应由当地政府统筹安排,适当解决。

  依据这份文件精神,陆人耀的后人们认为,即便房产没收,现在也应该归还,或给予补偿。

  “1951年保山地委开展土改运动时,陆人耀已被处决,逃离保山的聂时华和孩子生活艰难,并非地主,县城里的房产和地产也不属于土改没收范围。”北京盈科(昆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丽艳认为,无论房产和土地使用权是否被没收,当陆人耀的遗孀和后人提出返还要求时,应依法将房产和地产返还。不过,王丽艳也认为,现在楼被拆、地被卖,聂时华和蔡陆乃的申诉要求执行起来非常困难。

  对于陆人耀的遗属而言,困难的事情还有很多。蔡陆乃回保山申诉时,曾多次拜托当地的村民,帮忙寻找解放后基本上没人祭拜过的野坟,希望能够找回父亲的遗骸。“名誉都恢复了,应该给老父亲好好安葬,立块干净的碑。”

  蔡陆乃说,他作为蔡陆乃已经活了57年。2004年的那个下午之后,他作为陆嘉鼐,一直坚持着活下去。

  他希望找回真实。

[上一页] [1] [2]

点击阅读更多安徽新闻

精彩推荐更多>>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