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56岁女子背子求医十余年 称合肥是幸运城市

来源:新安晚报 2012-03-26 08:05:17
儿子腿脚不便,瘦小的黄六云经常背起比她重的儿子儿子腿脚不便,瘦小的黄六云经常背起比她重的儿子

  今年56岁的黄六英已经数不清她走过了多少个城市。11年前儿子突患“怪病”,她毅然背起儿子行走在漫漫求医路上。为了筹钱给儿子治病,她摆过地摊,卖过红薯,在菜场捡过烂菜叶。如今,她带着儿子租住在合肥三孝口附近一间3平方米左右的屋子里。

  18岁儿子突患“怪病”

  昨日上午9点半左右,黄六云正在给儿子唐龚宁喂药。每天从早上6点开始,她要给儿子喂6次药。

  黄六云是湖南永州人,如果不是儿子得了“怪病”,也许他们至今还住在老家4层楼的大房子里。2001年,18岁的唐龚宁突然晕倒,他的症状很特殊,全身浮肿,腿部弯曲变形,还经常流口水。“先是到广州,后来又到北京,但查不出是什么病。”眼看着儿子从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变成骨瘦如柴、面部变形的“怪物”,黄六云的心在流泪。

  黄六云说,孩子爸爸曾经开了一家麦乳精的厂,后来又成为当地的空调总代理,家境原本宽裕。不过看到儿子的“怪状”后,丈夫离开了他们。黄六云感到失望和孤独,但她必须扛起来,“妈就是儿子的天,我要倒下了,儿子怎么办?”

  背着儿子踏上求医路

  从2002年开始,黄六云背着儿子踏上了漫漫求医路。广州、北京、上海、南京、天津……只要不坐车,儿子就在她的脊背上度过。尽管唐龚宁已瘦得皮包骨头,但90多斤的块头压在体重不足80斤的黄六云背上,她还是感到吃力。

  黄六云原本是个教师,为了给儿子治病,她把家里的房子卖了,摆过地摊,卖过红薯。买2两肉,她都留给儿子吃。为了省钱,她曾经在菜场捡过烂菜叶,甚至有时一天只吃一顿。由于常年背着儿子四处求医,黄六云脊背已经变得有些佝偻,“现在我的背不知不觉就弓起来了,挺直了还有点疼。”

  辗转多个城市后,黄六云终于看到了光明。2006年,安徽中医学院神经病学研究所附属医院确诊唐龚宁的病为“肝豆状核变性”。“医生说这种病能治,我太高兴了,走了这么多地方,终于看到希望了。”黄六云掩面而泣,“合肥是我的幸运城市,这里还有很多好心人帮助过我们。”

  黄六云随身斜挎着一个黄色布包,这个布包陪伴了她10多年。包里除了装着给儿子治病的材料,还有一些特别的小本子,黄六云喜欢称它们为“感恩本”。“本子上记着的都是好心人的名字。我现在没办法回报他们,就把这个本子随身带着,向老天爷祈福,保佑好人一生平安。”

  他颤抖着写下“妈妈”

  在黄六云租住的屋里,记者见到了一本相册。这本相册记录了唐龚宁从小到大的成长历程。“他小时候很漂亮的,你看,多可爱。”黄六云用手抚摸着照片上幼时唐龚宁胖嘟嘟的脸,眼里闪现出光芒。

  在背着儿子求医的路上,黄六云吃尽了苦头,唐龚宁也对妈妈很心疼。一天下午,他将黄六云支走后,自己颤颤巍巍走进一片小树林,想离开这个世界,所幸黄六云及时找到了儿子。“妈妈为了我太苦了,我不想拖累妈妈。”唐龚宁一个字一个字对着记者使劲地说出这句话。

  突然唐龚宁用手指着记者的笔和本子,记者很诧异。他颤抖的手伸过来,抓住记者的笔在本子上一笔一划写下“妈妈”两个字,然后又将本子递给黄六云。“他这是要写给我的啊。因为手抖得厉害,他已经七八年没写字了。”黄六云抱着儿子,泪如雨下。

  对话黄六云:

  儿子病好后想开餐馆

  记者:这么多年坚持,苦不苦?

  黄六云:说不苦是假的,有时想想眼泪就来了,但是抹完泪,继续照顾儿子。

  记者:是什么一直支撑着你?

  黄六云:妈妈的爱是最无私的,我就想着儿子快点好,即使有一天我老了走了,他也能活得好好的。

  记者:如果唐龚宁的病治好了,最想做的一件事是什么?

  黄六云:我们一起出去干活挣钱。儿子很会炒菜,我们想开一家餐馆,到时候请好心人一起过来吃饭。

  记者手记

  苦难压不垮伟大母爱

  当苦难来敲门时,有人选择放弃,有人选择逃避,也有人选择面对与担当。黄六云原本有个幸福的家庭,为了治好儿子的病,她以1米56的个子背着1米7的儿子辗转多个城市。她说,最大的心愿就是把儿子的病治好,再苦再累她都不会放弃。人生如此艰难,却没有压垮她娇小的身躯,她用行动诠释母爱的伟大与人性的坚强。如果你愿意帮助他们,可以拨打本报热线962000,向这对母子献出你的爱心与祝福。

分享到:

进入<<安徽新闻>>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