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了老板钱以后,自觉就会为人办事,在工程发包上就会有意识偏袒送过钱的企业。2001年至2013年期间,有两家装饰施工企业先后干了地税局和金地大酒店的三期装修工程,时间跨度13年,每家企业老板送给我的钱都达到了十几万元。两家企业都获得了巨大的经济利益。金地大酒店建成后,一直实行承包经营管理,我利用对金地大酒店的实际控制权收受了几十万元的好处费。

  自己在局里搞了个廉政账户,每年交个两、三万元钱,多年来共交了十多万元,其实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之举。现在,终于等来了算总账的一天,真应了那句“莫伸手,伸手必被捉”的名言。我总觉得一万元数字不大,不是大问题,但未意识到20年积累下来就是巨额的数字。

  退休以后,我的思想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长期压抑的不平衡心态得以释放,认为金地大酒店是我一手创办的,为此耗费了大量心血,可以说像我的儿子一样。金地大酒店曾经辉煌过,也为地税局群众带来很多福利。但十几年来,给历任承包人几百万、上千万的赚钱,而我只收了区区几十万元。在他们承包期间,我是金地大酒店最大的推销员,很多单位、个人都是看我面子来消费的,利益我却得不到。我认为是局长的帽子,挡住我发财之路,当时还有不敢收大钱的残存良知。退休后,我想补偿的时机到了,2013年,我以他人名义先后投资60万元与他人共同承包金地大酒店,投资90万元入股地税局印刷厂。然而,我却把地税局群众的利益抛之脑后,不闻不问。

  当纪委开始调查我时,我听到风声就打电话给金地大酒店第二任承包人,叫他不要乱说,又叫他打电话给第一任承包人,也叫他别乱说。后来一个朋友告诉我,曾给我多次送钱的工程老板说纪委找他调查时,他只有实话实说。我急了,连忙开车去找他,他见到我就说“我知道你会来的,不就是纪委调查你吗,我和你混了这么多年,其实也没搞到多少钱,占你多大便宜,就给了你点小子弹(金钱)。”他伸手比划了一下,我一听心凉了,商人趋利避害的一面暴露无遗。我退休了,在他眼里完全没有利用价值了,我要呼吁所有的现任官员,千万不要和老板打的火热,被他们所骗,他们看到的只有你手中的权,他们追逐的永远是利。

  我的人生经历是坎坷的,可谓五味杂陈,这次是我人生中的一道坎,我要勇敢的迈过去。我的人生印证了“莫以善小而不为,莫以恶小而为之”的警言,我要通过努力重新把我的人生轨迹规划为苦难的少年、奋斗的青年、迷失的中年、新生的晚年。我不敢乞求组织上的原谅,我更无理由请求组织上从轻判决,我心甘情愿的承担我应负的刑罚,以此来教育、警示他人,也从服刑改造中拯救我的灵魂。

  (责任编辑 何菲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