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浪首页|新浪安徽|新闻|旅游|汽车|导航

|邮箱|注册

新浪安徽> 新闻>网罗天下>正文

女教师遭官员性侵 众人劝其私了

来源:南海网2012年8月9日【评论0条】字号:T|T

  记者调查

  阿市乡国土资源管理所与阿市中学相邻,王忠贵的办公室在二楼,二楼客厅是平时办公的地方,另外还有一间档案室和一个独立卫生间,门牌上写着“所长室”的地方,就是王忠贵的办公室和卧室。

  当天在土管所等着王忠贵盖章的人名叫马克,是阿市乡政府的一名普通工作人员。他成为“事情发生前最后一个见到周琴呆在土管所的人”。在接受早报记者采访时,马克说:“我认识周琴,她是我侄儿的女朋友。”

  5月17日下午3点,马克来到土管所,请王忠贵盖章。“我看到周琴坐在办公室的竹椅上。”此时,周琴给马克打了个招呼。“明显的感觉出来她是喝了酒,说话都是语无伦次的。”

  后来,盖完章的马克离开了。

  当事人讲述

  “我被王忠贵强奸了”

  下午6点,周琴苏醒时发现,自己躺在王忠贵的床上,室内一个人都没有,而她身上一丝不挂。

  在厕所中昏睡过去的周琴万万没有想到,王忠贵竟然从洗手间的窗户跳了进来。

  周琴后来得知,王忠贵是在土管所一楼拿的木楼梯,搭在卫生间的外墙上,然后爬进的卫生间。当时王忠贵想把她拖出去,但是门打不开。迷糊中的周琴感觉到,王忠贵又从洗手间的窗户出去,回到办公室,从外面打开那道门。

  此时的周琴完全醉得睁不开眼,她只能迷糊地感觉到,被拉出来之后,王忠贵还朝她嘴里灌水,确切地说,那是不是水她也不知道。

  下午6点,周琴苏醒时发现,自己躺在王忠贵的床上,室内一个人都没有,而她身上一丝不挂。顿时,她明白此前发生了什么事,“我被王忠贵强奸了。”周琴听到楼下有人说话,下意识里不想让人知道这件事,赶紧把自己的衣服穿上,整理下头发,然后偷偷从窗户往外看,趁没人发现悄悄走掉。

  事后回忆起这一天,周琴说,这是她过得最艰难的一天。

  “一整天,我都是昏昏沉沉的,不知道究竟干了些什么。”周琴告诉早报记者,她依稀记得,18日这天上午,她迷迷糊糊上了两节英语课。后来一个同学母亲逝世,她便回到距离学校20公里外的普宜老家参加葬礼,结束后,回到家就一言不发地把自己关进房间。

  今年26岁的周琴,2010年大学毕业后,遂考入毕节市阿市乡一所小学,后被借调到阿市中学,担任该校初三年级英语教师。

  母亲李心萍发现周琴有些异样。按往日,周琴回到家都会和自己说说话,还会为起早贪黑摆地摊的她做饭。可这天,周琴回到家后,就把自己关在屋里,一点声响都没有。

  “做好饭,连续叫了她几次,她都不出屋。”李心萍说,接下来的一幕让这个做母亲的感到震惊,她一见到我就“咚”的一声跪起,说,“妈,我对不起你。”一整天,我都在想到底要不要把自己的遭遇告诉母亲。“母亲承担的东西已经够多了,我不想让她再有负担。”周琴说,还有一个难以抉择的问题是,自己要不要报警。

  事情刚发生后,周琴不敢报警。害怕以后她的名声全部被毁,甚至害怕再也没有颜面回家。但转念一想,如果她不报警,或许以后还有悲剧发生,她不想让历史重演。如此,两种想法就在脑海里不断折腾。

  在母亲再三追问下,周琴说出了前一天晚上的遭遇,“我被强奸了。”

  这样的消息让已经48岁的李心萍不知所措,母女俩抱着痛哭。随后,两人毅然决定,“报警,还女儿一个公道。”

  5月18日晚上7点,周琴把她的遭遇告诉了已经交往半年的男友,并让男友向阿市乡派出所报警。

  记者调查

  毕节市公安局一位警官告诉早报记者,警方在查看现场时,在土管所一楼发现了木制楼梯,外墙上还发现梯子曾经搭在上面的痕迹。一个细节是,王忠贵竟然打不开通往办公室的“第二道门”。

