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网罗天下>正文

富豪征婚的异味 难生真正的爱情和尊重

来源:北京青年报 2012年9月3日 14:45【评论0条】字号:T|T

  婚姻是人生大事,普通人如此,身家亿万的富豪也是如此。普通人因为普通,婚姻大事一般都由自己打理,富豪则不然,仅为富豪征婚一项,就发展成了一项日渐繁盛的中介产业。据报道,目前国内专攻富豪征婚业务的网站已有几十家,上海一家婚恋网站连续举办了五届“顶级私人派对”,从私人别墅、首席公馆、豪华游轮再到世博园芬兰馆,“门票”动辄十几万到几十万元,上座率有增无减。

  富豪征婚是一场竞争异常激烈的“人才选拔”。征婚的富豪绝大多数都隐藏在幕后,而由中介机构作为代理,替他们在众多应征女性中进行不亚于“选妃”式的严格考核。广州某婚恋网站举办了一场“全球私人甄选佳丽”活动,为18名个人总资产逾5000万元的富豪在全球范围内征婚,一千多名单身女性参加广州地区第一轮海选,不少人刚进“考场”,就被判定为没有“旺夫相”而遭淘汰。武汉举办的一场富豪相亲会,对应征女性的相貌特别要求“肤色一定要白皙,肌肉要有弹性,不能长痘痘和色斑,身材不能太瘦也不能太胖,要丰满匀称”,并且要求“气质要高雅”;湖北地区1500名应征者最后晋级者不到10人,她们还将与成都、重庆、长沙等地海选出来的女宾一起,经过面试、家访、才艺展示环节,入围者才能参加正式的派对,见到富豪的真面目……

  从某种意义上看,成人征婚与动物求偶一样,都是希望用自己最视为优势、最引为自豪的东西去吸引、打动异性。比如,雄鸟在雌鸟面前尽力展现自己鲜艳的体色,表演各种复杂的动作,唱出动听的歌声,或向雌鸟炫耀自己的漂亮羽毛,以及冠、角、裙、囊等特殊的装饰物。体色、动作、歌声、羽毛或特殊装饰物是雄鸟身上的看点和卖点——它们不拘一格,丰富多彩,使雄鸟的求偶活动充满了多元的情趣。不同的是,在“全球私人甄选佳丽”、“顶级私人派对”之类的富豪征婚活动中,男性富豪一开始并不出面与应征者直接交流,即便最后与入围者面对面接触,他们也不会努力向后者展现多么复杂的“动作”和动听的“歌声”,他们身上足以百般夸饰、尽情炫耀的,只有一个单调而强劲的东西,那就是他们拥有的巨额财富。

  富豪向应征女性同时也是向世人展示的只有财富,婚恋中介大肆渲染、轮番炒作的也是富豪的财富,在这般浓烈的氛围和逼人的气势之下,应征的女性和围观的世人在富豪身上看到的,也只能是他们的财富。在一场场赤裸裸的“财富秀”中,富豪们原本身为活生生的人的身份,却在不知不觉之间隐退了,他们拥有的财富却反客为主,一跃而成为秀场的主角;真正吸引、打动了应征女性,并傲慢地向她们提出“要有旺夫相”、“身高1.65米以上”、“年龄在25-26岁”、“身材要‘黄蜂腰、蚂蚱肚’”、“肤色一定要白皙,肌肉要有弹性,不能长痘痘和色斑”等严苛要求的,似乎已经不是富豪本人,而是富豪的金钱。富豪们既是高度自信的,以为凭着自己的财富,一定能娶到美貌贤淑的如意佳丽;但他们同时又是极度自卑的,因为他们没有雄鸟那样的求偶技巧,也难以放下身段,像普通人那样通过寻常的努力追求爱情。别无所长、“穷得只剩下钱”的富豪,只有寄希望于用钱“砸”出感情,用钱“买”来爱情。

  一名报名应征广州“全球私人甄选佳丽”的姑娘说,“我并不是冲着他们是富豪而来,但我想一个人能创造出这样的财富,那么这个人的素质、涵养也就相对高,有一定的思想,可以进行交流。”这种看法似乎摆正了富豪与财富之间的关系,实则仍然陷入了“财富证明一切、财富代表一切”的误区。拜金主义者对于财富,永远都是只问结果不问过程,只问目的不问手段,在他们眼里,财富最大化是人生成功的惟一标志,其他如权力、学识、地位、人品、道德等指标,都只有转化为具体的物质财富,通过财富标准的衡量,才具有实际的意义。拜金主义者有所不知,不同的环境有不同的创富规则,不同的人财富的来路也有所不同,因此,一个人拥有财富的多寡与其素质、涵养没有必然的联系。而且,物质财富只是衡量人生价值的标准之一,也只是爱情得以成长和发展,婚姻得以建立和巩固的基础之一,除了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财富,人生还可以有多样的色彩,爱情和婚姻还可以有无比广阔的内涵。

  电视剧《手机》中有个名叫杨广生的“成功人士”,不堪自身财富的重压,患上了严重的强迫症,始终怀疑女人都是冲着他的钱财而来。结婚之后,他对妻子伍月严加防范,并精心预设了财产转移的程序,以确保如果离婚,伍月分不到分文财产。杨广生眼睛里只有自己的钱财,所以他坚信别人也都盯着他的钱财,同样,某些打出“身家数亿”、“拥有私人飞机”的猎艳广告,立志在全国乃至全球大规模征婚的富豪,他们的眼睛里何尝不也是只有自己的财富,何尝不是坚信应征女性的眼睛也都盯着他们的财富呢?如果哪个女性有幸被富豪相中,与富豪结为连理,谁又能保证富豪不像杨广生那样变态,眼里只有钱财而没有女人,只把女人当成一台供其泄欲、为其生育的机器呢?

  财富先是异化成了征婚富豪的主人,接着又主宰了应征者的思想和灵魂,这不是财富的过错,而是人的沉重悲剧。这种以财富为第一主角、参与各方都“见钱不见人”的富豪征婚游戏,从一开始就缺乏真挚的感情,缺乏人与人之间交往的诚意,即便征婚成功,也难以生长出真正的爱情和尊重来。姜兆尹(北京 编辑)

点击阅读更多安徽新闻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