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浪安徽> 新闻>网罗天下>正文

盘点富豪征婚特色要求:极品 处女 旺财运

来源:齐鲁晚报 2012年9月3日 14:39【评论0条】字号:T|T

  女富豪征婚,喧嚣背后的真实图景――

  撕掉“富豪”标签比找个好老公都难

  6月25日,“蜀女富豪诚征男主人”活动在成都启动。参加征婚的女富豪说,她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至少跟优秀的应征者有相识机会。

  操作此次富豪征婚的婚介猎头公司总经理蒋琳认为,富豪本来就是一个被贴上标签的阶层,一旦贴上这个“富豪”标签,他们的一举一动,必然会和“钱”、“炫富”这样的词句联系起来。

  10年来,中国富豪征婚引发广泛争议的背后,逐渐清晰的是社会价值观的变迁。男女富豪高调征婚背后的逻辑其实很简单――如果花钱能找个好伴侣,换来一辈子的幸福,花多少钱都值。但由此引发的喧嚣,却一次又一次撕裂这个“标签化”社会对立的情绪。

  傍富婆、吃软饭的少

  条件好的应征者多

  7月4日,成都市区细雨蒙蒙。在武侯区一座高层写字楼内,林庆翔收起雨伞,走进电梯,按下了第十层的按钮。

  他要去的地方,是一家名为凤求凰猎头婚介的公司。从6月25日开始,这家婚介公司组织了一项女富豪征婚活动。征婚的37位女富豪,资产过千万的29名,资产过亿的8名。年龄在30岁以上的占80%,最大的49岁,最小的26岁,70%的女富豪是离异者。

  林庆翔正是其中一名应征者。

  “我可不是来傍富婆的……”介绍自己情况时,林庆翔特意强调。

  这样的“明确表态”,让“凤求凰”总经理蒋琳有些意外,“本以为会有很多想傍富婆、吃软饭的,但现实情况大不相同。”

  蒋琳说,从目前报名情况看,应征男士条件大都不错,有一半以上属于富人阶层,开家族企业、做生意的不少。

  30岁的林庆翔属于这一类,他是成都本地人,大学毕业后一直跟父母做生意。来到“凤求凰”时,他手里拿着能证明自己拥有千万资产的房产证、行车证等复印件。

  家庭条件优越的他,一直找不到合适的伴侣。追林庆翔的女孩也不少,但他就是不敢在身边找。

  与林庆翔相比,那些月薪在两三千元左右,职业是教师、白领的,被蒋琳归为“条件普通的应征者”,他们大约占到三分之一。

  根据女富豪对年龄、性格、长相等的要求,“凤求凰”将按照五十选一的比例对报名者进行第一轮筛选;随后剩下的这些应征者资料被送到女富豪手中,由她们再次挑选。最终,由女富豪确定和谁见面。

  “我们知道她们要找的是哪类人。”蒋琳说,所以,最初的选择权掌握在婚介手里。

  自己给自己贴的标签

  在成都街头巷尾,这次“富婆找老公”成了摆龙门阵的热门话题,38岁的的哥陈穗禾说:“有钱的男人找老婆,有钱的女人找老公,如果没有钱,谁敢乱翘鼻子?”

  第一个敢“翘鼻子”的富豪出现在2003年,是来自广东的一个亿万富豪。他首先选择在当时中国最具公信力的严肃大报《南方周末》上投放整版广告征婚。这一“反差”让那些习惯于阅读严肃深度报道的南周读者很不习惯。自那时起,全国各地富豪征婚现象屡次出现。

  “这边来一条龙,那边来一条凤。”2005年9月,一位男富豪在全国各城市报刊和网络上刊登征婚广告,他说,“把广告弄得富贵一点儿,不然能叫富豪征婚吗?”

  这位富豪认为,喜欢钱,是人性中再正常不过的部分了,完全不应该受到什么谴责。在广告中,他要求应征女孩“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也不在乎给人留下以财富来诱惑女孩的“铜臭味”印象。

  早期征婚的男富豪以暴发户居多,在蒋琳的印象中,“他们兜里揣着钱,趾高气扬,张口就对我说,‘我就是要找极品!’”

  要求应征者是处女也是一个必要条件。在面试“考官”中,相面师是一个重要角色。这意味着在他们把关下,塌鼻梁、颧骨过高或眼下有痣的女性就会被刷下来。而这次女富豪征婚中,同样有人要求应征者要有“旺妻相”。

  “富豪征婚,不管男女,他们都不喜欢被标签化,但就‘面相’这一要求而言,恰恰是富豪给自己贴的标签。”蒋琳说,作为生意人,富豪们非常看重财运。即使备受诟病,“看面相”这一关也是不可或缺。

  “啥都怕,就不怕花钱!”

  “富豪有的是钱,找对象还难?恰恰相反,由于生活方式、思维方式不同,他们在真正寻找伴侣时其实很难!”成都金钻婚姻服务会所负责人孙洪建一言点出了富豪财富背后的“痛楚”。

  2009年12月,孙洪建的婚姻服务会所成立。这个会所门槛相当高,不但要求入会的单身男女有高学历,而且入会费最低28999元,最高的甚至50万元。

  “掏50万元到婚介找个老婆,到底值不值?”三年前,这家高端婚介会所经媒体报道后,一时在社会上引发热议甚至质疑,连孙洪建一度也怀疑自己的决定。

  但是,现实让他很快坚定了信心。“当这些人中龙凤找到我,说明这些人对找伴侣是比较迟钝的,否则不会借助外力来解决问题。”孙洪建说,多数通过婚介征婚的富豪是因没时间谈恋爱而耽误了婚姻。

  这些富豪找到孙洪建后,往往不忘说一句,“尽快帮我把这个事给办了,特急!”

  “金钻”会所的会员中有一位建筑行业老板。2009年,这位老板先交了3.2万元入会费后,在婚介所婚姻分析师建议下,与护士刘小姐配对成功。“虽然交了高昂的入会费,但我认为很值得,很幸福!”这个老板说。

  “他们啥都怕,就不怕花钱!”蒋琳对这些感情饥渴的富豪了如指掌。一位富豪曾给蒋琳打了个比方,“买辆奔驰车,开10年报废。如果花一两百万就能找到一个好老婆,这个钱花得肯定值。”

  在这一点上,男女富豪的观念是一致的――如果花钱能找个好伴侣,换来一辈子的幸福,花多少钱都值。蒋琳说,这就是富豪征婚的真实逻辑。物有所值是商人的固有思维,但在外界看来,这却是整个社会婚恋资源都围着“财富”这个主题进行配置的“力证”。

 [1] [2] [下一页]

点击阅读更多安徽新闻

精彩推荐更多>>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