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闻>网罗天下>正文

周克华疯狂报复社会 开枪后从容离开

来源:东方早报2012年8月12日【评论0条】字号:T|T

  近几年:

  疯狂报复社会

  村民们都说,周克华性格的突变,很可能是在武汉被抓期间形成的。警察住进周家之后,村子里流传一种说法:当年有人携带毒品坐上了周克华开的车,周克华因此被抓。此后,开始疯狂报复社会,亡命天涯。但是,没有人能说出传言的出处。

  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当年离家时爱看侦探小说的孤僻青年,已经成为穷凶极恶的血案疑犯。

  但即便如此,在邻居们的话语中,他仍显得“重亲情”。

  去年8月某天夜里,父亲去世,周克华连夜赶回,送了老父亲最后一程。“(周父)大约晚上9点钟去世的,12点华儿把他送到殡仪馆,之后,就又消失。”村民陈女士曾亲眼见到第二天凌晨6点,周克华匆匆走了。

  还有村民回忆,近几年,周克华还曾去看过住在其他镇的前妻和儿子。对于周克华曾经在部队服过役的传闻,了解其经历的村民都明确予以了否定。传言中其枪法准、野外生存能力强等说法,村民中也没人“搞得清”。

  作案与逃亡

  开枪后“大摇大摆”从容离开

  11日正午的凤鸣山康居苑小区门口,酷热难当。在警戒线外的树荫下,仍有十多名群众聚集闲谈。警戒线内的中国银行营业部大门紧闭,门口一辆警车上坐着两位民警。

  惊魂未定的小卖部老板娘说,枪响之后,她以为是过往车辆的车胎爆了。跑出来一看,随后受伤的男保安边追周克华,边喊“抢劫”、“开枪”了,吓得她赶紧又躲回了屋里。

  隔壁婚庆店的老板、伙计正好目睹了保安被击中受伤,但他们惊奇地发现,开枪之后的周克华并未慌忙夺路而逃,而是”大摇大摆“地从容走了几百米。

  最后接触者:

  他只跟我说了三句话

  早报记者沿线打听,多位在距离案发现场约400米处的摩的师傅表示,周克华正是在此处搭乘张小军的摩托车走的。几经周折,早报记者电话联系上了张小军。

  “他手上拿着黑色购物袋,神色有些慌张,脸色有些白,跑得气喘吁吁的。我当时也有点怀疑,是不是抢了别人的钱。 ”张小军说,周克华一共和他说了三句话。“第一句是‘去新桥多少钱’,第二句是,我中途接了个电话,他说‘不要接电话,注意安全’。第三句,是到了新桥加气站,他说,‘我就在这下车 ’。”张小军回忆,直到全城戒严之后,他从别人口中听说发生了抢劫,才就近找到了重庆张家湾交巡警平台报警。

  据早报记者调查,周克华下车后,沿一条小路走上铁路,从而离开重庆市区,其整个逃离市区的路程只有1公里左右。

  四条逃亡路:

  嫌犯挑选了最慢的一条

  到达新桥加气站后,摆在周克华面前的路有大致有四条:

  第一条,继续沿新桥正街行进,与之相连的是国道319线;第二条,倒回凤中路(凤鸣山-中梁山),沿马滩岩正街离开;第三条,顺着一条小路踏上铁路,在新桥正街附近,有两条铁路交会,当地居民说,其中一条是襄渝线,另一条不知名字,但两条线以货运为主,客运班次很少;第四条,沿一条公路乘车进入新桥附近的工业园区,这里人口密集,房屋众多。

  周克华最终选择了最慢的逃亡路线——沿铁路步行,导致铁路民警朱彦超不幸遇难。

  朱彦超与周克华相遇的地方是在沙坪坝区覃家岗镇一个叫窝凼的地方。据案发地附近一工厂员工回忆,最近,有人在铁路附近的隧道盗窃信息处理器。当天,身着便装的朱彦超正和他的3个同事在此办案。在朱彦超的同事们离开后,周克华到了。

  目击者称,周克华在铁路线上奔走,引起朱彦超的注意,朱上前盘查,不幸遇难。早报记者了解到,朱彦超今年29岁,已婚但无子女,目前朱的遗体已被送往沙坪坝区石桥铺殡仪馆。

[上一页] [1] [2]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