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县农机学校班子涣散,没有及时采取有效措施,这是工作软弱、管理不力的表现。我诚恳接受组织处理。”今年6月,阜南县农机局原党组书记、局长黄金富被追究责任时懊悔不已。

  原来,自2010年至2013年间,阜南县农机学校党支部书记、负责人周超对农机驾驶员培训未完成规定学时,通过编造虚假资料,将收取的培训费财政返还用于县农机局机关及下属单位工作支出,且利用职权违规经商入股分红,受到撤销党内职务、行政撤职处分。时任县农机局党组书记、局长黄金富因疏于监管被追究责任,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

  动员千遍,不如问责一次。今年以来,阜阳市纪检监察机关严格执行《中国共产党问责条例》,将问责作为倒逼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落实的利器,对党的领导弱化、党的建设缺失、管党治党政治责任落实不到位,以及贯彻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不力、选人用人问题突出、腐败问题严重的,从严问责相关党组织负责人。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上半年,全市就问责37起,问责党组织18个,问责领导干部92人。

  紧盯背后的政治责任

  “对颍上县杨湖镇党委书记傅东予以问责,进行诫勉谈话。”这是今年4月份阜阳市纪委下发的一起问责通报。

  2016年9月,该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张燕受傅东委托,带领镇党委副书记魏磊、纪委书记徐军等人利用到上海公务之机,绕道至杭州、海宁游玩、购物。张燕、徐军分别受到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并对镇党委书记傅东予以问责。

  这是阜阳市纪检机关坚持“一案双查”,将执纪审查与问责结合起来,主动发现违纪违法背后管党治党宽松软问题的一个案例。据了解,该市不仅通过执纪审查发现履责不力的问题,还通过责任考核、主动巡察等方式,聚焦全面从严治党不力的问题,一环一环拧紧明责、评责、考责、追责的“螺丝”。

  “主体责任是政治责任,问责问的就是政治责任。”市纪委有关负责人表示,问责条例出台一年多来,全市在保持高压惩治腐败态势的同时,更紧盯问题背后的政治责任,坚持失责必问、问责必严,充分发挥了问责的治本功用,推动管党治党从宽松软走向严紧硬。

  把制度的力量充分释放

  “颍泉区行流镇、周棚街道和太和县赵庙镇违反省规定精准帮扶贫困户的户数要求,未按要求实施整改。”7月6日,市纪委监察局直接查处了5起脱贫攻坚领域违纪问题,10名乡镇党政主要负责人被追责。

  前不久,笔者到行流镇三里村扶贫结对帮扶时,发现镇、村包保干部全部在岗在位,并且对包保的贫困户家族情况、脱贫措施、工作成效如数家珍。

  问责不是目的,而是为了警醒更多领导干部切实担当起政治责任。因此,问责要用好“四种形态”,既避免问责“高举轻放”,体现出问责的严肃性,也体现出党内问责的政治性,发挥惩前毖后、治病救人的作用。今年前6个月问责的92人中,给予诫勉谈话31人,给予党纪处分39人。

  “给予阜阳一中、市国税局、颍州西湖管委会、市人民医院、市质监局通报批评,涉及的科室及人员由单位进行处理。”这是日前市直机关作风效能建设领导小组发布的“严转提促”第十一轮督查通报。

  正因抓在日常、严在经常,该市“严转提促”活动被誉为全新的“自我革命”,不仅如此,阜阳市积极开展环境保护、土地执法、脱贫攻坚等多项民生领域专项督查,问责了一批履职不力的党组织和领导干部,为推动“双轮驱动”战略、开展“五大专项行动”提供了有力保证。

  “问责是全面从严治党利器,决不是纪委的‘单打独斗’,必须靠全党、管全党、治全党。”市纪委有关负责人表示,执行问责条例,不仅要盯住严重问题,也要盯住一些细小问题,抓早抓小,切实把制度的力量释放出来。(阜阳市纪委)

  (责任编辑 何菲菲)