  早报记者实地走访时发现,这个通往办公室的“第二道门”门锁是坏的,如果反锁,则很难从里面打开门,必须从外面拿钥匙打开。“平时都不会关这道门,那天周琴可能是在情急之下才将这道门反锁。”一位知情人告诉早报记者。

  5月19日下午2点,毕节市公安局刑侦部门对王忠贵的卧室进行了调查取证。

  毕节公安局一位警官告诉本报记者,土管所房屋后面发现了用过的避孕套,房间内有卫生纸,警方还将床单拿去化验。

  “这些可以证明,王忠贵和周琴是发生了性关系。”上述那位毕节市公安局警官告诉本报记者。

  事情发生之后……

  戴避孕套不算强奸?

  记者了解到,目前,公安机关对此事仍没有调查结果。检察院曾以证据不足为由,让公安机关补充侦查。周琴百思不得其解,她觉得证据已经很充分了,为何相关部门还说证据不足?

  周琴昨天告诉记者,早在5月18日晚上好在作第一次笔录之后,就隐约感觉到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

  “那个教导员告诉我,戴避孕套不算强奸。”周琴回忆,报案那天晚上,给自己作笔录的是阿市乡派出所教导员钟显聪。而此人,前一天中午自己曾给他敬酒。

  周琴说,钟显聪又“劝”自己,“这个事全都是你自己弄的。现在不要声张闹大,为了名誉着想,我会替你保密。”

  “我1岁的时候,爸爸就被人打得精神分裂,脑子时好时坏,完全没有劳动能力。这么多年来,一直是妈妈抚养我和弟弟,供我们读书、上大学。”周琴说,“我妈妈太苦了,我不想让她再受这样的罪。”

  周琴一家要证明这个年仅26岁的女老师的清白。

  当天晚上报案之后,李心萍在土管所坚守案发现场到凌晨三点,周琴的姨爹随后来替她轮守。“我怕王忠贵回来破坏现场。”

  早报记者昨天上午11点在阿市乡派出所内见到了钟显聪,他解释说,给周琴录完口供后,发现她所反映的强奸案“暴力特征不明显”。而且还提到有避孕套,在强奸罪方面,很难认定。所以才问周琴,是否能接受和解。

  好多人都劝她“私了”?

  其实不止是阿市乡派出所教导员钟显聪劝周琴“私了”,随着警方立案,各种“私了”的声音也随之而来。

  据周琴说,5月19日刑侦取证之后,一位自称是国土资源局的周姓工作人员找到她和母亲,希望他们不要再告王忠贵,并说这个事不要闹大,不要伸张,他们会处理,可以商量。最后被周琴母女拒绝。

  5月20日晚上9点,周琴和母亲前往毕节公安局配合调查时,上述那位周姓工作人员再次打电话给她们,说要约她们去谈一下,周琴仍然拒绝。

  5月22日,普宜乡土管所所长也曾找到周琴的姨爹,希望他能劝劝周琴母女不要把事情闹大,并称某国土局的局长要见她们。周琴的姨爹拒绝了。

  李心萍说:“现在人被侮辱了,有人还散布谣言,说我女儿是为了出风头、调工作、住土管所的房子。我要通过法律程序还我女儿一个清白,我要让他们知道,我家虽然穷,但是钱买不到做人的尊严,多少钱都买不到。”

  事情发生后,周琴就再也没有返回学校。而她所教的初三(1)班已经换了好几个英语老师了。他们并不知道为何周琴不再教他们,尽管曾经哭着打电话让她回来,但仍无济于事。

  校长代礼平说,2010年周琴借调到阿市中学,一是减轻了其他老师的负担;二是周琴确实教得很好。有好几次,校长还让其他英语老师去听周琴的课。

  “现在初三的学生都毕业了,可能永远都无法教他们了。”周琴说,她并不知道,自己身上的案子,要何时才能查清。

  早报记者昨天通过阿市乡国土资源管理所要到王忠贵的电话,希望联系他就进行采访,但电话一直没人接听。本报将继续对此事进行跟踪报道。(文中部分人命系化名)

[上一页] [1] [2]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精彩推荐更多>>

新浪简介|新浪安徽简介|联系我们|客户服务|诚聘英才|网站律师|通行证注册|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